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二十三章 中午不回去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076 2020-06-21 18:00:00

  一大早吵我睡觉我都没说什么,现在包子送到面前还不让我吃。

  话说这张脸得值多少包子她才忍得住。

  沛安准备去刷牙,硬的不行我来软的还不行嘛?

  走到在门口想起来唐挽兴还在这来着。

  抬头看着他,指了指革译手里的包子,“哥哥,早饭我有了,三明治你自己吃叭。”

  笑着说的,虽然是拒绝但不失礼貌,这是她最常用的。

  人还没进到屋,手腕受力,回头看着唐挽兴一脸疑惑。

  “拿着吧,你昨晚那饭量不像是那几个包子就能吃饱的。”唐挽兴准备把三明治往她手里放。

  沛安还没接到,三明治被边上的一只修长的手捏住。

  她抬头,革译没看她,伸手把她转了个方向面向房门,轻轻推了进去,然后回头关门,全程一句话都没说。

  沛安一脸懵,呆呆的看着他熟练的脱鞋,然后穿着她的小兔子拖鞋。

  沛安:……

  沛安有点不忍心,“你这是以后周末都来嘛,我下次有时间给你买个拖鞋叭。”

  看着革译漏出来的整个脚后跟,这,是不是有点委屈他了?

  太寒酸了吧,咱又不是买不起。

  革译把手上的早饭放在餐桌上,正在脱书包,“别下次了,中午一起去吧。”

  “我中午不回去了。”

  沛安在洗手间挤牙膏的手一歪,绿色的膏体成功的从牙刷上歪到手上,也没擦,拿着手里牙膏牙刷靠在卫生间门框上。

  她考门上朝革译眨了眨眼睛“舍不得我啊?”

  革译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包纯牛奶,在厨房拿了杯子把牛奶倒进去放微波炉加热了一分半,出来正好听到她这句话。

  端着杯子往餐桌走:“希望你舍不得我。”

  沛安没明白,但是他端着的早饭在提醒她再不吃就凉了。

  用了三分钟洗脸刷牙,然后奔向她的包子和牛奶。

  温度刚刚好。

  沛安嘴里塞子包子边吃边想,革译是来干嘛的,昨天也忘了问。

  把嘴里的最后一口包子咽下去,看向他。

  革译坐在她旁边,看着她吃饭,沛安以为他也饿了,她指了指边上的三明治问,“你是不是没吃饭啊?要不你先吃那个?”

  革译一共就买了四个比平时的小包子大一点的那种,不会是想他俩一人两个的叭。

  那她已经全都吃完了,而且还吃的这么快,怎么办?革译现在是不是认为她是饿死鬼投胎的。

  沛安伸手去拿牛奶,小口小口的喝,试图挽回点形象。

  革译看着旁边的小家伙穿着毛茸茸的小熊睡衣,头发没扎,黑发散在肩头,头顶竖着两个呆毛,小小的脸颊鼓鼓的,嘴巴也一直没停。

  一个包子几口就下肚子。一个接着一个,本来看她这么瘦,还以为她吃不完来着。

  看她一点没挑,嘴角不自觉扬起。

  好养。

  看着她指着桌子上的三明治,“我刚来的时候吃过了,你吃饱了吗?”

  沛安连忙点头,再说吃不饱形象全没得了。

  革译把三明治往自己书包里放。“那这个我就收起来了。”

  沛安很想问他,你为什么不放冰箱放书包里啊?但是这样会不会让他认为自己还没吃饱等下还得再来一顿。

  为了不让革译怀疑,她再三考虑,还是没问。安安静静喝自己的牛奶最保险。

  最后是革译先开口,他拿着书包问她在哪里写作业。

  对啊,他来找我除了写作业还能干嘛。

  沛安平时都是在茶几那里写作业,坐在地上,爬在桌子上拿两包零食开着电视,一边看一边吃一边写。一个科作业能写一下午,然后星期天晚上狂补。

  她喝着牛奶指着客厅的位置,革译看到拿着书包往那边去。

  不想让革译等她太久,看他走了两口喝完杯子里牛奶去厨房随便冲了两遍。

  进自己房间去拿英语书和革译的笔记。

  翻了半天没找到,她明明带回来了的。是不是在沙发上?

  昨晚回来书包脱在沙发上,笔记本应该在书包里。

  沛安从房间的书桌上拿了两根笔,往门口走的时候,突然到了什么。

  瞳孔放大了一瞬,吸了一口气。

  一有瞬间的慌张,她想的不是狡辩,是如何解释。

  她拿着书和笔出去,还没到桌子附近就往上看,内心慌乱的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哪有她的东西。

  把书放在桌子上,双脚弯曲坐在地上,拿起一根笔用嘴咬着笔尾巴,假装看题目。

  难道昨晚收起来了?

  还是被革译收起来了?

  革译看她整天都是心不在焉,经常发呆,用笔敲了敲她的书。

  从他书里拿出了张英语试卷,“先写这张,我看看你会多少。”

  一张英语试卷躺在她面前。

  沛安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头都疼。

  看着革译没什么反应,暂时放下自己想的事,看着面前的试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发呆。

  一张试卷从九点做到十一点作文还没写完。

  作业没写完到把自己写饿了。

  加上昨晚也没睡几个小时,又饿又困。英语试卷也太催眠了。

  趴在桌子上打了个哈欠头搭在手上看着革译。

  革译看着她眼底淡淡的青色叹了口气,说话鼻音还有点重,摸了摸她的头,眼神放温柔了些,“你先去睡一会吧。”

  “那你呢?”她微微抬头。

  革译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打开看了一下,“我去超市买点菜回来做饭,十一点了。”目光从手机转向她,“做好了叫你。”

  看着革译贤妻良母的样子,虽然自己困得要死但是怎么能放着个大师哥不陪呢?

  觉可以天天睡,革译不是天天有的呀!

  权衡利弊之后决定和革译一起去买菜。

  正好零食也不多了。

  沛安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回房间里拿出手机了,“我和你一起去,你等等我换个衣服。”

  革译在厕所洗手,以为她刚刚跑是回去睡觉的,现在看她拿着手机出来,刚刚的困劲也没有了,全身能量用不完的感觉。

  笑着应了一声。

  沛安换完衣服出来在客厅没看到革译,往前走了两步才发现他在厨房煮饭。

  客厅现在就她一个人。

  好奇心一瞬间来袭,趋势她坐在沙发上。

  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革译还没出来。

  心跳加速。

  伸手拉开抽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