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糖衣下的甜

第三十二章 张嘴,不烫

糖衣下的甜 幺幺耳叁 2035 2020-06-30 17:41:12

  革译接过体温计,在手上犹豫了一下,面对坐在椅子上的沛安慢慢蹲下。

  看着发呆的小家伙声音温柔,像哄小孩一样,“把外套脱一下,我们量体温。”

  沛安慢慢腾腾抬头看到的就是革译放大了的脸,看到特别清楚,灯光下他很白,离近看皮肤也很好,五官端正立体,眼尾微挑,看的有点愣。

  明明刚刚才反应过来又楞住,半天没有动作。

  医生在边上盯着这两个小年轻受不了了,看了两人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哎哎哎,别在我这秀恩爱啊,我这一天都不知道吃了多少那个什么?”

  医生揉了揉应该是因为吸取了过多精华的脑袋而使自己稀疏的头发,想了想,“狗粮是吧。”

  “你们赶快啊,我等会还得去吃饭。我这一大把年纪天天在这看你们小年轻秀恩爱。”

  沛安听到医生反应过来,接过革译手里的体温计,脸被医生调侃的有点红,低声说自己来。

  革译这次是站在旁边等着,怕待会沛安一个人找不着地方。

  十分钟后。

  “39度3。”医生又看了一遍,“怎么没降还涨了?”

  把视线移到的革译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语气里带着责备,“你到底看着女朋友吃药了没?”

  从眼神里都能看出来医生嫌弃他不是好家长的样子。

  沛安刚准备帮革译解释,医生又继续。

  “算了算了,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老了就知道了。”医生一边说一边写着单子。

  “你们去二楼大厅里把这个给配药部,在大厅等着就行。”医生把单子给革译。

  在沛安快要出门时候医生又想起来说了一句,“明天记得再来一次啊。”

  革译道了谢,拉着沛安的手捂着,带她去了二楼。

  沛安其实特别热,浑身黏糊糊的,刘海被汗水浸湿贴在光洁的额头上。

  到了二楼革译想松手让沛安在大厅里坐着等他,找到座位带小家伙过去的时候,她软软的小手还是紧紧的抓着他的两三根手指。

  也一点没有要松开的意思,革译弯了弯唇角捏紧了点她的手,没松开,带她一起去找配药的地方。

  然后陪她一起在大厅里等。

  大厅人不是很多,沛安昨晚就没睡好,今天上午在班里也没睡着,现在安静起来头倒是不是很疼了,有点困了。

  右手还在和革译握着,护士来打吊瓶的时候打的是左手。

  尖锐的针头在灯光下泛着冷,沛安侧着头看着自己的手。

  革译看不见她的表情。

  他以为小家伙会怕,看着她捏紧了点她的手,想让她往自己这边看转移注意力。

  沛安感觉到革译捏了捏自己,也回握了他一下示意自己知道了。

  看着护士小姐姐弄好吊瓶走了才看向革译,“怎么了?”

  说完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把右手从革译手里抽出来在口袋拿手机。

  果然。

  都快一点了。

  耽误了人家革译那么长时间,应该自己来的,到现在他都还没回去,饭也没吃,家里人肯定急了。

  “都快一点了,你先回去,到家吃完饭就该上课了。”沛安睁大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革译还在看着刚刚被小家伙毫不留情挣脱开的手。

  手里一时间少了温暖触感还不太习惯。

  看着手轻轻嗯了一声。

  沛安没注意他的表情。

  听到他应了还特别激动的和他摆了摆手,让他赶紧回去。

  革译看着她的样子皱了皱眉头,也没说话,站起来拿着手机就走了。

  温度低,人走了没多久椅子上的温度就回到原来的样子。

  沛安一直目送革译出来大厅到电梯口然后看不见身影。

  伸手摸了摸刚刚革译做过的椅子,冰凉的,像没来过一样。

  扭头看了看吊瓶叹了口气,拍了拍脸,得清醒清醒了。

  拿着手机玩了半小时游戏发现一只手太不方便了,老是死,就干脆换成了看小说。

  刚打开小说软件上面就显示了曲未挽给她发的信息。

  沛安直接点了进去。

  才发现十二点的时候曲未挽也问了他们到医院没,就是刚刚没太注意。

  现在上面有好几条信息。

  挽挽: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沛安:没事的,在打吊瓶,就是下午可能得请假。

  挽挽:你一个人吗?你下午放学还在吗?我放学去陪你啊。

  沛安:没事儿,我等会吊完水直接就回家了,用不了那么长时间的。

  曲未挽:真的没事嘛,你今天上午看起来不是很好啊。

  沛安:那不是上午嘛,医生现在都说没事啦。再说了小仙女是不会难受的。

  还发了两个可爱的表情包。

  曲未挽在班里看到沛安发的表情包感觉她状态应该还不错,才给她回。

  曲未挽:那行,你注意点,别睡着了。

  沛安看着手机笑,回曲未挽知道啦。

  然后准备把QQ页面切到刚刚看到小说那里。

  余光注意到边上有人来了,没抬头,习惯性的把自己翘着的二郎腿放了下来。

  还没页面来得及打开,手机被边上的人从旁边抽走。

  沛安眼神跟着手机往右边看,抬头看到的是刚刚明明走了的人。

  沛安看着革译,张了张唇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看着他指了指电梯口,还是说了,“你不是回去了嘛?”

  革译把沛安的手机放在一边,应她,“我请假了。”

  “欸?为什么?”沛安瞪大眼睛,不会是因为她叭。

  让年级第一特地请假来陪她吊水。

  太奢侈了叭。

  下一秒就听到革译的声音,“下午的课比较业余。”

  沛安:……

  大哥,你知不知道这样说话很欠揍的耶。

  革译在边上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的两只手开着他带回来的一碗小米粥,还有条不乱的从口袋拿出一包纸从里面抽了一张擦着塑料小勺子。

  骨节分明的手做着一件很正常的事,但是这看着,怎么有点。

  莫名诱惑。

  沛安闭眼摇了摇头,深呼吸几下调整了下。

  再睁眼的时候看着革译举着勺子往她方向递。

  他这是?

  要喂我?

  革译看着她没什么反应举了举手上的勺子。

  “张嘴,不烫。”

  

幺幺耳叁

下午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