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八章 对乳制品过敏嘛?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3112 2020-06-06 14:36:50

  曲未挽看到沛安的手还挺着急的,拉着她就要去包扎。

  “没事的,一点小伤不碍事的。”沛安真心觉得没什么。

  小时候牛粪里放炮(跑没跑掉),上树掏鸟蛋(被树枝刮到),下河摸鱼摸虾(摔个两跤,在时不时被夹两下)。

  这都是基本操作啊!

  看到旁边快要被吓哭的小男孩,忍不住从包里拿出来早上放进去的糖递给小朋友。

  还不忘问小男孩的妈妈,小朋友对乳制品过不过敏。

  在确定了小朋友不过敏的情况下,才给小男孩糖:“小宝贝,没关系的,别哭了。”

  小男孩红着眼睛,经不起诱惑,但还是看了看妈妈,等妈妈点头了才试探性的伸出了肉乎乎的小手,才大姐姐手里拿过了小糖。

  脸上的眼泪和鼻涕都好没来得及擦。

  还是曲未挽拉着沛安去了厕所。

  站在门口边等,问了好几次真的不用去医院嘛?

  每次沛安都十分肯定的回答才让曲未挽勉强放下心来。

  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带着些好奇的眼神看向在洗手台的人:“你为什么每次给别人糖的时候都会先问一下对方对乳制品过不过敏啊?”

  “一般人好像都不会问的叭?”曲未挽属实有点好奇,为什么沛安会有这种习惯。

  还在清理伤口的沛安抬头从镜子里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曲未挽,笑了笑,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干的蠢事。

  沛安从小就喜欢吃糖,大部分都是大白兔奶糖,因为小时候也不知道会有人对乳制品这种东西过敏,就只知道好东西要分享给大家一起吃。

  现在想想,不能吃牛奶一类的食物的人也太痛苦了吧!

  有一次大概在五岁左右吧,陆琴带着她来S市拜访亲戚朋友,正好这附近小朋友挺多的。

  这边也有小朋友专门玩的地方,滑滑梯呀,跷跷板什么的。

  陆琴也没太管着她,就让她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去了。

  沛安他们一群小朋友在一起玩,就属她最会拉拢军心了,一来就每个小伙伴分两颗小糖果。

  小革译从小就不太爱说话,被自己老妈赶出来和小朋友一起玩。

  没办法,就在旁边的秋千那里一个人坐着。

  沛安从小就是颜狗,看到那个还蛮好看小帅哥立马狗腿的跑过去找人家搭话。

  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糖果放在白嫩嫩的手心里。

  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小不合群的小男孩:“你要吃糖么?我妈妈给我买的哦,可好吃了。”

  小男孩只在超市见过这种模样的糖果,每次盯着糖果眼神里充满想要吃的欲望时。

  自己妈妈总会说这个糖果不能吃,吃了会生病的。

  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吃过,好奇心趋势下,小男孩还是拿了沛安手里的小糖。

  小孩子的友谊可不就是一颗糖,一个玩具,一个笑脸开始的嘛?

  沛安看到小男孩拿了自己糖了,就把他划分到:我的好朋友这一边了。

  拉着小男孩的手就要去玩滑滑梯,到了滑滑梯旁边,忍不住撕开糖果的包装,塞了颗糖到嘴里。

  小男孩看见了也想吃,拿出自己的糖就要打开。

  当时沛安还在想为什么会这么着急,他是没吃过糖嘛?

  事实证明,他真的没吃过。

  糖果刚到嘴里,沛安准备拉着他的手就去玩游戏。

  还没来得及玩,就看见小男孩手臂上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红,起了好多小疹子。

  吓得当场小沛安就哭出了声,小革译也觉得自己有点难受,但是更多的是好奇。

  小沛安拉着小男孩就往自己妈妈那里跑,跑的太着急还不小心摔了一跤。

  因为是夏天,穿着小裙子,膝盖磕破了点皮,手掌上也有点。

  当时也没顾的了那么多,生怕自己旁边的小帅哥变得不帅了。

  因为,由于过敏的原因,小革译确实有点变得肿肿的。

  等找到妈妈的时候,沛安小白裙子上沾了一点灰尘,膝盖上的伤也在慢慢渗出血珠。

  小革译肿肿的小脸蛋红扑扑的,没有了刚才那俊俏的模样,但是。

  也还算可爱的吧。

  陆琴看到小男孩这是过敏的现象,就急忙拉着自己丫头和他去找许温钦了。

  小革译带着她俩去自己家里,刚一到家,许温钦是在厨房准备饭菜。

  头也没回,直接开口:“阿译回来啦,和小朋友玩的怎么样啊?”

  陆琴先开口打的招呼:“你好,你家孩子是不是对什么东西过敏啊?”

  语气带着明显的歉意和着急:“我们带他去医院看看吧?”

  许温钦想到了自己儿子,煤气都没关就跑到门口,盯着小革译的脸看了半天,急急忙忙的拉着他就要去医院。

  陆琴也比较着急,她也知道有些过敏很严重的,这种事也耽误不得,准备一起跟着去。

  准备先下去把车开出来,沛安看到大人们怎么着急,就乖乖的在旁边等着。

  和小男孩的妈妈说:“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许温钦当时就随便应了两声没关系的。像是在安慰沛安,也像是在安慰自己。

  因为小革译之前真的对乳制品过敏很严重。

  沛安看到阿姨眼睛红红的,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就特别害怕,等了两分钟沛安都闻到一股糊了的味道,准备问问阿姨要不要关煤气的时候。

  许温钦还是一直再问小男孩有没有肚子不舒服,想不想吐之类的。

  不想打扰她们就自己跑到厨房去想着怎么把煤气关了。

  小沛安那时候还有点矮,够不到厨房灶台上的按钮,正好厨房边边上有一个小凳子。

  踩着上面正好可以够到。

  就看见小姑娘一个人搬着板凳去关煤气。

  手指刚搭上按钮,就听见门口有喇叭响了。

  妈妈把车开回来了。

  一着急,关了煤气灶准备下来的时候又摔了一跤,正好又磕到了刚刚膝盖的位置。

  本来已经止住血的伤口又开始冒血了。

  小姑娘疼的眼睛通红,可眼里的泪珠使劲憋着,就是不让它流下了。

  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就跟着阿姨和小男孩就跑了出去。

  上了妈妈的车,革译明显感觉到了不舒服。

  许温钦问什么,他也不说话,就点头,摇头。

  许温钦看着自己儿子这样别说多心疼了,一下车就抱着小革译跑到了急诊室。

  还记得革译第一次喝牛奶的时候。

  小时候刚断奶,家里买了很多奶粉,可偏偏喝奶粉的第一天小革译就浑身起疹子,拉肚子。

  许温钦和革慎两人大半夜的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好久。

  又是找医生,又是查过敏源的,忙了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医生开了些糖皮质激素和免疫制剂的药物,过敏现象才慢慢缓解了些。

  那时候的革译才十个月左右,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

  虽然妈妈一直说有些东西不能吃,但是这次也是真没忍住。

  一个人可怜兮兮的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只手还拉着妈妈,像一只焉巴巴的耷拉着耳朵的小狗狗一样。

  又像是想起来什么,抬头在病房里四处望了望。

  最后在小角落里,发现了自己要找到小人儿。

  沛安一个人站在病房门口,想往里面进,又不太敢,这件事不管怎么着都是自己的不对。

  可是她也不知道会有人不能吃糖果嘛。

  漂亮的杏眼红通通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

  小革译看到小可怜一个人在那盯了她一会,沛安也感觉到了有人在看人。

  顺着视线看过去。

  最后还是决定去和小男孩道歉。

  小丫头知道自己闯祸了,乖乖的走到小革译床前:“小哥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虽然没有在流眼泪了,但是眼睛还是很红,好想下一秒自己不理她就要哭出来了一样。

  “没关系的,我也没有很不舒服。”小革译伸出手去捏了捏女孩在揪裙摆的小手。

  示意自己没事的。

  可是起满疹子的小手和没有血色的唇色还是可以看出小哥哥并不是没事的样子。

  陆琴和许温钦在外面走廊上听医生说了一下小孩的情况已经好转了,不用太担心。

  医药费陆琴已经交了,给补偿费的时候许温钦也没要。

  也说了小孩子在一起玩,年级太小不懂这些东西也正常。

  双方家长一个积极承担责任,一个大方表示理解,什么都好办。

  等安定下来以后,太阳已经要下山了,夕阳把天空烫红了一片,连在天上的云朵也染上了粉色。

  明天陆琴还要工作上的事,处理完医院的事就带沛安回去了。

  临走时,俩小人还不想分开,小革译看到了沛安膝盖上的伤还一遍遍的提醒她回去一定要消毒。

  不然可是会留疤的哦。

  小女孩一听到留疤可就不乐意了,摸了摸伤口,气呼呼的说:“我回去一定会消毒的,一定不会留疤的。”

  最后也真的没有留疤,沛安皮肤虽然敏感,但是不是疤痕体质。

  小的伤口都不会留下疤痕的。

  从那以后,沛安就知道了,有的小朋友比较特殊,所以每次给他们糖的时候都会特地问一下他们会不会过敏。

  因为那次真的是吓得够呛。

  小帅哥突然就变了,还变的秀气的脸蛋都变得不好看了。

  可不能让一颗小糖就毁了一个小帅哥。

  从那之后,就养成了习惯,十一年了,一直都没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