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十三章 人不高 要求还挺高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374 2020-06-11 18:02:48

  他真的觉得,再这样下去。

  他得疯。

  这次革译没在小区门口就回去,拎着东西和她一起上楼。

  沛安在电梯突然想起来,完了,家里面乱七八糟,都没收拾,看了眼电梯到了七楼。

  真心想知道现在赶他回家还来不来得及?

  “革译同学,我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她抬头,面向革译“要不,你先回去?”

  “你之前在楼下说对我有意思的时候,怎么没觉得不好?”革译看着她,带着笑。

  一针见血。

  “这不一样的,我会害羞的。”看到电梯快到了,也不管了,冒出来了这一句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真的?那正好,我想看看你害羞什么样。”革译看着电梯门,顺着她的话说。

  说完电梯门正好开了。

  走出去站在走廊里,示意她开门。

  沛安站门口,墨迹了半天,才不情愿的把钥匙掏出来。

  “先说好啊,不许笑我。”沛安把钥匙插在门上,回头看着他。

  钥匙在锁上转了两圈。

  啪,锁开了。

  沛安吸了一口气,扭了一下把手,推开门,打开灯。

  一气呵成

  革译看到的是:

  门口鞋柜边上两双鞋,还有一只鞋在被踢到了厨房门口。白粉色的袜子被可怜兮兮的塞住鞋子里。

  边上的厕所灯也没关。

  再往前是沙发,沙发上是各种各样的衣服,白色的毛衣,橙色的卫衣,蓝色的阔腿牛仔裤。

  全部被窝成一团在沙发上。

  本来应该安安静静躺在沙发上靠枕,现在全部被放到一边小小的那个沙发上,摇摇欲坠。

  他还在门口站着没进去。

  沛安就快步跑进去,用脚把鞋子褪下来,漏出白色的袜子,拖鞋都没穿。

  跑着把手里的盒子放在门口的小台子上。

  伸出小脚把厨房门口的鞋子踢到一边,抱着刚刚还在沙发上的衣服跑到了自己房间里。

  然后又出来,摸着脑袋朝革译笑:“快进来,快进来,有点乱哈。”

  跑到他旁边想要帮他拎东西,伸手去拎,但是拎着东西的人没松手。

  她抬头去看。

  革译看着她:“放哪?”往前边和旁边的方向看了下:“客厅还是厨房?”

  沛安呆呆的看着自己没拎着东西的手,另一只手往客厅的方向指:“放茶几上就行。”

  革译站在门口,看着他的鞋子,没动。

  沛安懂了,这肯定得懂啊,我可是革译的小甜心来着。

  打开鞋柜,拿起自己的拖鞋放在地上,“家里没其他拖鞋了,要不你穿这个?”

  革译看着地上这个粉色兔子拖鞋,上面还有两个毛茸茸耳朵的那种。

  脸色都没变,就把脚伸进去了。

  这要是周炀在这,眼珠子要瞪出来了。

  革大爷穿粉色兔耳朵拖鞋?开玩笑的吧。

  拖鞋有点小,他的整个脚后跟都漏在外面。

  看起来有点滑稽。

  但是别说,看起来还真是毫无违和感。

  沛安拿了另一双拖鞋穿上去厨房烧点热水。

  房子就是普通两室一厅一卫一厨一阳台的那种。

  一进门左边就是餐桌,能看出来应该没用过,上面落有薄薄的灰尘。

  中间是客厅,沙发旁边有一个纯白的茶几,电视遥控器在上面,还有两小发卡,一个粉色的小矮萝卜,一个红色的草莓。

  萝卜上面两根头发挂在上面。

  革译把袋子放在桌子上,伸手去拿。

  “看什么呢?”沛安走过来,拿起桌上的发卡看了看,然后递过他,大手一挥:“喜欢啊,送你了。”

  革译没接,看着她。

  那眼神,好像……

  在看智障?

  “行,不要拉倒。”沛安把两个小卡子丢到桌子上,抬腿准备坐下。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沛安愣了一下,刚搬来谁也不认识,谁会来敲门啊?

  出于后来养成的安全意识,她准备等一会,再听听外面的人还摁门铃不。

  但是看到了革译坐在沙发上。

  转身,往门口走去:“谁啊?”

  扭动把手,打开了门。

  “小丫头,这本书上你的吧?”唐挽兴拿起手上的一本英语选修六,朝她开口。

  沛安看了下门口台子上的书包。

  果然,本来应该在书包旁边的书不见了。

  这么长时间竟然都没发现。

  肯定是刚才在电梯口差点摔倒那会儿,不小心掉在地上了。

  收拾箱子的时候也没注意,一起送到隔壁去了。

  “谢谢哥哥,我都没发现来着。”沛安伸手去接。

  唐挽兴在收拾书的时候看见专业书里面夹着一本高中英语书。

  想着自己应该没有本书的,翻了翻,看到里面有一张试卷。

  试卷上秀气的字体一看就知道是个小丫头写的,突然就想到了今天撞到他怀里的小丫头。

  软软的,呆呆的感觉。

  他笑着摸了摸沛安的脑袋:“没事,小丫头要好好学英语哦。”

  沛安想起来英语书里夹着开学考的试卷。

  ……

  完了,好学生的形象没得了。

  唐挽兴比较高,在小丫头弯腰伸手去接的时候,看到了屋里坐在沙发上的人。

  明明看起来是挺阳光的,就是看他怎么眼里那么大敌意。

  眸子里全是不满。

  沛安关上门,把书放在门口,去厨房倒了两杯水放在桌子上,坐在沙发上。

  没注意到革译的低气压。

  “你饿了吗?”她掏出手机来看附近的外卖:“我们点外卖吧。”

  革译看了她一眼,认命的叹了口气。

  看了看她买的东西里好像都没什么蔬菜,看她这样子也不像是第一次一个人住。

  他皱了下眉:“你不会做饭?”

  沛安还在看外卖,翘着二郎腿,身体靠在靠枕上:“不会啊。”

  她侧着身,伸手去捞零食,想先垫垫,发现够不着,用胳膊肘戳了戳革译。

  眼睛还在手机上看外卖,白嫩嫩的手指着另一边的袋子里:“把那个番茄味的薯片递给我,我饿了。”

  说的理所当然。

  又指着手机里油光锃亮的炸鸡和可乐,眼睛发光的递给他看:“炸鸡你吃嘛?”

  革译看了一眼,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厨房有面条吗?”

  沛安抬头,一脸茫然的对上他是视线:“要面条干嘛?”

  “你不是饿了吗?”革译看向厨房。

  她想了一下,好像上星期是买了一筒袋装面条。

  就是,放哪了来着?

  “有,就是不知道放哪了,我去找找。”革译站着看着她,莫名让她有点慌。

  革译跟着她一起进了厨房,大概看了一下,调料还挺全。

  “找到了。”沛安在厨房上面的柜子里翻了半天,举起面条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呐,这个行不?”

  革译接过来放在桌子上,打开冰箱把刚刚看到的,冰箱里仅剩的俩鸡蛋拿了出来。

  沛安在旁边也帮不上忙,看到他一脸认真样,忍不住想要逗逗他:“你要给我做饭吖,你做饭好吃嘛?我可是很挑的。”

  革译低头用抹布清洗了一下没用过的锅:“不会做饭的人,还好意思说自己挑。”

  小丫头来了劲:“谁说我不会做饭的,我只是做的不好吃。”

  革译看着她:“自己做的不好吃,还要别人做的好吃。”

  “人不高,要求还挺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