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七章 吃了我的面包,就是我的人了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700 2020-06-05 20:53:01

  沛安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趴在桌子上的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手里的面包。

  明白了。

  这时候谁还认识那个易承?

  革译才是我的最爱好嘛!

  把面包和矿泉水放在桌子上,拉着曲未挽准备走了还不忘调戏一下拿了自己面包的人。

  站在桌子前的小丫头穿着才领没几天的校服,白衬衫在灯光的照射下白的晃眼。

  比衬衫更耀眼的是小丫头脸上的笑容,沛安的皮肤吹弹可破,看起来就薄薄的一层,可偏偏还白的不行。

  “革译同学,吃了我的面包可就是我的人了哦。”女孩站起来,好看的杏眼带着光,看着革译扬起嘴角。

  看的一时间革译也想和她说“好,吃了你的面包,我就是你的人了。”

  沛安回班级去了,革译拿到面包了。

  留下周炀一个人在原地惊愕。

  这,这家伙是人吗?

  他什么时候主动问别人要过吃的啊?还是问小丫头。

  要不是看到那证物还在革译手里。

  严重怀疑自己刚刚自己做了一个梦。

  革译前桌回来了,拍了拍周炀的肩膀“看什么呢,上课了。”

  木讷的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回到自己座位上。

  不行不行得赶紧找个人掐我一下,不然打死我都不信。

  回到座位上抬起自己的手臂,举到李飒的面前,特别激动的让他打自己一巴掌。

  李飒带着看智障一样的眼神,“莫挨老子。”

  ***

  第一节是语文课,十八中文科班的语文老师向来都很严。

  沛安和曲未挽前脚刚进教室里后脚语文老师就进来了。

  沛安回到自己座位上拍了拍胸脯,带这些侥幸“幸好没迟到。”

  易承也睡醒了,看着自己姗姗来迟的的同桌“面包呢?”

  沛安“?!!”

  沛安好奇的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去便利店了?”

  明明刚刚下课他不是还没有醒嘛?

  还在等下找什么借口搪塞过去的沛安,看到自己同桌指了指前面的李宿。

  沛安暗戳戳保证下次再也不会把没做过事的说出来了!

  沛安刚准备开口,就听到语文老师拍了拍桌子,暗有指意的声音“有些同学啊,坐在最后面还不认真听,刚转来也不知道跟不跟得上。”

  带着点留有余地的想象空间,把问题还给了沛安。

  又拿起来桌子上的书,意味深长的盯着角落里的同学“咱们学校下个星期要开学考试,看看你们这个寒假在家学得怎么样。”

  不出意外。

  下面一阵哀嚎,哪有学校一开学才两天就要考试的?

  这也太惨无人道了吧!

  巧了,十八中就是这么惨无人道。

  沛安的成绩不是特别拔尖的,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学着玩着的那种,陆琴也认为沛安跟着自己一直到处转学,不是特别好挺正常,就对成绩这方面管的不严。

  对于兴趣爱好倒是全尊重沛安自己的选择,本来沛安就是属于是那种什么都感兴趣的,所以干脆一样学一点。

  就导致了现在可以说啥都会,也可以说啥都不会的那种。

  乘着空隙时间,沛安悄悄地把身体靠近易承那边,带着点心虚,从自己桌子抽屉里拿了两颗糖,塞到了他的桌子上“你对乳制品不过敏叭,这个糖也挺好吃的哈。”

  易承低头看到了躺着桌子上的糖,摸了摸鼻尖“也行。”

  ***

  这两天都是曲未挽带着沛安熟悉学校的,在了解沛安刚来到S市还不太熟悉。

  周末的两天,小甜心主动提出来带沛安去这附近好玩地方看看。

  正好自己也没什么事,作业啥的也不着急,天性好玩的沛安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周六中午

  沛安睡了一早上,刚醒看了时间就已经快到中午了。

  和挽挽约的是下午一点,在学校碰面,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

  沛安急急忙忙穿好衣服,领走前还不忘拿几颗糖放在自己的小包里。

  到学校附近正好十二点五十。

  还好,不迟。

  刚才跑的有点快,现在还有点气喘吁吁的。

  进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奶茶店,点了杯珍珠奶茶,就坐在店里等挽挽了。

  曲未挽到的有些迟,好像是有些是耽搁了,红着脸,一个劲的说不好意思。

  沛安真的觉得小甜心脸皮太薄了,就晚了几分钟嘛。

  要是自己和苏漾早就拉着她不知道去买啥好吃的去了。

  迟到?提都不带提的。

  沛安也给曲未挽点了杯奶茶,还要了个打包袋把自己的奶茶装了起来。

  揽着挽挽就问她咱今天去哪玩。

  两人走到公交车站台,曲未挽明显做好了准备,对着站台的站名指了好几个示意沛安选“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你想去哪个?”

  沛安也看不太懂这些个地名,思考了一下,白皙的小手指了个比较好听的地方:故渊公园。

  起码听起来应该是不错的。

  公园的话应该不会少的了吃的和玩的叭。

  曲未挽看了一下,故渊公园算是S市比较有名的一个公园了,而且离这边不算远,转一圈的话天黑之前也来得及回来。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两个小丫头手牵着手在公交站台等117路公交车。

  半个小时就到了。

  下了车沛安发现这个公园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以为会有那种大城市的严肃感。

  走近了看一点拘束感也没有,和老家那边还挺像。

  公园里面两边都有买各种各样当地和外地的小吃,春天快到了,花园的花有些也已经开了,还有很多家长带着小朋友去放风筝和野餐。

  也有不少摄影师在采景,离远看竟然有种在竞争激烈的S市找到了一个远离世俗的地方。

  沛安一到花园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是年糕。

  不知道是不是,女孩子总是喜欢吃些甜甜糯糯的东西。

  买年糕的是一位中年妇女,看着就特别面善。

  老板看到沛安看到年糕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小姑娘,要不要买一个试试,很好吃的。”

  既然让我看到了,怎么着也不能错过啊!

  沛安拉着曲未挽,伸出两根纤细的手指对老板笑“阿姨,我要两个。”

  说完转身对着曲未挽问“挽挽,你能不能吃辣啊?”

  曲未挽看着她,有点羡慕沛安这开朗的性格,摇了摇头“我不吃辣的。”

  沛安对着忙碌的阿姨笑着开口“要一个辣的,一个不辣的,谢谢。”

  阿姨一边翻着油锅里的年糕,抬头看向沛安“好嘞,马上就好。”

  沛安用微信付完钱后,往公园里面看了一下,公园里面有几个小亭子。

  戳了戳挽挽,指着里面的亭子开口“我们等下去里面坐一会啊。”

  刚说完,老板把年糕递了过来,淳厚的声音带着淳朴的韵味“来,一个辣的,一个不辣的。”

  沛安接过,道了谢,递了一个给曲未挽。

  沛安长的就是比较讨喜的长相,老板看到沛安刚拿到就想咬一口,忍不住提醒“慢点吃,小心烫啊。”

  沛安听到阿姨说的话,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急了,摸了摸脑袋“啊,谢谢阿姨。”。

  往亭子里走的时候,看到公园的风景不错,忍不住从包里掏出手机,想拍两张照片。

  头低着,挽着曲未挽的手还拿着年糕,看不太清路。

  突然,旁边冲出来一个小男孩,刚掏出手机抬起头就看到小男孩径直跑向自己这边。

  怕小男孩被自己撞到,抽出手去扶,小男孩是没伤着。

  自己因为扶时候没来的及把年糕拿开,竹签把手划破了个不小的口子。

  沛安的手本来就嫩,现在白皙的手掌上多了一个口子,渗着血珠,旁边还被烫红了一大片,伤口边还沾着些辣椒。

  小男孩的妈妈看到自己儿子闯祸了赶忙跑过来,向沛安一个劲道歉。

  又让自己儿子道歉,还拉着沛安要去处理一下伤口。

  沛安从小就皮,时不时自己身上出现的小伤都不知道哪来的,也没在意这点小伤。

  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才不要这么快就回去了,就对小男孩妈妈说不要紧的。

  准备自己和挽挽在这边找个有水的地方洗一下,自己回家在涂点碘伏消毒就行了。

  

幺幺耳叁

大家晚上好啊~   今天准备发文的时候,接了个电话,再回来一看,没保存!!!心疼自己三秒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