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九章 吃我的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334 2020-06-07 14:43:10

  最后沛安还是早早的就被曲未挽拖回去了。

  不然在公园看着沛安的手,她也是真的不放心,也没法好好逛。

  回去的公交车上,曲未挽的妈妈给她打了电话,好像是说什么家里有事,让她早点回去。

  沛安看到小甜心好像也挺着急的,就让她自己赶紧回去。

  曲未挽家在离学校两站的地方下了车,那里离她家不是很远。

  沛安在公交车的窗户边探出了小小脑袋,冲刚下车的曲未挽招了招手。

  让她快回去,还说了句:周一见。

  沛安到了学校下了车,肚子感觉到真的有点饿了。

  早上起来的太迟了,午饭也没吃,在公园买的年糕也被小朋友撞到不能再吃了,到现在就喝了一杯奶茶。

  上两趟厕所就没了。

  沛安站在学校门口,四处望了望,想找个地方吃个饭。

  学校附近的小吃店挺多的,这个时候高三毕业生还要上课,他们是单休。

  这个时间段是快要下课了,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

  沛安加快了速度往左右看了看。

  等下下课了人就多了,不方便,还是快一点比较好。

  看到前面的好像有个牛肉面馆,自己也想吃的带汤水的东西。

  就往面馆走,经过学校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男孩穿着白色卫衣,黑色裤子,把本就细长的腿显得看起来更加修长。

  两只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点着,应该在打字。

  几秒钟后,把一只手插进裤兜里,另一只手在屏幕上划拉两下屏幕,像是在看些什么。

  虽然看过很多遍了,但是不得不说革译长的是真的好看。

  轮廓分明,样貌清俊,在路边灯光的映射下下颌线显得更加明显,眉眼微微上调,不说话时样貌偏冷,可是却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他不好接触。

  就像现在明明一手插兜,走路也没有那种好学生的做派,反倒一种酷酷的感觉。

  沛安觉得要是换成上次在巷道里的那几个小混混。

  情不自禁摇了摇头,啧啧啧,分分钟变成“精神小伙啊!”

  在学校门口都能遇到,妥妥的缘分啊!

  沛安悄悄走到他旁边拍了下他肩膀:“嘿,想我了嘛!”

  革译抬起头,看着边上的小女孩。

  沛安穿着杏色的外套,拉链拉到了胸口的位置,漏出了里面的黑色线衣。

  再往下是蓝色的阔腿牛仔裤和白色的小鞋子,把她显得一个人看起来小小只的。

  不对,她本来就是小小只的。

  心里漏了一拍,“不想。”

  沛安真的不知道看起来这么嫩的小伙子,说出来的话咋这么不中听呢?

  行叭,谁让他长得好看呢。

  跟在他后面,“革译,今天不是周六嘛,你来学校干嘛啊?”

  革译划拉着手机,“你不也在学校嘛?”

  行,不说拉倒。

  沛安在他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革译忍无可忍,语气中透露着一丝无奈,轻叹出声,“你不用回家嘛?”

  小家伙可能有点累了,走路的步子都有点沉重。

  沛安抬起头,看着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肚子先叫了。

  emmm,声音还挺大。

  革译、沛安:“……”

  场面一度尴尬。

  “走吧,先去吃饭。”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跟着自己,还不愿意回家,革译先开口。

  “好吖,我刚好饿了,你想吃什么啊?”沛安看着他,抬起步子走到他旁边,并肩走着。

  小手背在身后,往左右看了看,前面是之前几个黄毛堵他们的地方。

  “可是我们已经走到这里了,这里还有地方可以吃饭嘛?”沛安好奇的问。

  革译没说话,带着她出了那个胡同,转身进了另一个巷子,走到前面一家不起眼的小门面前。

  小巷子宽不过两米左右,路边角落地方还有些青苔,混泥土的墙上有些顽皮的孩童画的涂鸦,仔细看都是时光留下的痕迹。

  墙上锈迹斑斑的架子上,每家都有空调。但是看这新旧程度就知道也没用过几次。

  年纪大的人家都是这样,舍不得开空调,总想着为自家孩子省点。

  在门口能看到有几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在里面,门口的老板娘在忙碌着。

  看到革译走进去,抬头招呼着,“来啦,老样子吗?”

  男孩应道,看到沛安没跟上,小姑娘看着小巷子,脸上惊奇的表情显然是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个地方。

  回头对她说:“进来坐,看看你吃什么。”

  女孩转过头,看着他笑,“和你一样,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老板娘听到没忍住笑了出声,“阿译带女朋友来了啊,今天怎么没和阿炀一起来啊?”

  沛安比革译先反应过来,没让革译否认,“阿姨,我的那份多点辣椒,不要香菜,谢谢。”

  说完拉着革译的衣服就要去里面坐。

  看出她的小心思革译也没拆穿她,跟女孩就去里面坐。

  筷子是放在桌子上边上的筷笼里,自己拿的。革译先拿了两张纸擦了擦桌子。

  老板娘很快稳稳的把面端上来,把一碗明显飘辣油的面放到沛安面前:“这个是小姑娘的,辣的。”

  把另一碗端到革译面前:“阿炀今天没和你一起来啊?”

  革译拿了筷笼里的筷子放在自己碗上,也给沛安拿了一个。

  “阿炀今天没和我一起出来。”

  明显是认识的。

  以前都是周炀带革译来的,今天还是头一次革译自己来,还带了个小丫头。

  老班娘不免有些好奇。

  听到革译说完,应了声,就转身回去了给其他人端面去了。

  沛安双手接过筷子,刚准备开动。

  革译好像看到了什么,在沛安准备伸筷子的时候,在她面前把面硬生生的拉到了自己这边。

  小丫头还在好奇,眼睛跟着面碗往革译那边看。

  抬起头看着他,眨巴眨巴大眼睛,小小的脸上写着:还我面!!

  我都这么饿了,这么可怜了,为什么要拿我的面!!

  大不了,大不了,我等下付钱不就好了嘛。

  沛安指了指革译正前方两碗面的其中一碗,还有那真挚的的不能再真挚的眼神,“我的。”

  革译皱了皱眉头,看向小姑娘搭在桌子上的手,“怎么弄得?”

  沛安有些心虚的把手立马放在了桌子下面。

  一时间,气压有点低。

  “拿出来,躲什么?”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带了些生气?

  怎么可能?听错了吧。

  我和他也不是很熟。

  也就给了他俩面包一瓶水的交情叭。

  俗话说得好,转移话题是能悄无声息避开自己不想回答问题的最好方法。

  “革译同学,今天不是周六嘛,你来学校干嘛吖。”一边说还想偷偷摸摸的把自己的面移过来。

  可是革译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把手搭在碗上,“为什么不包扎?”

  沛安看转移话题行不通了,干脆把手一摊,“我等下回家就包哈,我先吃面行不,我饿了,真的。”

  看着她是真的饿了,也没真的不让她吃饭。

  从桌子上拿了张纸,低头,把自己碗里的香菜挑出来。

  挑完把面推了过去。

  “吃我的。”

  

幺幺耳叁

大家下午好啊~   译哥:媳妇受伤了怎么能吃辣的呢?当然得吃我的了!   (傲娇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