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二十章 我不会不在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375 2020-06-18 18:14:37

  易承走过去听到的就是这几句话。

  “沛安同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没有不开心吧?”

  “你要是不开心,想抓就抓吧。”

  “我不疼的,真的。”

  “刚刚也不是故意反抗的。”

  那女生的声音本来还是挺好听的,看到他之后声音就变了,明显是捏嗓子子变嗲,听到他都有点发颤。

  他把手搭在沛安肩膀上,看向对面那女生勾了下唇,懒懒开口:“我同桌都敢欺负啊。”

  “双马尾”:“!!”

  你聋嘛?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明明我才是受伤的那个好嘛?

  脸上挂着泪珠,哆哆嗦嗦的不敢抬头看他。

  装的真挺像。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摸着自己刚刚被沛安捏的有点红的胳膊,“我只知道新同学不是故意的。”

  易承看着“双马尾”把手举的老高,巴不得贴在他脸上和他说:看到没,我才是受害者。

  易承看出她的心思,配合着她开口,“这么严重啊!”

  下一秒。

  回头一脸担心的看着沛安,“你手疼不疼啊。”

  “双马尾”:“?!”

  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易承把胳膊肘搭在他同桌肩膀上,看着对面一脸懵逼的女生,漫不经心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同学,这是初中物理知识吧。”

  拽着沛安的袖子把她的手举到那个女生眼前。

  她的手刚刚抓“双马尾”的时候有点用力过猛,这时候仔细看才发现虎口和掌心和地方特别红。

  语气里满满的嚣张,“呐,看到没,我同桌手都红了,还不道歉。”

  这下连沛安自己都挺惊讶的。

  还别说,她同桌虽然每天都睡觉,但是人家还知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呢!”

  这时候用起来竟然毫无违和感。

  她头一次觉得学物理还挺有用的。

  那几个挑事的,也不敢在易承面前搞幺蛾子,看着他一心只想帮沛安也不敢说什么。

  俩跟班在边上不情愿的小声道了歉,然后跑去把她们“老大”扶起来,就赶紧走了。

  沛安看她们终于走了,弯了弯嘴角,心情挺好。

  她转身面向易承,“可以嘛,小伙子。”轻锤了一下他的锁骨的位置。

  笑出了声,“有前途啊。”

  ***

  革译在文科班门口等了半天,班里的同学大部分都拿完书包了,里面的值日生在拖地。

  看到他在门口等半天了,等下拖完地他们就要锁门了,没忍住开口,“你要不拿着新同学的书包去操场找找她。”

  在擦窗户的一个女生出了声:“沛安刚刚好像被陈星婉她们堵在操场了。”

  “陈星婉?”革译问。

  “是啊,刚刚在集合的时候她有点暗讽的说了沛安一句,但是沛安也没理她。”

  “解散的时候,她准备直接走,但是没走成。”

  革译不认识那个什么陈星婉,但是一想到沛安之前坐在凳子上小小的,软软的一只,看起来毫无攻击力的。

  皱了皱眉头,进班级拿了沛安在桌子里的书包下楼了。

  楼道里有人拎着涮拖把的水桶去倒水,路过的时候不小心被撞到,裤脚溅上污水也没在意。

  着急忙慌的进操场。

  看到的就是沛安在和易承说话,边上不仅没什么欺负人的女生,她还和面前的男生“动手动脚”的。

  笑的真刺眼。

  莫名有点烦,不想她碰别的男生。

  走过去,拉住沛安的手腕,往他这边拽了拽,嗓音有点沉,“回家了。”

  沛安本来还在和易承说话,手腕突然受力,没有防备,跟着往后退了两步。

  回头对上革译的视线,“咦,你怎么来了?”

  “不来你还打不打算去了。”说着还看了眼易承。

  沛安没反应过来,本来也就是要准备回去了啊。

  但是看着革译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和她同桌打了声招呼就和革译一起回去了。

  革译拉着她的手腕走出操场才松开,捏的有点紧。

  松开的时候有点不舒服,她扭了扭手腕。

  革译看到了她的小动作,低头看了看她的手腕,白皙的皮肤上有点红。

  懊恼的看了看刚刚抓她的手,她怎么这么嫩。

  两人走在路上,革译配合着她慢了半步,并肩一起。

  沛安看着边上的男孩,他个子好高啊,都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但是还是感觉他怎么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盯着他拎着自己的书包,放了会空。

  “他为什么拿着我的书包?”

  “啊,我刚刚在操场待太久。”

  “为什么在操场待了那么久?”

  “啊,刚刚那几个小丫头太烦人了。”

  “那几个小丫头走了之后呢?”

  “啊,我和易承说了会话,还锤了他一下。”

  我锤他了!

  !我锤他干嘛?

  革译是不是看见了!

  突然想到他刚刚在操场上的眼神示意。

  革译他肯定看见了!

  明白了。

  又悄悄扭头看了一眼,革译脸上没啥表情,仔细看还带着点严肃。

  嘴唇抿了抿,低头轻轻笑了一声。

  这时候大部分学生都已经走了,边上的几个人也没注意他们。

  她主动伸手去勾了勾革译的食指,他的指尖有点凉,勾住捏了捏,带着点示好的意思。

  捏了半天,手都有点酸了,看他还是没啥反应。

  心一横,往前跑了两步。

  勾着他的那只手没松,另一只手一本正经的伸出三根手指头,“我保证下次一放学就飞到你面前,让你一秒都不耽搁的看到我行不。”

  “你是不是被别人堵了?”

  这话题跳的有点快,沛安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

  革译想了想,“陈星婉?”

  沛安其实不知道怎么认得全班里的同学,她也不会想着去记她们名字。

  但是这个陈星婉她还是在同班女生嘴里听过几遍的。

  这样一说她就知道了,刚刚在操场找她麻烦的肯定就是那个陈星婉了。

  沛安看着革译一脸严肃,眉毛还皱着,想活跃活跃气氛,踮起脚尖。

  伸出手,手指白嫩,指尖带着些粉。

  软软的,暖暖的,抚了抚他的眉毛。

  革译闻到了一股牛奶的甜味,很好闻,跟着额头上柔软的触感松了松眉头。

  沛安抚平了才笑着点了点头,收回手。

  “小事儿,小事儿啦”摆了摆手,满不在意,“她们又不会真的打人,就说俩句狠话。”

  想到“双马尾”后来装白莲花的样子,眯了下眼,“虽然也不狠。”

  她把革译从上到下的上下扫了两遍,带着些疑惑,“怎么,你想英雄救美啊?”

  思考了下可行性。

  “也行。”特别认真的点了点头,“那我下次提前和你报备下,你好准备准备,骑个马来救我?”

  革译听到个重点,往前走了一步,拉近了点距离。

  声音低沉带着点磁性“还想有下次?”

  沛安没理他,自顾自的说,“你要是在就让你英雄救美,过过瘾,你要是不在。”她停下来顿了两秒。

  摸了摸下巴,而后伸手干脆利落的做出了才左上角砍到右下角的动作,毅然决然的开口。

  “那我就自己当英雄。”

  革译看着她眼神里的没有丝毫犹豫,感觉哪儿不对。

  弯腰,手掌搭在她肩上,平视她,语气坚定。

  “我不会不在。”

  

幺幺耳叁

下午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