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十章 想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148 2020-06-08 15:42:49

  还在盯着自己面碗的沛安,楞楞的转头看到眼前的面。

  革译给我了他的面!

  还给我挑香菜!

  这手伤的也太值了叭!

  那位小朋友,真心祝你长大以后找个漂亮媳妇。

  今晚的没有辣椒的面感觉比有辣椒的还好吃。

  吃的过程中偷偷的看了他一眼,果然,好看的人怎么看都好看。

  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沛安的目光太过炙热,革译抬起头示意她赶紧吃。

  看着自己碗里还没吃多少的面和革译碗里都快吃完了的面。

  想着不能耽误人家的时间,不然会留下不好的印象,吃的有点快。

  没注意到对面的人,唇角微微上扬。

  ***

  吃完靠在椅子上,摸了摸圆圆的肚皮。

  好满足啊~

  果然,人生除了革译,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吃饭和睡觉了。

  革译先吃完的,去付了钱就在座位上等着她。看到小家伙一脸满足的样子,心情挺好。

  沛安再怕他再漏出之前那种。

  不懂得爱惜自己身体就是傻叉的表情。

  已经再三强调,自己回家一定一定会擦药的,可是看着他一脸正经的样子总是忍不住去撩一撩。

  “怎么着啊,我要是不擦药你帮我擦啊?”小丫头一脸不怕死的表情。

  “走,去药店。”革译起身,往外走。

  沛安一时没反应过来,但还是跟了上去,“去药店干嘛?”

  “你家有消炎药嘛?”革译一脸不相信的眼神。

  想了一下。

  得,还真的没有。

  这不才刚搬来一个星期都不到嘛,哪有这么快就把东西准备齐全的啊。

  乖乖的和他走道自己家附近的药店买了点消炎药。

  给医生看了一下手上伤口,其实说特别严重也算不上,说不严重这又是划伤又是烫肿了的一大片,看着还挺吓人的。

  伤口在手上,因为要经常使用,不免会难恢复一点。

  医生看了两眼,用手按了按伤口附近,看它已经不出血了,“你这不是刚弄的吧,怎么不早点去看。”

  “你看这烫到的地方有些都已经起小水泡了。”医生心里想着,现在这些孩子怎么一个两个的都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

  一边叹息,一边开药。

  拿了点棉球,医用碘伏和烫伤用的药。

  准备给她包扎的时候,沛安还在试图说服医生:“不用了吧,也不是很严重。”

  自己一个人住,一只手裹上个纱布,真有点碍事。

  医生也没说一定要包,就是说了包起来肯定伤口恢复的快一点。

  最后还是让她自己决定。

  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一会,刚准备说那就不用了,反正都会好的。

  还没开口,门口又来了个病人,看起来很严重,整个脚背像是被刀划到了一样,血淋淋的伤口还在滴血。

  看到沛安一阵禁脔。

  在病人面前不分前后,只分轻重。

  沛安手上包扎的任务就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旁边那个实习生小护士的身上。

  看小护士已经准备好了。

  眼睛里跃跃欲试的表情让沛安还真有点不忍心拒绝。

  纠结了两秒,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小护士看样子也是第一次为病人包扎,擦酒精消毒的时候手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颤抖。

  准备上药的时候,沛安都被她弄的有点紧张了。

  盯着伤口看,好像都能感觉到,药在自己手上颤抖的样子了。

  沾满药膏的棉球在快要碰到伤口上的一厘米处左右。

  站在一旁一直皱着眉头的男孩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开口,“我来吧。”

  刚刚还准备说,要不算了。不然这疼的可是自己。

  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在革译亲手用纱布包扎伤口的福利下,沛安决定。

  包,必须得包。

  就算以后伤口好了也纱布也要随身带着。

  逢人就夸,这可是十八中都不让女生近身的革译同学帮我包扎的。

  沛安真心觉得,挂去校园里的某鱼上转手都能买个好价钱。

  革译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抓住她的左手,少年的手指带着些暖意,让她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

  少年蹲在她面前,稳稳的夹起棉球,轻轻的擦在她手掌的伤口上。

  不疼,有点痒。

  指尖还有点发烫。

  沛安不是特别怕疼的人,胆子也不算小。

  从小摔了也不哭,吓着了也不闹。

  还每天都有好心情,好像没什么事能让她不开心。

  就算真的有,她也能很快忘记,所以就会给别人一种,好像欺负她了也没关系一样的错觉。

  其实不是的,这小家伙可机灵了,谁对自己好,谁欺负自己,都一清二楚。

  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看着他轻轻的把伤口消了毒,又把被烫到的地方涂上了一层药。

  这是第一次,有别人给她涂药。

  一时间,莫名的有点,感动?

  看着他轻轻的用纱布包裹着受伤的地方,鬼使神差的伸出了右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软软的,滑滑的。

  不得不说,革译包扎的技术是真的好,没有任何疼的感觉。

  这里离小区不远,革译把她送到门口也没上去。

  看着小家伙在门卫处朝他摆着手,“革译同学,早点回去吧,谢谢你送我回家。”

  晚风吹过,头发随着风飘起,灯光照在她脸上,白嫩的皮肤,弯弯的眉眼带光。她好像每天都很开心。

  抬手朝她摆了摆,“上去吧。”

  真好,真希望她每天都开心。

  ***

  革译到家洗完澡,头发没擦干,上面还往下滴着水珠。

  坐在自己书桌前的凳子上,抬起了一个小时前还抓着小家伙的那只手。

  上面好像还有小家伙软软指尖留下来的触感。

  刚开始没想自己给她包扎,他知道自己可能会失态。

  可还是看着她小小只的坐在板凳上,有点紧张的用右手拇指用力扣着食指的小动作,忍不住想要去靠近。

  他舍不得她疼。

  忍着心里的激动,假装镇定的给她上药,最后包纱布,快要结束了,想要松一口气。

  头顶上传来的意料之外的触碰,手抖了一下,纱布都没系上。

  知道是小家伙的手,没敢抬头,耳尖悄悄地红了,还好没被发现。

  今天本来是被班主任叫去整理资料,没想到能在校门口碰到她。

  看到她在学校门口左右看,好像是在找什么,本来可以快步走开的他,放慢了脚步。

  看了小家伙好久,感觉到她要往自己方向看,掏出手机给许温钦发信息说不回去吃饭了。

  刷着手机转移注意力,不出所料,她走了过来,拍着他的肩膀问想不想她。

  想。

  

幺幺耳叁

下午好哇~   带大家看看咱译哥的心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