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二十八章 我来找唐软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729 2020-06-26 17:53:13

  本来是奔着这几天看着苏漾心情挺好,来找个机会问问新来小妹妹的事,这下倒好。

  芝麻没捡到,西瓜还丢了。

  苏漾说完话就走了,没人敢拦。

  在教学楼前看到了革译他们,还笑着打了声招呼,说了声周一见。

  好像刚刚那个用自己家庭背景威胁人的不是她一样。

  周炀这次真心觉得这个姐姐酷。

  之前在班里就发现了,这个姐姐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

  对她的追求者更是不敢靠近。

  每天在班里都平平淡淡的,没多少存在感。

  但也有不少议论声,好听的难听的都说了。

  也就是最近心情好,换平时压根不理他们。

  “看来苏漾和沛安交情不浅啊。”李飒看着苏漾的背影。

  李强他们看这次使小人的法子都没什么收获,骂骂咧咧出了小巷。

  没想到看到前面还有本班同学,这下丢人丢大了。

  一句话也没说快步走开。

  周炀看到李强出来畏畏缩缩的样,想到他刚刚在里面说的猥琐的话。

  回头恨铁不成钢的开口。

  “不是我说,阿译,你怎么还没个姐姐爷们,刚刚那个李什么强的说他看上沛安了,你听见没?”

  “你媳妇马上要被抢了!”

  “看人家姐姐多酷,上去就是一断子绝孙脚,我还以为你会冲上去来着。”

  “结果,你就在这里看眼睁睁的,一句都没说!”

  革译看了一眼神神叨叨的周炀。

  语气挺漫不经心的,“那小家伙眼光没那么差。”

  说完往前走,留下周炀一脸惊愕。

  卧槽。

  革大爷这是,自恋了?

  李飒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周炀的头,一脸惋惜。

  “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傻了呢?”

  ***

  沛安回到家在收拾回去要带的东西,衣服什么的家里都有。

  沛安做在床上翻着包,“充电宝,耳机,零钱,身份证……”

  沛安把包反了两遍还是没找到,“欸,身份证呢?”

  上次用身份证是寄快递,嘴里念着快递两个字往门口玄关柜处走。

  上次寄完快递没和身份证应该在快递盒上。

  打开柜门,映入眼里的还是原木色。

  上周吃完晚饭回来就直接把它塞到柜子里了。

  动作轻缓的移开它,身份证在下面压着。

  沛安吹了吹上面的灰,抚了抚。

  回房把它装进包里。

  拿着睡衣进洗手间洗澡。

  沛安今天没见到苏漾,也和苏漾说明天要回C市。

  洗头的时候想了想还是和她说一声。

  也不知道她回不回去看陈奶奶。

  浴室里烟雾弥漫,洗完澡拉开推门,镜子上染上些许雾气,迷迷糊糊看不清面庞。

  细腻的皮肤因为光洗完澡透着淡淡的粉。

  头顶水珠顺着细长的颈脖往下到锁骨,锁骨很深,直到里面盛满水,满出来的部分,才依依不舍的往下流到胸前。

  还没来得及往下,白色的浴巾围在微隆的胸前,带走了水滴。

  沛安用浴巾裹着在吹头发。

  吹成半干,穿上睡衣打开浴室门,正好苏漾给她打了视频电话。

  苏漾的铃声是不一样的,所以没拿手机也能听出来。

  沛安拿起手机捋了捋刘海,“喂,宝贝。”

  苏漾在那边窝在沙发上,拿着苹果咬了一口,“欸,别以为叫一声好听的,我就会忘了你上周那见色忘友的样。”

  沛安在这边嘴巴特别甜,“哎呀呀,革译哪能比得上咱长达十年的革命友谊啊,咱还穿过一条裤子呢,他革译穿得上嘛!”

  苏漾被她哄挺开心的,在那边笑的合不拢嘴,“行了行了,我来找你说正事的。”

  苏漾敛了敛嘴角,“我们班就有个叫李强的要和革译抢你。”

  沛安没反应过来,“李什么?”

  苏漾说:“李强,一个家里有两钱的暴发户。”

  沛安拿毛巾擦了擦头,叹了口气,“害,我品味这么差的嘛?”

  苏漾笑了声。

  两人也没在继续这个话题。

  沛安说:“我刚也准备找你来着,我明天要回冶溪镇,你回去看陈奶奶嘛?”

  “去,当然去。”苏漾在那边挺激动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几点啊,我也好久没回去了。想死我外婆了。”

  “行,那我帮你买票,咱俩一起。”沛安躺在床上看着电脑,“等会我看看票的时间再和你说几点。”

  “好,那我去准备东西了。”苏漾往楼上跑。

  沛安订了两张明天早上七点五十的票,从S市到C市县城里的。

  把时间发给苏漾以后,定了个闹钟,就随便找了一个综艺看着看着睡着了。

  ***

  第二天。

  沛安不认识路,就直接打车去了高铁站。

  苏漾已经在高铁站门口等她了,还拿着早饭。

  高铁从S市到C市县里要两个多小时,还要从县里坐公交到冶溪镇一个多小时。

  到自己熟悉的镇上的时候已经正中午了。

  “要不来姐姐家吃饭?我外婆也可想你了。”坐了半天的车,挺累的,苏漾伸了个懒腰和沛安说话。

  “前段时间天天和我唠叨,你去S市咱俩又在一起,能有个伴,多好多好的。”

  然后回头看着沛安眯眼,皱了皱眉,捏了下沛安的鼻子,“谁知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刚到就自己跟着别人跑了。”

  沛安哼了两声,婉拒了她,没和苏漾去陈奶奶家。

  还是让她们好好叙叙旧叭。

  沛安回到自己家,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沛齐东工作也是不经常在家,一个星期左右回来一次,他们已经有好两三个月没见了。

  上次见面还是陆琴和沛齐东吵架的时候。

  家里从沛安和陆琴走了以后应该就没人打扫了,桌子,地上落了一层灰。

  沛安上楼回自己房间把被罩床单都放进洗衣机里,今晚上还要在这里睡。

  然后把地简单拖了一下正好衣服洗好。

  晒上被子就拿着手机出门了。

  她要去唐家。

  周三说了要去看唐软的。

  唐家离她家不远,沛安先去买了点水果和酸奶拎着。

  刚走进小院里,听见了悠悠的琴声。

  一只黑柴伸着舌头,摇着尾巴从不知道哪个地方跑到沛安的脚边,不仅没叫,还特别粘人。

  一看就知道认识。

  沛安放下了手里的酸奶摸了摸它的脑袋,“二郎真乖,想姐姐了没?”

  二郎摇尾巴的频率加快,在沛安腿边绕圈。

  “二郎,快回来。”

  院子里的的房子边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二郎听到声音摇着尾巴跑了过去。

  中年妇女语气鄙夷不屑,“你怎么回事,怎么谁都去缠。”

  沛安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但真的发生了,还是有点尴尬。

  她没说话,弯腰领起来地上酸奶往房子方向走。

  屋里又传来一声中年男子醇厚的声音,“怎么了,阿芸。”

  他甩着手上的水往外看,抬头看见了沛安,瞥了中年妇女一样,去迎她。

  “安安来了啊。”中年男子笑的淳朴,“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

  沛安笑着叫人,“唐叔叔,张阿姨。”

  唐全珉笑着应了声,给沛安开门。

  沛安把拎着的东西放在门口,“叔叔阿姨,我是来找唐软的。”

  拎着一路有点重,进屋子里的时候放下松了劲,纸箱碰到地面的声音有点响。

  张芸冷言冷语,“这么大动静,知道的以为你是来看咱们软软的,不知道还以为你是来砸场子的呢。”

  沛安站在门口没说话,场面一时有点尴尬。

  唐全珉看着这气氛来打圆场。

  看着沛安漏出和蔼的笑容,特别客气,“软软在她自己房间里呢,你去找她吧,你们也快一个多月没见了,俩小孩一起好好玩玩。”

  “好,那我去找软软了。”沛安特别识趣的点头应道。

  看着沛安走远了点,唐全珉用胳膊肘使劲戳了张芸一下,用气音说话。

  “差不多行了啊,孩子都这么有心经常来看了。”

  张芸好像还是不满,撇了撇嘴,但也没说什么。

  沛安到唐软房间门口听到琴声越来越近。

  房间门没关,沛安刚往里面看,琴声戛然而止。

  传出了一声闷闷的低吼。

  沛安脚步停了停,又往里走了两步。

  里面的人火气挺大,没注意到她,急于发泄的拿着桌子上的谱子往地上砸。

  刚好砸在沛安脚前。

  

幺幺耳叁

下午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