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十五章 周末去你家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635 2020-06-13 16:20:25

  至于为什么许温钦会当革译一说完自己想学做菜,就问他,是不是想做过小姑娘吃这个问题。

  还是得归功于周炀。

  小时候有一次只有革译和周炀两个在家。

  本来玩的好好的,周炀非说他饿了,想吃他妈妈做的西红柿鸡蛋面。

  偏要革译去帮他做。

  那时候他们才刚四年级,革译也不会做什么面条。

  但是看了一眼在地上打滚的周炀。

  为了防止他太烦人,还是去给他随便做一个什么面条吧。

  俩小孩子到厨房一顿糟。

  革译从冰箱拿一个鸡蛋出来,周炀显少了,革译白了他一眼,又去冰箱拿了两个,他又显多了。

  往锅里丢了一小把面条他显少了,革译又准备再拿一点的时候,他又说行了行了,就这样吧。

  后面的调料也是这样,所以最后做出来的面条,怎么说呢。

  两人忘了放油,面条汤上还飘着炒糊了的西红柿皮,面条也变得黏黏糊糊的,用筷子夹了两下,还看到了一大块鸡蛋壳。

  让周炀这个提出来要吃西红柿鸡蛋面的人都不敢尝。

  “要不我们去买点零食叭?”小周炀用筷子夹着面条,迟迟不敢上嘴。

  小革译一脸平静的看着他,语气不容置疑:“吃。”

  小周炀正在想着怎么逃过这个自己作的死。

  门开了,革译妈妈回来了。

  “阿译,阿炀饿了没啊,我马上就给你们做饭啊。”许温钦把包挂在门口,脱下鞋子进来准备做饭。

  今天下班的时候临时决定要开会,耽误了一个小时。

  开会的时候就在想家里面的两个小孩肯定饿坏了。

  所以一开完会就立马回来了。

  小周炀看到许阿姨回来了,立马狗腿的跑去抱她的大腿。

  周炀泪声俱下:“许阿姨,你终于回来了,革译他要谋杀我!”

  一边抱大腿,还不忘伸出手来擦压根不存在的眼泪,可怜兮兮的样子许温钦差点都信了:“他让我吃他煮的的面条,我看了一眼,我怕我会中毒。”

  许温钦知道自己的面瘫脸儿子不会做饭,也能干出这事。

  摸了摸小周炀的头,一脸替天行道的正义:“没事,许阿姨去给你做好吃的。”

  到厨房去看了一下,砧板上还有两半个的西红柿,面条也散了一桌子。

  锅里的汤,估计两人没抬动,还撒了一地。

  一片狼藉。

  小革译站在旁边也没说话,许温钦温柔的摸了摸他软软的脑袋。

  轻声开口“阿译过来和我一起。”拉着他的小手到边边上,笑着开玩笑道:“学会了以后做给媳妇吃。”

  小革译看着妈妈在煮面条有条不乱的,心里暗想。

  肯定是周炀那个家伙在这里捣乱才搞砸的。

  但是还是很认真的看完了妈妈煮面条的全过程。

  等许温钦把面条端到餐桌上,让他们俩吃的时候,革译才闷闷出声,还带着点童音:“做饭这么麻烦,我以后才不要做饭。”

  许温钦头一次听到自己家里面瘫儿子抱怨,笑着调侃说:“那以后你媳妇不会做饭怎么办呢,儿子,你可不能让人家姑娘挨饿的。”

  革译吃着碗里的面,说的理所当然:“那我就等有了再学。”

  因为这件事她小时候嘲笑了她面瘫脸儿子好久。

  许温钦不可能忘的。

  这下儿子要学做饭,这是有看上的丫头了!

  还说他们会满意的。

  面瘫脸儿子有人要了!!

  她要有儿媳妇了!

  许温钦特激动的摇了摇革慎的胳膊,声音里都带着藏不住喜悦:“听到没听到没,儿砸有女朋友了!”

  又给革译夹了两块红烧肉,满脸笑意:“真的啊!啥时候带回来吃个饭啊?”

  一脸平静的在吃着饭,好像在想这件事的可行性。

  突然想到了小家伙昨天晚上在电梯里说的话。

  唇角微微勾起,漾起好看的弧度。

  “过段时间吧,小家伙有点害羞。”语气中带着宠。

  看到这,是不是特想知道,为啥子许阿姨这么开明,学习好的小孩家长难道不应该管的都很严的嘛?

  这个许温钦和革慎就是意外了。

  其实是因为,她自己也算是和革慎早恋的。

  许温钦和革慎两人是青梅竹马,从小就认识。

  革慎比她大两岁,她小时候整天跟着他屁股后面哥哥,哥哥的叫。

  革慎倒也没嫌弃她。

  后来也没有因为长大了就存在了那种男女授受不亲的隔阂。

  革慎也一直很照顾她,她慢慢发现自己喜欢上来了这个对别人冷冷的,对自己暖暖的邻家大哥哥。

  在自己高二的时候就盯上了革慎考上的那个大学。

  天天跑到他家里去打着问题目的幌子,偷偷占革慎的便宜。

  她自己也很机灵,成绩不用他教也很好。

  两年后如愿以偿和他考上了一所大学。

  再两年后如愿以偿的领了证。

  所以在她看来,学习不好和恋爱是没关系的。

  这点自制力她还是很相信自己儿子的。

  革译也继承了他父母的高智商,从小到大是真的没怎么管过他的学习。

  许温钦还巴不得他儿子捣蛋一点呢。

  不然她有时候干了啥坏事,嫁祸给他儿子,她老公都不信。

  ***

  周末沛安就在家背背单词,看看英语书啥的。

  但也是随着性子来,也没看多少。

  周一很快就来了。

  命中注定的英语课还是逃不掉。

  英语老师名字里有个“卉”字,这个字乍一看还以为以为是奔,所以同学背地里都偷偷叫她:大奔姐。

  大奔姐看在她是新同学的面子上,让她下课去办公室里再进行思想教育。

  沛安第一次这么不想听到下课铃声。

  在办公室里乖乖的站着挨骂,时不时还要互动两下。

  她也不想考不及格啊。

  耳朵还在听大奔姐说话,眼睛东瞅瞅西望望的。

  余光看到了门口的身影。

  完了。

  能不能不要每次这么衰的时候碰到他啊!

  男孩身姿挺拔,声音爽朗,喊了一声报告。

  就向另一边的那个女老师走过去。

  她听见了,他是来向老师要笔记的。

  不用想也知道,他的笔记做的肯定也特别好。

  被老师拿来做示范给同学们看的。

  注意力都在革译那边,大奔姐看到了生气的拍了拍桌子,指了指桌子上的试卷和革译:“你看看人家革译,年纪第一,英语满分,你要是有人家一半好我就省心了。”

  男孩被这句话逗笑了一下,正好被她看到了。

  革译他嘲笑我!

  沛安像是要为自己洗清冤屈一样,指着试卷上的分数:“老师,75分,正好一半!”

  ……

  办公室安静了两秒。

  大奔姐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还会反驳,反应过来被气得不轻:“考75还有理了是吧?”

  拿起桌子上的试卷往沛安推,“下次再考不及格就把单词表抄20遍。”

  沛安回去的时候革译还在办公室没出来。

  回到班和曲未挽说刚刚在办公室的悲惨遭遇。

  曲未挽轻轻拍着她的脑袋还有些佩服:“你胆子好大啊,竟然真的说了考到了一半。”

  沛安抬起头,拍了拍桌子,有点亢奋:“能不说嘛,不说的话革译岂不是认为我一半都没考到。

  她说错了嘛?

  没有!

  说完又趴在课桌上,把头埋在臂弯里,声音嗡嗡的。

  “可是下次考不及格就要抄单词。”有些懊恼自己怎么这么冲动“自从上了高中我英语都没及格过好嘛!”

  “沛安,有人找!”

  后门口的一个男生朝她们这边喊。

  班里安静了一瞬。

  曲未挽先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革译立马低头趴在她耳边悄悄地和说。

  沛安像本来焉了一样花瞬间重新长起来了。

  蹦蹦跳跳的就往后门跑,脸上的笑和刚刚在桌子上趴着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的:“怎么,想我了?”

  革译都被她撩习惯了,面不改色的把手里的笔记本递过她。

  还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了一句。

  “周末我去你家。”

  后门口伸着长长耳朵的同学。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