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二十五章 给你报个警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447 2020-06-23 17:19:21

  沛安的脚腕有点凉,外面的气温比较低,她里面穿的是背带裙到膝盖下面一点,外面穿了个同色系长外套,细长的小腿露在外面一大部分,白的惹眼。

  脚腕上温热的触感有点痒,冰凉的脚腕被他手指的所到之处碰的有些痒然后开始发烫。

  沛安站在门口,脚被抬起了身体有些站不稳,抬手扶着革译的肩膀。

  手搭在上面是硬硬的感觉,隔着衣服感觉到少年精瘦的身体。

  这革译是不是偷偷背着我去学了什么撩人小技巧。

  这怎么比我还会?

  不行,绝对不能认输。

  穿上鞋轻轻的踩了踩革译的鞋背,特地避开了小熊的身体,在边边上碰了碰,语气轻快,“白捡的儿子,肯定喜欢。”

  一桌子菜全是革译做的,主要是她自己帮不上忙,还说不定会捣乱。

  所以沛安就刚开始进去帮忙洗了两根小青菜然后就特别自觉的站在厨房门口,等有时候革译找不着东西的时候和他说一声在哪个地方。

  但是不得不说,会做饭的男人真的有魅力

  沛安靠在冰箱上,手里拿着包薯片看着革译忙碌的背影。

  但其实也不一定是男人,主要是饭。

  看到那一盘一盘让人流哈喇子的菜。

  这谁抵得住?

  所以她老早就特地拿了两个比较大点的碗盛了两碗饭放餐桌上。

  沛安时不时到革译边上喂他两个薯片,在问问他要做什么菜。

  然后她成功的发现——做饭真的是太无聊了。又想到她自己之前做的菜的味道。

  沛安心里想:只要她饿不死,她发誓,她绝对不会去厨房开火。

  非常热情的等革译刚刚才锅里的菜盛出来,盘子还没放下就到直接她手里。

  糖醋排骨,红烧肉,青椒炒肉,还有个鸡腿汤。

  带着粉色围裙的革译在发光啊!

  你看看,成绩好,会做饭,脾气好还温柔,关键是长还好看。

  全能型革译,捡到就是赚到!

  革译做的每样菜都不多,应该两顿就能吃完。

  他们吃饭有点晚,做饭耽误了不少时间,开饭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

  沛安去冰箱把可乐拿出来,出来的时候门正好开了。

  苏漾头低着在换鞋,手里的钥匙扣发出声音,“安安?”

  脱到一半好像闻到了什么味道,心想肯定这个丫头又点外卖了,抬头正好撞见沛安的目光。

  这丫头穿的这么正式?手里还拿着两瓶可乐?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僵硬的看向餐桌。

  卧槽,班长!

  傻小妞这速度可以嘛,这么快就泡到了。

  看着他们这眼神里有一点点尴尬,她是不是变电灯泡了?

  行,电灯泡就电灯泡。

  我还要做最亮的电灯泡。

  我说怎么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

  原来是抱得美男归了啊。

  很好,没爱了。

  经过一系列心理活动,苏漾毅然决然的留了下来。

  坐在沙发上抱着沛安的零食盯着他们吃饭。

  沛安坐在椅子上简直如坐针毡。

  拿起可乐拧开,还没送到嘴边被革译拦了下来。

  革译非常淡定,“你感冒了,喝热水。”

  沛安想说她家没烧水,就看到革译去厨房拿了个杯子,从她在家从来倒不出热水的电热水壶里倒了杯热水。

  昨晚吹风是有点感冒,但也不是很明显,就有点鼻音。

  沛安放下手里的可乐,坐在椅子上都革译的热水。

  苏漾捏了捏手里的薯片,护犊子的眼神简直不要太明显。

  她和革译两人上午那安逸相处的场面不复存在。

  然后革译成功的晚饭都没吃就回去了。

  乖巧的目送他出门后,差点和苏漾打起来。

  微笑脸对苏漾:“老娘好不容易才和他单独处一会,你倒好,一来全给我搅黄了。”

  苏漾倚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对她现在这个要男人不要姐妹的态度非常不满。

  义正严词的开口,“咱俩都认识没个十年也有八年了叭,你TM和革译才认识几个星期啊。”

  苏漾是那种外人面前比较御,但和沛安这个沙雕本雕一起。

  咱都懂得。

  沛安赶紧拿了包辣条塞进苏漾怀里,然后缕缕毛。

  想都没想就开口,“我和革译认识了56天。”

  “……”

  老子是在问你和他真的认识多久了嘛?!

  沛安收了收桌上的书,把菜放微波炉加热了下。

  本来对革译意见满满的苏漾在得知这菜都是他做的之后,啥也不说了。

  沛安看到她这双标样笑出来声。

  苏漾可特正经,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居家好男人谁不爱?

  沛安好像听到了个重点,偷偷趁她没注意给易承发了苏漾刚刚说的话。

  偷偷背着苏漾看手机。

  哇,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

  沛安她们班的体育课是周二和周五,教育局也确定了是周三来检查。

  周末在家看了几遍,加上体育课跟着曲未挽练了几天是有点成效的,所以沛安还是挺有信心的。

  周三上午九点三十五准时下课,班里一群人拿着功夫扇浩浩荡荡的去门口排队。

  然后沛安在桌洞里找扇子的时候发现它不在了。

  对,不见了。

  不见了?

  沛安坐在椅子上瞬间感觉这大课间的歌声一点都不美妙。

  现在去买肯定也来不及而且教育局的人也在检查影响肯定不好。可是后面的几个男孩子包括他同桌是不可能有的。

  现在也只能空手下去了。

  按本来排队的话沛安是在前面第四个,但现在没有工具怕印象有点不好。

  因为一般比较重要的人都是在正前方主席台从上往下整体看他们的,所以做的不好的和缺东少西的就特别自觉的去了最后面。

  当然,沛安也是这么认为的。

  然后没想到的是。

  教育局的人是在后面边走边视察的。

  这就很尴尬了。

  后面都是不会做的,不仅不齐还有在聊天的。

  沛安在后面赤手空拳的和前面的人一起笔画,时不时跳过两个比较难的动作。

  然后就成功的被叫到了办公室。

  今天董作福请假,副班主任带他们一天。

  副班主任也是个男老师,年龄大概五十多岁,但是整天操心来操心去的,头发日益稀疏。

  明明和他差不多年龄的老师还很硬朗,但他看着感觉比他的年龄整体老了近十岁。

  和沛安一起去的还有一个挺好看的女同学她也是不会做,在后面随便走两步,被老成抓来一起训。

  老成就是他们的副班主任。

  她俩站在办公室里一个比一个乖。

  老成先问的那个漂亮女生,老成问她什么都不说。

  老成有点火大:“你为什么不好好做操?知不知道对我们学校有多大影响!”

  漂亮女同学不说话。

  老成循循善诱:“你到底是不会做还是不想做啊?”

  漂亮女同学不说话。

  老成逐渐暴走:“你倒是说话啊,我这么吓人啊?”

  漂亮女同学不说话。

  最后成功的被唠叨了十分钟左右。

  沛安在后面都想替她说两句,你就实话实话不就完了,说完就走,也不用在这听他唠叨。

  后面沛安发现果然还是她太嫩。

  老成一脸慈祥:“新同学是吧?”朝沛安点了点头,“你又是为什么不做操呢?”

  沛安脱口而出,“我的扇子放在桌洞了不知道哪去了?”

  老成眯着眼笑一下,这眼神就像看到猎物入洞了一样,让沛安有点慌。

  下一秒。

  老成盯着她:“要不要我给你报个警?”

  漂亮。

  

幺幺耳叁

下午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