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十八章 没压岁钱的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281 2020-06-16 17:33:37

  革译被残忍无情的丢在边上没人理。

  临下课听到老师的集合哨声,准备站起来去归队,刚刚和周炀聊的太投入,没感觉到什么,现在动了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身上,扭头往肩膀上看,有个外套在肩膀上。

  革译刚刚盖在她头上的外套现在还安安静静的在她身上。

  是什么时候从怀里到肩膀上的?

  难道是刚刚有点冷的时候无意识就盖在了身上?

  没有叭,我记得我没盖啊。

  楞了两秒。

  尖锐刺耳的哨声又响起,革译他们站起来准备往班级的方向走,看到她还在地上坐着,周炀伸手准备拍拍沛安肩膀。

  还没伸手,朝革译方向看了一眼,脑袋瓜里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鬼点子,拽着边上的李飒朝他说:“阿译,你就不用集合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和这傻子要去网吧打游戏。”

  眼神和语言示意不要太明显。

  刚说完就急急忙忙拽着楞楞的李飒跑向自己班级。

  跑到一半还绊了一下。

  沛安刚才还在愣,听到这话立马反应过来,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革译。

  革译本来在看他们班方向,下一秒就回头看向她,目光挺强烈的。

  一时间突然有点懵,本来已经准备站起来的腿突然就没了力气,就这样坐在地上和他对视。

  革译外套里面穿着校服,外套现在在她身上,里面就只剩下衬衫,今天阳光特别好,照在衣服上白衬衫都染上了一层了金黄色。

  男孩精致的眉眼上挑,睫毛有些密,高挺的鼻梁,五官分明,已经有了些棱角,但下颌线还不是特别明显。

  站在操场上目光毫无保留的低头看着她。

  沛安突然感觉心脏跳的好厉害,脸也越来越烫,耳朵好像也红了,下一秒就要烧起来一样,有点短暂的窒息。

  感官放大,听到他好像叹了口气,弯腰,伸手。

  骨节分明的手递到眼前,和她同桌的手不太一样,有点白,不像这个年龄少年的肤色。

  看了两秒,她没握。

  伸手把肩膀上的外套拽下来,手扶地站了起来。

  还拍了拍革译的肩膀,杏眼弯弯盯着他的眼睛。

  开玩笑道:“革译同学想占我便宜啊?”

  革译没想到她没接自己的手,看着她自己站起来,也直起身看她。

  还有点懵,反应过来看着她一脸得逞的样被气笑了。

  小家伙人不大,鬼点子真多。

  沛安往班级集合方向走的时候刚准备和他说自己还要等会曲未挽,让他先回去。

  还没开口,手机就在口袋里震动了两下。

  挽挽给她发消息了,说她现在可能还得在学校里呆会,让她先回去。

  咦,可以和革译一起回家了耶!

  她看着站在旁边嘴角还在上扬的革译,指了指边上的围栏,语气带着点试探,“要不,你在那等我会儿?”

  “好。”革译向她指的方向走。

  她也往班级集合方向走,抬头一看,可真壮观,一个个齐刷刷往他们这边看,小丫头还能理解,毕竟革译这么好看。

  可这男生头伸那么长,不怕明传出个啥?

  一想到马上要和革译一起并肩走,那岂不是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

  吓得她一哆嗦,赶紧跑回去。

  大部分人都站好队了,她有点急,跑的时候刘海被风吹起来了一点,漏出不怎么被晒到的额头,整体看起来小家伙有点白的过分。

  沛安捋了捋刘海,还带着点喘,“你先回班级等我,我等会解散了拿完书包去找你,行不。”

  革译看到面前的小家伙,勾了勾唇角:“行。”你说的都行。

  十八中的周五下午只有两节课,还没有晚自习,这样是为了住校的学生方便坐车回家。

  他们的体育课是这周最后一节课,现在只要回班级拿完书包就能直接回去了。

  沛安往班级方向走,走到一半才想起来革译的衣服还在她手里,回头看他。

  革译已经快要走到操场门口了,背着光看,身姿挺拔,带着点不符这个年纪的稳重。

  这样一看,还真挺帅。

  拿着外套去集合,刚到班里就听到有人说,“那是革译的外套吧?”

  “革译的外套为什么要给她啊?革译不会喜欢她吧?”

  不知道那个小角落里响起的充满讽刺的声音,“革译喜欢这个花瓶?别开玩笑好嘛?”

  前俩个人的声音还是窃窃私语,后面这个声音尖锐刺耳,说出来的话也是这么难听。

  语气里的嘲讽意味,听着就让人想揍她们一顿。

  沛安不知道是谁,也没回头,眉头一挑,嘴角上扬。

  就是周围气压有点低。

  她在想,要是还是像之前在镇上那样,现在估计都已经上拳头了。但是现在不行,毕竟革译还在等着,咱要乖乖的,不能惹事。

  没打算没理她们,权当没听见了。

  老师说完解散,准备直接回班级找找革译。

  结果,还是被堵了。

  “哟,咱们新同学够可以的啊。”班里冒出来个女生后面带着两个小妹,踢着塑胶颗粒往她这边走,“刚来没两天就把咱们两大校草其中一个勾走了啊。”

  带头的女生刚出声,沛安就听出来了,就是刚刚在班里说她是花瓶的人。

  刚解散没多久,边上还是有点人的,沛安在原地没动。

  歪头看着她们,眨了眨眼,“怎么?”

  带头的女生看到沛安被她们堵了没什么反应,还有点新奇。

  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要被她们吓哭了,漏出了还没成功的笑,“没什么事儿,就来请教请教新同学给革译下了什么药了。”

  说着还往前走了两步,语气中满是挑衅“也不怕被甩了在角落里抹眼泪。”

  沛安也没说话,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她。

  那女生看着她就站那不动,眼神里没有一点波动,有点恼羞成怒,有种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不然就没面子的意思。

  正好看到她手里拿着的外套,这可是革译的外套,平时都不让女生靠近的革译竟然把外套给了这个不知道哪里来黄毛丫头。

  明明自己装了这么久的乖乖女都没和他说到两句话,心里不服,伸手就要去抢。

  沛安感觉到了她想要干嘛,往后退了两步,那女生夺了个空,更生气了,上手就要朝她抓去。

  看着她们在自己眼前蹦来蹦去挺烦的,还急着找我的革译一起回家呢,是真没空搭理你们。

  她抬起手,身体向后斜着躲过去,一手拿着校服,另一只手一把抓住那个疯了一样女生的手,抬腿踢向她的膝盖下方同时松手,那女生直直的往地下跪去。

  就在她面前。

  沛安的力气是同龄女生里比较大的,身手因为前几年打架随便学了点技巧也是挺能打的。

  她弯腰,在跪在她面前的女生耳边轻轻笑了一声,慢慢悠悠的开口,“年过完了,磕头也没有压岁钱的。”

幺幺耳叁

下午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