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四章:梁王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191 2020-07-24 12:09:08

  卢平脸色一变:“什么人?!”

  什么人竟然能饶过镇国公府的护卫队,把消息送到内宅大姑娘那里?

  “人我没有见到,事情我也没有声张!”

  卢平垂眸盯着自己的鞋尖,细细思索,手心里已经是一层汗。

  这消息要是外人送进来的,那他们护卫队可真是罪该万死……

  “我思来想去还是有疑虑,南疆的消息平白无故为什么要送到我这里,而不是家中长辈那里!还偏偏选择二姑娘出阁这天。”

  白卿言脚下步子一顿,定定望着卢平,面沉如水:“所以,明日我想请您替我去醉安坊坐坐,留意一下有哪些形迹可疑的人……”

  白卿言是想让卢平亲自去趟长安街弄清楚梁王遇刺的细节,最好能弄清楚行刺的是什么人,万一要是白锦绣没有避过梁王遇刺,卢平在那里总不会让白锦绣丢了性命。

  白卿言无法对卢平直说梁王将会遇刺实,才想了此说法。

  “卢平领命。”卢平郑重道。

  “平叔万事小心,看到行迹可疑的人记下往后再细查就是,以免让整个国公府落入他人圈套之中。”白卿言叮咛。

  “大姑娘放心,卢平知晓轻重。”

  卢平将手中伞交给春桃,对白卿言行了礼才匆匆离开。

  见白卿言凝视卢平背影出神,春桃低声提醒:“大姑娘,我们回房换身颜色鲜亮些的衣裳吧!一会儿要画丹青,颜色衣裳入画也好看些。”

  她收回视线,因为久病乏力,声音又轻又浅:“我乏了,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回吧。”

  白卿言回到清辉院时,沈青竹已经站在廊下候了一会儿。

  看着眼前年轻鲜活的沈青竹,她眼眶发酸。

  沈青竹是从小陪着白卿言长大的,说是主仆更像姐妹。

  她十岁那年少年意气求祖父带她上战场,祖父给她两年时间,说如果两年内她能训练出一支女子护卫队就准她跟随上战场,沈青竹就是那个时候被白卿言挑中的。

  后来这支女子护卫队在沙场数次护她周全,十六岁那年她第二次随祖父扮男装奔赴战场,被敌军长矛贯穿腹部寒冬腊月跌入湍流中,护卫队几乎全军覆没才把她从河里救回来。

  军医说白卿言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子嗣方面注定无望。沈青竹自责没有护好白卿言,回来后就自请去军中历练。她被沈副将看重收为义女,可在学成后还是坚决回到白府,死心塌地守着白卿言。

  “进来吧!”白卿言道。

  春桃亲自替沈青竹挑了帘子:“沈姑娘请。”

  一身利落装束的沈青竹跟着白卿言进屋,抱拳行礼:“姑娘有什么吩咐。”

  见白卿言解开大氅递给春桃,放下手炉,坐在书桌前执笔书信,沈青竹没有靠的太近怕过了寒气给白卿言。

  白卿言写得很快,放下手中狼毫笔后吩咐春桃:“春桃你在外面守着,别让旁人靠近。”

  “是。”春桃挑了帘子出去。

  白卿言把信封好,攥着信走至沈青竹面前:“青竹,你带几个信得过的人即刻奔赴南疆,路上能有多快就多快!把信交于我白家人!事情紧急除了你我信不过别人!”

  “是!”沈青竹没有多问双手接信,刚要走就被白卿言握住了手腕。

  “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白卿言手上力气极大,她通红的眼里是滔天恨意:“如果……如果我白家人全都不在了,你一定要拿到白家军随行史官记录的行军情况和战事情况!把这封信交给你义父沈将军,找到我祖父的副将刘焕章……杀了他。”

  沈青竹震惊看了白卿言一眼,白家人全都不在了是什么意思?!

  白卿言面色沉沉,沈青竹知道事关重大,郑重颔首:“青竹领命!”

  见沈青竹惨白着一张脸从屋内出来,春桃忙打帘进屋,眉宇间带着忧心:“大姑娘……”

  白卿言站在火炉旁,垂眸看着忽明忽暗的炭火,心中翻涌的情绪逐渐平复。

  尽人事……听天命吧!

  “春桃,我乏了。”白卿言神情有些恍惚。

  “奴婢伺候大姑娘歇一会。”

  春桃伺候白卿言去了头上的珠钗,换了身松快衣裳,歪在榻上小憩了几刻钟,便被母亲董氏身边的秦嬷嬷叫醒,喝了一碗苦药。

  看到白卿言喝完苦药眉头紧皱的难受样子,秦嬷嬷也心疼得不行,忙捧着热水让白卿言漱口:“大姑娘再忍忍,洪大夫说这副药再喝个把月,大姑娘的寒疾便能好些!”

  白卿言用帕子压了压唇角,从春妍捧着的攒盒里捡了话梅放进口中才好受些。

  “明日二妹妹出阁,母亲要忙的事情多。秦嬷嬷您是母亲的得力臂膀,母亲那里离不开您,您不必一日四五趟往我这里跑,您帮我转告母亲不必担心我。”

  秦嬷嬷点头:“好,大姑娘放心,老奴一定把话带到。”

  见白卿言已经拿起炕几上的兵书,春桃十分有眼力价儿地放下攒盒,笑道:“嬷嬷,春桃送您。”

  秦嬷嬷对白卿言行礼了,一边往出走一边交代春桃:“明日府里过事,今夜丫鬟婆子难免只顾着热闹做事疏懒,大姑娘身边的管事嬷嬷明日才能回府。你记得叮嘱看护地龙的婆子加炭火,这屋内的炉火也要烧的旺旺的!大姑娘畏寒,夜里守夜的丫头可得警醒点儿!”

  “秦嬷嬷放心!”春桃笑着替秦嬷嬷打帘,“春桃会亲自盯着。”

  刚送走秦嬷嬷,春桃站在廊下还没来得及进屋,就见满头是雪的春妍从门口进来一溜烟小跑到廊下,她拍着身上的雪花问春桃:“大姑娘醒了吗?”

  “醒了,刚服了药,这会儿正看书呢。”春桃替春妍拂去头发上的落雪,“你干什么去了弄得一身寒气,也不怕过给姑娘!”

  春妍神秘兮兮笑了笑:“好事,我先进屋禀了姑娘,姑娘一定能开怀些!”

  说着,春妍冒冒失失打帘进了屋内,春桃都没能拦住。

  “姑娘!”春妍见白卿言正靠在绣金祥云的大迎枕上看书,福身行礼后笑道,“姑娘,梁王殿下今儿个一大早得了洪大夫入府的消息,怕姑娘身子不舒坦,就悄悄过来到了咱们府后角门,奴婢得了信儿过去,梁王殿下吞吞吐吐说是来取国公爷批注过的兵法书籍……”

  白卿言听到梁王二字,浑身僵硬,险些沉不住气,搭在炕几上的手用力收紧指甲几乎要嵌入那鸡翅木中去,前世她就是这样亲手把祖父批注过的兵书送到了梁王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