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十六章 咱是正经人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119 2020-06-14 17:10:29

  沛安一愣,然后,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她虽然有点懵,还是厚着脸皮接过他递过来的本子,一脸淡然的开口,“怎么,革译同学有感觉了?”

  班里同学“?!”

  这什么情况,就一周这感情升温的这么快?

  对待女生万能冰山脸的革译从良了?

  消息迅速传遍整个十八中高二级部。

  后门口的同学:听说了吗,革译这周末要去沛安家。

  前面口的同学:听说了吗,革译提着见面礼要和沛安见家长了。

  隔壁班的同学:你知道吗,革译和沛安家长都同意他们在一起了,革译表面上还光明正大的拿了本书给沛安,背地里不知道在里面藏了什么。

  高二级部里的某位同学:革译给沛安的书里夹了那个啥,(悄悄脸)他们这周末要做不可描述的事……

  最后传到她自己耳朵里,都吓了她自己一跳。

  大哥大姐们,她和革译认识到现在都没有两个月叭。

  内心戏要不要这么丰富?

  咱可是正经人。

  而且我这么乖,可能干出那种事嘛?

  她对天发誓,她拿到只是一本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英语笔记。

  高二理科一班

  周炀得知这个消息疯狂飞奔到革译边上。

  脸上抑制不住的激动,对年级里传的事丝毫没有怀疑,一上来就开门见山,“阿译,小姐姐甜不甜啊?”

  ?甜不甜和你有关系吗?

  你个万能单身狗。

  李飒看热闹不嫌事大,往他方向看,挑眉笑,“译哥看上的,能不甜吗?”

  周炀手搭在他肩膀上,两人对视一眼,击了个掌,齐刷刷的欸~了一声。

  革译在座位上整理资料,没搭理他们俩。

  周炀好像想到了个正事,拍了下革译的肩膀,“对了,你马上周末不就要上课了嘛。”朝他漏出惋惜的表情,“可就没空陪你的小美人了啊。”

  往年这个时候革译是每个周末都要上课的。

  在比赛前学校会给他们那些要去考试的开个小班教学,临比赛前两三个月教一点比较深的东西。

  上个十几节课,还要做很多题目。所以对每次五月劳动节前的周末是压根见不到革译的。

  他听到这话才抬头,语气挺平淡的,“我没参加这次的竞赛。”

  这下又轮到周炀和李飒震惊了,两人交换了个眼神,谁都不相信。

  还是周炀开口问的,“不是,你是说这次数学竞赛你没参加?”急得把搭在李飒肩上的胳膊都拿下来了,“为什么啊,咱们学校不是一直都是你参加的嘛。”

  “这两年的奖大部分不都是你拿回来了嘛。看参加的绣花枕头那么多,每次拿了奖的不就你们几个嘛。”

  “是不是有人小人作祟把你挤下来了。”

  说的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不可能啊,难道老何有新宠了?”

  革译嫌他在边上一直叽叽歪歪有点烦,“我自己说不去的,没空。”

  这就让周炀更不信了,革大爷啊革大爷,知道这个名字怎么来的嘛?

  他的日常生活就是像大爷一样,年纪轻轻的天天在家闷着像七八十岁不能走路不便利的老头老太太一样,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复许阿姨的命,带他儿子出去玩还得自己软磨硬泡的才可能有那么一丢丢用。

  就比赛这唯一一点乐趣了。

  他自己不去比赛?那不就像是不让平时没啥事的大爷不去下棋了嘛。

  压根不相信。

  革译也知道他们不相信,看着手里的英语书,“她英语不太好,我帮帮她。”

  这个她是谁,就不言而喻了吧。

  能让革译拽着衣服要面包,让他去帮忙搬桌子的人,还有谁?

  他也不是不搬桌子,只是不帮女生搬桌子。之前初中有一次帮一个女生搬了一次,硬是传的整个学校都是他俩的绯闻。

  偏偏那个女生看起来乖乖的不像是会说谎的小孩,还没否认。

  学校里的人添油加醋,煽风点火的。

  什么高冷校草渣出天际啊,革译同学始乱终弃啊。

  传的贼难听。

  从那以后周炀也被革译教的特会看眼色,他都不用伸手,小太阳周炀立马狗腿的跑来帮他解围。

  周炀立刻捂住鼻子。

  李飒看到他的反应楞了一下,左右闻了闻,一脸茫然,“有什么味道吗?

  周炀把他往革译身边推了推,语气中透露着嫌弃,“呐,酸臭味有没有。”

  李飒秒懂,立马和他一起捂住鼻子,等反应过来又迅速把手拿下来,他是智障嘛,怎么和周炀那个傻叉玩意干这事。

  ***

  董作福提倡同学们相亲相爱,成绩什么的平时努努力,不打架闹事的都好说。

  在争取了班里易承同学和沛安同学的同意座位也就一直没换,毕竟重新排一次也挺麻烦。

  而且好像同学们都不想和易承同学坐在一起,那就看在沛安同学没有异议的情况下让新同学委屈一下了。

  其实易承前段时间都是时不时来一下,来了也只是在座位上趴在睡觉啥的,睁着眼的时间可能就是那十几分钟。

  就算社会人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可最近沛安发现她的小同桌不太对劲,以前来上课也就只是睡觉,打游戏啥的。

  但是这两天上课还抬头听课了,偶然还交作业!

  这是,校霸良心发现了?

  这就让每天直接忽略他左右的课代表变得心惊胆战的。

  不知道他到底交不交作业,不交的话你又不敢问他要,交的话你要是不收他作业。

  这……

  人家心情不好找你出出气,你还小命不保。

  尤其是语文课代表小小只的,站在桌子旁边颤颤巍巍的,沛安看的她都心疼。

  直接上手扒拉着易承的脑袋瓜子,就在下面拿出来语文作业给课代表。

  课代表小小的一只在下面说了半天谢谢。

  别说他们,沛安天天在他旁边都感觉到这大老爷们整天冒着粉色泡泡。

  明明上次受伤了好久的手,这两天,天天抱着,好家伙,像是绝世传家宝一样。

  上课看,下课看。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社会人易承爱上了自己的手。

  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沛安估计说出来,看着在他的面子上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沛安和易承的同桌生活挺和谐的,也没班里同学感觉的那么凶险。

  反倒因为刚开学那次意外帮了他一次,现在可以说是有社会大哥罩着的人了。

  看到没,多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