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7-21上架
  • 213976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重生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241 2020-07-21 14:49:29

  白卿言喝完一碗苦药,用帕子擦了擦嘴,靠坐在床头凝视插着红梅的白玉瓷瓶出神。

  她明明已经死了,怎么睁开眼竟回到了宣嘉十五年腊月十四。

  她记得,腊月十五二妹妹白锦绣出阁,忠勇侯府世子来迎亲早到了半个时辰。镇国公府十七子尽数去了南疆战场,长辈提前安排拦门的表亲不成器凑在后院偏僻处斗蛐蛐赌钱,无人拦门,导致白锦绣提前一个时辰出门。

  就是这提前一个时辰,迎亲队伍遇到了劫杀梁王的人,白锦绣听说梁王遇刺出手护住梁王,自己却命丧刀口。

  想到梁王……

  白卿言闭眼,用力攥紧身下的床单,气息不稳。

  她脑海里全都是死前,梁王淡漠戏虐的目光,凌厉到让人心惊的五官。

  他蹲跪在浑身是血虚弱的连头都抬不起来白卿言面前,说了很多。

  说他如何联手祖父军中副将刘焕章坑杀了白家所有男儿,说他如何用白卿言赠予他兵书上祖父的笔迹,伪造了坐实白家通敌叛国的书信,又如何把白家一门遗孤逼上死路……

  上辈子她竟蠢得相信梁王对她情义无双,相信他登上高位的原因是为了替白家翻案,甘为他牛马随他出征为他挣下不世军功,成全他战神的名声,助他登上太子之位。

  可他害死了祖父父亲和她的兄弟不说,连她的妹妹们都没有放过,想起她七个妹妹经梁王之手无一善终的下场,白卿言血气涌上心口,胃里翻江倒海般绞痛,恨不能活撕了梁王那个薄情寡义的畜牲。

  “大姑娘……”大丫头春桃轻轻唤了白卿言一声,捧着攒盒低声道,“洪先生开的药好是好,就是太苦了些!大姑娘吃颗蜜饯儿给嘴里换换味儿。”

  白卿言捡了颗姜汁话梅含进发苦的口中,定定看着给她背后加了个软枕的春桃,春桃是母亲董氏奶妈的女儿,自小跟在她身边当差,忠心不二。

  “二姑娘,这雪大路滑的,您怎么过来了?”

  院内传来洒扫婆子小心翼翼讨好的声音。

  暖阁里,正要弯腰拢碳火的春妍搁下手中火钳子,挑了帘出去行礼,语气不善:“二姑娘。”

  白家二姑娘白锦绣踏上台阶,解开披风,轻声问给她行礼的春妍:“长姐可好些了?”

  “托二姑娘的福,大姑娘好着呢!二姑娘明日要嫁去忠勇侯府了,海一般的事情等着二姑娘,二姑娘不赶紧准备着,何苦大雪天儿的往我们清辉院跑。”

  春妍心里不痛快,话里夹枪带棒的。

  原本和忠勇侯世子订了亲的明明是她们家大姑娘,就因为大姑娘十六岁那年随国公爷上战场受了伤落下病根子嗣艰难,这和忠勇侯世子定亲的就成了二姑娘,春妍心里怎能服气?

  春桃闻声朝隔扇外看了眼,替白卿言拢了拢锦被,问:“大姑娘,二姑娘来看您了,您见吗?”

  她一下握紧拳头,想起前世梁王说,他之所以留她一命,是因为白锦绣出阁当天替梁王挡了一刀,白锦绣临死前哀求梁王此生好好护着白卿言,不要负她。

  她心头酸涩,沙哑着声音吩咐:“你去迎迎二姑娘。”

  春桃应声从主屋里出来,双手交叠规规矩矩行礼唤了二姑娘,才道:“大姑娘刚喝了药,气色已经好多了,特让我来迎迎二姑娘,二姑娘快请!”

  春桃亲自给二姑娘白锦绣打帘。

  白锦绣进屋暖气迎面扑来,怕过了寒气给白卿言,她站在进门的火盆前烤了烤,这才绕过屏风朝内间走来:“长姐……”

  再见白锦绣清丽秀净的面容,羞耻、愧疚的情绪在她内心汹涌翻腾,是她当初对梁王的当断不断让白锦绣以为她钟情梁王,拼死护下这个逼死白家满门的恶鬼畜牲,她愧对白锦绣愧对白家。

  春桃让丫头给白锦绣端来杌子放在床边,不等白锦绣坐下,嘴里发苦的白卿言红着眼对白锦绣招手:“锦绣……你过来!”

  白锦绣拎着袄裙裙摆,在白卿言床沿坐下,只觉白卿言整个人如老者般暮气沉沉,她满目担忧握住白卿言的手:“长姐,是不是因为明日……”

  不等白锦绣说完,她便摇头,哽咽道:“锦绣,长姐希望你能答应长姐,以后不论遇到何种情况,都必须护好你自己,知道吗?”

  “长姐?”白锦绣摸不着头脑。

  “你答应长姐!”她用力握紧白锦绣的手。

  白锦绣见白卿言气息不稳,忙不迭点头:“锦绣知道了长姐!”

  明日白锦绣出阁琐事繁多,只在白卿言这里略坐了坐,便起身回去。

  送走白锦绣,白卿言遣了所有丫鬟,躺在床上,前前后后将梁王和白家的事情想了个遍,只觉如一场大梦通体生寒。

  从二妹白锦绣的死开始,白家就逐渐被推入深渊。

  老天有眼让她重回二妹出阁前一天,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白锦绣和白家如前世那般。

  明日白锦绣出阁,她得有万全的准备,万一那些不成器的表兄斗蛐蛐,也得有人能顶上。

  还有梁王长安街遇刺的事,上一世结案时说是南燕细作行刺。

  可如今细细想来,梁王一个名声在外懦弱无能的王爷,有什么值得历尽艰辛混进大都城的南燕细作来刺杀?

  再者,得派靠得住的人去一趟南疆,倘若能有机会救下祖父父亲他们最好,如果没有……也要先一步掌握证据,不能给梁王陷害白氏一族的机会。

  她白家儿郎恐怕尽损于南疆的事情不能瞒着祖母,得提前以缓和的方式让祖母心里有个准备。

  这样……等前方战报传回大都城时,祖母才不会受不住打击撒手而去。

  只要白家还有祖母这位陛下的亲姑母在,就不至于和上一世一样太过被动。

  白卿言身体还虚,又思虑过甚,一阵倦意袭来她半梦半醒,迷迷糊糊梦到了祖父、父亲,还有她的十七位兄弟。

  梦到祖母弥留之际拉着她和母亲的手泪流满面,说自己无用……竟在白家最为艰难之际撑不住要先去找祖父了!她把护着白家遗孀的责任交给母亲董氏和白卿言,望她们不要负了她的嘱托。

  “祖母!”她惊呼一声,猛地坐起身,胸口起伏剧烈。

  见自己还在清辉院的床上,她几乎要撞出胸膛的心跳才逐渐平复。雪白的中衣被冷汗沁湿,泪水也沾沁湿了绣花枕。

  她闭了闭眼,想到刚才梦里的情景不敢再耽搁……该布置安排的得尽快安排下去。

  她强撑着打起精神来,掀开锦被沙哑着嗓音唤道:“春桃……”

千桦尽落

新文千千写的古文是之前《傅先生,偏偏喜欢你》里面暖暖拍的一个电影故事《红妆山河》,记得当初宝贝儿们对这个故事反应非常强烈,千千也就有了非常强烈写出这个故事的欲望,所以这一次就开这本文。   另外《傅先生,偏偏喜欢你》已经出版,天猫、京东、当当有售,出版名《傅律师有点甜》,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千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