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二十二章 失眠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370 2020-06-20 18:00:00

  沛安这顿吃的特别饱,果然,在美食面前,其他烦恼都是浮云。

  靠在椅子背上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歇了会,“哥哥,你做的饭真好吃。”

  她发誓,这句话一定是真的。

  这顿饭吃的挺久的,他们是一边聊天一边吃。

  沛安说了她来这边上学应该毕业就会搬走,也有可能不到毕业。

  唐挽兴说他大学是在国外,专修的心理学。这段时间准备开个工作室。

  两人年龄差了五岁,但聊起天来竟然挺聊的来。

  一顿饭下了关系拉进了不少。

  吃完饭沛安准备去洗碗,拿起一个碗放在手里,去接另一个,还没拿起来,刚刚还在手里的碗就被前面的人接过去。

  唐挽兴站起来拿过她手里的碗筷,“好吃就行,少吃点外卖。”

  沛安经常点外卖,自己又不会做,周边的外卖都被它尝遍了。

  下单的时候会备注直接挂在门把手上。

  肯定被他看到了,讪讪的笑了笑。

  沛安看着他把碗拿走,想着在别人家里吃饭总得分工叭,虽然今天这饭一吃少了点距离感,但是和他也不是很熟。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我来洗碗叭,你都做饭了。”沛安看着他手里拿着的碗。

  唐挽兴听到抬头朝她笑了一下,头朝厨房看了看,“想洗碗啊?洗碗机它不同意啊。”

  “你想抢它饭碗啊?”

  沛安往厨房看,看见洗碗机乖乖的在厨房里,心理作用真的让她觉得洗碗机在控诉她为什么要抢它的活。

  洗碗机:怎么着,想和老子抢饭吃?

  沛安:不敢不敢,大佬您请。

  她也没那么执着这这件事,帮着收了两个碗筷,道了谢就回去了。

  ***

  沛安今天晚上睡的一点也不好,大半夜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看到凌晨两三点。

  感觉满天花板和墙上都是今天下午的那个快递里的东西。

  用被子蒙住头感受自己极度缺氧的感觉,直到濒临窒息,才探出头。

  大口大口的喘气,就像搁浅的鱼迫切的想要得到水源。

  慢慢的,呼吸渐渐平稳,心里什么都没有,空落落的,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水。

  进房间前一刻抬头,站在客厅看向阳台。

  她的阳台和隔壁哥哥家截然不同,没有任何活物,没有丝毫生气。

  屋外天色还是暗的,隐隐约约能看见颜色更为深的灰色,是云。

  云为什么是灰的?

  端着水杯在阳台站着,趴在栏杆上看着天,一颗星星都没有。

  晚上真的起风了,早春白天的阳光很好,晚上才发现风也是真的凉,穿着毛绒睡衣还是有点冷。

  风从睡衣的各个空隙灌入身体,打了个寒战。

  低头喝了口杯子里的水。

  凉了。

  在阳台站的腿都有点酸了,杯子里的水也彻底凉了,推开门进了客厅,隔绝了外面的冷风,坐在沙发上本能的从茶几的抽屉里摸出了什么。

  熟练的撕开外面的塑料包装,掀开盒盖子拿出其中的一根,拿起打火机。

  摁压开关。

  啪嗒一声在寂静的屋里回荡。

  火光明明灭灭照亮着沙发上人白皙的脸庞,五官在不怎么明亮的屋里有着朦胧感,看不清情绪。

  火光慢慢靠近指尖夹着的物体,在点燃的前一秒。

  反应过来,松开手指,屋子里唯一的光灭了。

  黑暗中,她看着手叹了口气,把手中的东西丢在桌子上,起身进了房间。

  天都快亮了。

  还好明天是周末。

  ***

  一大早被手机吵醒。

  喧噪的铃声传进耳朵,平时觉得多么好听的歌声现在听起来就多么刺耳。

  都说,想讨厌一首歌就把它当成手机闹铃,不出一周你就再也不想听到那首歌了。

  现在这个铃声就像闹铃一样。沛安之前没觉得,现在感受到了,觉得太对了。

  她在床上翻了两圈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没打算理。

  大周末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过了一会本来已经停了的铃声再次响起。

  她忍不住了,在床上滚到靠近床头柜子里地方伸手在被子里摸了半天才摸到。

  闭着眼划开,耐着性子,“喂,你好。”声音带着些哑和一点鼻音。

  革译顿了顿,嗓音压低,“起床了。”

  沛安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因为太困了也没听出来,就嗯了一声。

  然后两人默契的在电话两边没出声。

  等了大概五分钟沛安缓过劲,看着屋里的灯,想自己为什么会醒。

  坐在床上,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眼底还有明显的黑眼圈。

  窗外天已经亮了,阳光被厚重的窗帘挡在屋外,但还是不死心的从中间没拉严的缝隙中往里钻。

  食指摁亮手机屏幕准备看看几点了。

  屏幕上显示的不是解锁壁纸而是通话页面。

  啊,对!

  革译给我打电话来着。

  欸?还没挂!

  沛安拿起手机,清了清嗓子,试探性问了一句,“喂,革译,你还在嘛?”

  “醒了?”革译说。

  手机那边的男生声音比刚刚大一点,刚刚应该是听出来她刚睡醒的。

  “醒了醒了,我现在去给你开下面的门。”

  她穿着拖鞋往门口的门禁对讲走,给革译开了锁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闭了会眼,想起来自己睡衣里啥都没穿。

  趿拉着拖鞋跑到屋里急急忙忙穿了个衣服,打开房门正好门铃响。

  沛安一边捋着头发一边往门口走,“来啦来啦。”

  打开门出现在眼前的不是革译,有点意料之外。

  “哥哥?”

  唐挽兴没想到她这么快,还以为她在睡觉得等一会,刚拿出手机,门从里面打开。

  唐挽兴看着她站在门口,“这么快就开门了,周末也醒这么早啊。”举了举手里的三明治,“吃早饭了吗?”

  话音未落,电梯门打开。

  一道带着些警惕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她马上就吃了。”

  俩人同时回头。

  沛安看到革译向他招了招手,“早啊,革译。”

  还特别热情的向革译介绍唐挽兴,“这个是我的邻居唐挽兴,比我们大五岁,今年刚毕业。”

  唐挽兴朝革译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男生他见过,上次也是在沛安家。

  当时男生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盯着他,特别是他在摸小丫头脑袋的时候,目光如炬。

  年龄不大,眼睛里满满的敌意。

  特别明显的能看出来他不喜欢自己在小丫头面前。

  可能是所以心理医生的通病,见到人总想试着看透他,分析他。

  两人眼神交流了一会。

  沛安看着革译来了还带着早饭,跑去拎着包子,拍了拍他肩膀,眼睛盯着包子也没离开,“来就来嘛,带什么东西啊。”

  客气总是要客气一下的,手特别诚实。

  看着白胖胖的肉包子在眼前,不趁热吃岂不是暴殄天物。

  手往袋子里伸,革译收回看唐挽兴的目光,从她手里把包子拿了过来。

  “先去刷牙。”

  果然革大爷还是革大爷,说出来的话一语点醒梦中人。

  “得嘞,小的这就去。”沛安看了他一眼,算了,还是抵不过。

  沛安觉得要不是看在他长得好看的份上,她真的会直接抢过来把包子往嘴里塞一大口,理都不带理他的。

  

幺幺耳叁

下午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