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二十六章 她是我的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108 2020-06-24 17:35:21

  沛安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前面那个女生不说话了,因为不管你说什么,老师都有办法堵。

  怼的你无话可说。

  就像你妈打你,不讲道理。

  所以沛安特别乖的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内一句话都没说。

  等老成说的口干舌燥,没啥词可用了,就放她走了。

  出了办公室正好手机震动,沛安在老成的盲区看了一眼消息。

  是陆琴给她的生活费。

  就只有转账记录,一句话也没说。

  也正常,她和陆琴聊天记录也只有转账和不超过两分钟的语音通话。

  每次都是简单交代和金钱抚慰。

  退出微信聊天页面,目光停留置顶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顿了顿,还是没忍住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说这个星期回去看她。

  大课间下面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班主任请假所以就改成自习。

  十八中的作业量不少,文科班的字又更多,班里大部分同学都是在补作业。

  沛安回到座位上闻到了一股橙子味。

  她拿着笔抵着下巴往易承边上看,果然,人嘴里叼着根棒棒糖,至于味道,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橙子味的。

  想到她上星期发的消息,悄悄看了易承一眼,笑了笑。

  李宿在这几天和沛安关系处挺好的,说话的时候带她一起,易承只有在睡觉的时候脾气不怎么好,平时醒着的时候不会说什么。

  尤其这两天心情看起来就知道特别美丽,李宿就变得更放肆了。

  这还在上课,直接回头和沛安说话。

  李宿出手机指着班长在群里发的艺术节活动,问她要不要参加。

  学校去年十月开的运动会,有个闭幕式到现在都没有办,就想着正好这次艺术节和运动会闭幕式一起办了。

  李宿还在拿着手机控诉着,“这是人吗?咱们本来也就这几个活动,还硬生生的被合成了一个。”

  陈立在前面听到这话直接回头,“知足吧,没直接取消就不错了。咱学校啥是干不出来。”

  说的也是,为了升学率,啥干不出来。

  最后就是学校决定下下个月五号下午在礼堂举行艺术节,估计上午会排练一下。

  沛安不打算弄什么,艺术节在下面给他们鼓鼓掌不也挺好。

  但是每个班必须要出一个节目,艺术委员在班里一个一个的问。

  听李宿说之前的节目但是他们班一个会跳舞的丫头包下来的,但是这次好像是因为开学考试考的成绩不理想父母不让她这次表演了。

  说是耽误时间,毕竟高考马虎不得。

  这可苦了艺术委员,平时班里同学想到都是有人承包这个项目了,就没几个去在意这个。

  就不会组织节目,这要是临时搭一个节目矛盾可就多了。

  特别巧的还是他们班一个音乐生都没有,也没有人要去唱歌,虽然有几个美术生,但总不能让人家在台上当场画幅画吧。

  艺术委员有苦说不出。

  都问到沛安这边还是一个人都没有要参加的。

  沛安是最后一个,艺术委员在边上死磨硬泡也没用。

  她举了各种各样的才艺让沛安选一个就行,但是全程沛安就一句话,“我不会啊。”

  艺术委员拍着比自己脸还干净的小本子,叹了口气,“我要是不四肢不协调,我就自己上了。”

  周五晚上放学沛安带着曲未挽一起去找革译,周炀特别热情的和她俩打招呼。

  沛安拉着曲未挽在边边上走,革译他们走在外面。

  出了校门曲未挽回家要去公交车站,和他们是反方向,所以她们在校门口就分开了。

  沛安订了这周六上午的高铁票回冶溪镇,和革译说了这周末没有时间补习了。

  事情说完也没和革译他们一起走,自己还要去买点东西。

  周炀看着沛安的背影拍了拍革译肩,“你不会真要去找她们班的那个什么陈星婉吧?”

  “废话。”革译转身回了学校。

  学校天台。

  李飒靠在墙上玩着手机,陈星婉在边上对着镜子捋头发。

  边上的两个跟班也在,一个帮她举镜子,一个帮她拿书包。

  李飒给周炀发消息。

  李飒:你们到哪了?

  周炀:快了快了。

  李飒:你们快点,我单独和她们几个在这,看着都嫌她们累。

  周炀:有本事你去催阿译,催我我又不能抱着他跑。

  李飒:……行。

  等了两分钟陈星婉急了,对着李飒,“我说革译在哪呢,不是说他找我嘛。”

  话音刚落,天台门被打开。

  周炀的声音传来,带着点玩味,“这才几分钟啊,就等不了了?”

  陈星婉看革译真的在后面,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态度秒变。

  眼神示意她的两跟班把其他两个带出去。

  “双马尾”和“大吊坠”接的信号后,一人一个推推搡搡的把周炀和李飒堵到天台门口。

  准确来说是周炀和李飒躲她们两个躲到天台门口。

  最后他俩看革译没啥反应就直接出去了。

  两跟班对视了一眼对她们“老大”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也出去了。

  阳台上现在只剩下革译和她了。

  陈星婉看着地上,没抬头,声音像蚊子一样,“找我有什么事嘛?”

  扭扭捏捏的和刚刚跟李飒说话天壤地别。

  革译没说话,从口袋拿出来手机翻出一张照片,举到陈星婉面前。

  照片里的女生趴在桌子上,拿着笔认真的在写试卷,皮肤白嫩,眉眼温柔,头发散在肩头,毛茸茸的睡衣她很配,称的照片里的人更加柔。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头上,渡上一层薄薄的金光。安静的让人不忍心去打扰。

  这是革译周六下午在看书中无意识抬头看见的,闹了好久的沛安终于肯老老实实的写卷子了,小家伙安静起来和平时咋咋呼呼的不太一样,是温柔的。

  鬼使神差的拿出手机偷偷拍了一张。

  动作特别小,沛安没有发现。

  没有发现自己被人偷拍了,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他喜欢了。

  陈星婉看着手机里面的人楞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是他们班的新同学。

  抬头看着革译,声音已经变回来了,“什么意思?”

  革译看她已经差不多懂了,收回手机,冷漠开口,“没什么意思。”

  眼神默然,好像根本没把眼前的女生放在眼里,“就是告诉你一声。”

  原本没有任何情绪的眼里染上了些温柔。

  “她是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