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三十一章 帮你女朋友量下体温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087 2020-06-29 17:53:30

  周炀从班里出来看到的就剩楼梯口两人的背影。

  “诶?这俩人跑那么快干嘛。”

  曲未挽也朝楼梯口的方向看,“安安发烧了,革译带她去医院。”

  周炀:?!

  急成这样,一转眼人就没了。

  周炀低声呢喃:“这哥们算是栽了。”

  曲未挽没听清,“什么?”

  周炀看着她,漏出标准的八颗大白牙,“没什么,走,送你上车。”

  他拽着李飒俩人一起,把曲未挽送到车站,陪她等到了车,看着她上去了才走。

  ***

  革译一手提着沛安的书包,一手拉着她的手腕。

  因为上次捏的紧有点红了,这次特地松了一点。

  从学校到路边,革译一句话都没说,就是抓沛安的手没松过。

  沛安真心感觉气氛有点冷了都。

  她现在不想去医院,真的只是头有点疼。

  沛安趁现在还没有出租车过来,伸手拽了拽革译的袖子,小声的询问,“我们去拿点退烧药就行了,我抵抗力很好的,真的。”

  现在挺晚的了,九点下晚自习,现在应该快九点半了。要是现在再去医院,回来估计都要快十一点了,太耽误时间了。

  “我们就去上次那个药店买点药就行了。”沛安抬头看他,“我也不咳嗽,嗓子也不疼,就头有一点点。医院太远了,我们不去行不?”

  革译听到她的话侧身弯腰看她,手掌下移,轻轻捏了捏她手。

  有点凉,带着沛安的手把它一起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还是去医院看看,好量体温。”革译声音放软。

  到医院革译带沛安去挂号,找门诊医生。

  医生递给沛安体温计让她先量体温。

  沛安穿的有点多,不太方便,脱了校服外面外套。体温表要夹在腋下,衬衫的扣子还得解开两个。

  随着白皙的手指起落,扣子的开了两颗,漏出了锁骨和大片的皮肤。

  看的革译有点热,额头出了一层薄汗。

  他转身出了门,在外面呆了会,顺便给沛安倒了热杯水。

  再进去的时候沛安正好量完。在扣扣子,看见他进来对他笑,接过那杯水。

  “38度7,温度不低啊,先吃药看看还是直接打吊瓶?”医生看着体温计说。

  “吃药。”沛安直接说。

  打吊瓶得打到什么时候啊?

  吃药,吃药。

  医生看了眼沛安看着她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问了她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症状,确定了只是发烧,最后给她开了药。

  沛安在穿衣服,医生写完后直接把单子递过革译。

  仔细叮嘱道,“看着一点你女朋友吃药,多量几次体温,明天体温要是再不退就要来打吊瓶了。”

  沛安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穿外套的动作一顿,没想到医生会这么说,她放轻动作想看革译怎么说。

  “好,谢谢医生。”革译没否认,道了谢拎着书包帮沛安开门。

  沛安听革译没否认,在努力抑制自己的嘴角,和医生道谢的时候嗓音都是愉悦的。

  出了门一路嘴角都没下来过,最后在拿药的时候看见冲剂楞了一下。

  她光顾着看革译了,忘记和医生说了,她不喝冲剂的。

  现在再去也太麻烦了。

  果然美色误人啊。

  最后还是就这样回去了,实在不成多撂两颗糖在里面。

  革译在医院还给她买了个体温计,好让她回去量体温。

  到小区门口沛安先下车的,关好门转身准备和革译说再见的,刚弯下腰就听到另一边的车门也响了。

  革译也下车了。

  “欸,你不回去嘛?”沛安问。

  革译举了举手里的东西,“书包也不要了?”

  今天晚上书包压根都没到过她手里,完全忘了这茬。

  沛安摸了摸头,笑了一下,伸手去接。

  快要碰到书包的时候,革译把手收回去了,她没拿到。

  沛安抬头看他,刚准备说话。就听到革译的声音。

  “我送你上去,看你吃完药再走。”

  “啊?不用了,都十一点了,叔叔阿姨该着急了。”沛安拿出手机,打开给他看时间。

  屏幕上是个冰淇淋小猪,还挺可爱。

  革译笑了声,嗓音沉沉的带着磁性,摸了摸她的头,手放在沛安的后背上把她往前带,“医生说了,让我盯着你,不耽误这一会。”

  革译最后也是真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吃完药在走的。

  本来准备好好研究研究怎么把冲剂弄的不苦沛安,看着对面的革译认命的一口闷了。

  之前都是吃退烧药睡一觉就好了,但是这次不是。

  她半夜还是被热醒了,身上黏糊糊的,头发也都沾在额头上。掀开被子又去洗了个澡。

  换好衣服量一下了体温,和昨晚一样,还是没退。

  去厨房倒了杯水,喝完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

  ***

  周二上午大课间是革译一班来找她的。

  沛安趴在课桌上这个人都奄奄的,没什么精神。

  革译蹲在沛安桌子旁边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她。

  “谁啊?”沛安转过头,语气里的厌烦都要溢出来了。

  转头看到是革译,好看的眉毛松了松,声音变软,“你怎么来了?”

  语气前后的变化连旁边的易承都挑了下眉。

  革译没说话,伸手摸了摸沛安的头,还是烫。

  革译声音挺轻的,眼神里有几分担心,“去请假。”说完准备起身。

  沛安趁他还没完全站起来,抓着他手摇了摇,有点撒娇的意味,“我们放学直接去行吗?我现在不想走路。”

  革译看着她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还是答应了。

  “行,放学在这等我。”

  革译走之前让曲未挽帮忙看着她一点,还和沛安说要是实在不舒服记得和老师说。

  两节课很快就过去了,中午革译来班里的时候沛安还是早上他走时候的姿势趴在桌子上。

  曲未挽在前面陪她,曲未挽看到革译来了和沛安说了一声就去吃饭了。

  “走,我们去医院。”革译站在沛安的桌前。

  “嗯。”沛安声音有点哑,和平时闹腾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现在整个人都软趴趴的。

  到了医院还是那个医生,看到他俩还特别热情的打招呼,“又来了,烧还没退啊?”

  沛安没什么力气就没说话,进去直接坐在椅子上放空。

  医生说着递过革译一个体温计,“帮你女朋友量一下,我看看现在多少度。”

  

幺幺耳叁

下午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