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十二章:阿娘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313 2020-07-31 08:56:06

  董氏五官生得极为美丽精致,气度华贵,通身当家主母的雍容气派不怒自威。

  两个小丫头被吓了一跳,忙福身道:“回夫人,大姑娘吩咐让把姑娘小时候练武用的沙袋拿出来。”

  董氏眉头收紧难免担忧白卿言的身子,二话没说朝主屋走去。

  春桃忙快步上前给董氏打帘。

  董氏进门见白卿言正靠在迎春枕上,解开披风从丫头手中拿过食盒朝白卿言走去:“阿宝可是累了?!”

  刚才和白锦桐说了那么多话白卿言整个疲惫不已,尤其是想到祖母为维护大晋皇室的态度,白卿言心里更是绞痛不已,以白卿言对祖母的了解……她当时若真说出一个反字,怕是要当场被祖母送进家庙拘住永不见天日。

  抬头看到母亲,白卿言心中难耐翻涌的酸辣情绪,险些压不住哭出来,恨不能一头扑进母亲的怀里。

  她忍住心口火辣辣的难受,忙笑着起身去迎:“这么大的雪,阿娘怎么来了?”

  扶着董氏在软榻上坐下,她就立在母亲身旁拉着母亲的手不肯松开,红了眼眶:“二妹妹出嫁,阿娘操劳了这么久,怎么不好好休息休息?”

  “这一阵子忙,娘都抽不出时间过来陪阿宝!”董氏抬手轻抚着女儿的一头黑发,“来,坐下!这是娘给你炖的乌鸡汤!”

  她点头在小桌几另一侧坐下,看着董氏亲自打开食盒取了汤盅放在她面前,用小勺舀了一小口尝了尝,垂着极长的睫毛遮掩眼底通红。

  真好,阿娘还在!

  白卿言鼻子一酸,眼泪掉进汤里,忙把头低的更低生怕董氏发现。

  “怎么让院里的小丫头把沙袋翻出来了?”董氏低声问。

  白卿言埋着头不敢抬起来,喝了口汤说:“我这身子一直不见好,也是这两年在床上躺多了的缘故,想动一动……”

  “想动一动是好,可这冬日严寒,还是再缓缓!等春暖花开再动动也不迟!”董氏眉头一紧劝道。

  女儿小时候被国公爷当做男儿一般教养,每日捆着沙袋打军拳,蹲马步,吃的苦多不胜数。

  当初白卿言身体康健董氏就心疼的不行,更别说现在白卿言身子还不好,董氏怎么能忍心她将小时候吃过的苦再吃一遍。

  白卿言心头发暖,眯眼笑着抬头:“阿娘,女儿心中有数,不会让自己累着的,再说屋内腕缠沙袋练字怎么会受寒。”

  “那也太辛苦了些!娘怕你身子受不住……”

  她望着董氏的眼底都是笑意,装作被烫呛到了一阵猛咳,咳得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心里难受的受不住。

  “快给你们姑娘拿杯水来!”董氏忙起身走到白卿言身后给她顺气,“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喝个汤还呛到!”

  白卿言不想母亲担心,仰头接过春桃递来的帕子擦去眼泪,笑道:“阿娘,我是受过伤武功废了,可您不能把我当成病秧子娇养,我是镇国公府嫡长女,总得给弟妹做表率。”

  这话曾经镇国公教养白卿言时便说过。

  董氏抽出帕子给白卿言擦了擦嘴,叹气:“满大都城……也就咱们镇国公府的女儿家最辛苦!”

  “有阿娘给女儿炖汤,女儿才不苦呢!”白卿言握住董氏的手,将自己脸放至董氏手心中蹭了蹭,尽显亲昵,舍不得放开。

  白卿言从小在大长公主和镇国公膝下教养,养得端庄老成,哪怕是年幼时都很少这样和董氏撒娇。

  今日女儿突然一副亲昵撒娇的娇憨态,反倒让董氏红了眼,她低笑一声用手指点了下白卿言的脑袋:“怎得越大越回去了,还向阿娘撒娇!”

  “阿娘,女儿再大也是阿娘的女儿啊……”白卿言亲亲热热说着,心底已经成了一汪酸水。

  此生,她绝不会让阿娘走到自尽那一步,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满屋子的丫头嬷嬷也都是头一次见到白卿言撒娇的模样,都用帕子掩着唇直笑。

  “我还不知道你,定是想让我允准你胡闹!”董氏甩了下帕子,在小几另一侧坐下,又将汤往白卿言面前推了推,“罢了罢了,你想要练就练吧!切记适可而止,不可勉强!”

  白卿言乖巧点头:“阿宝知道。”

  董氏见没在清辉院看到白卿言房里的管事嬷嬷佟嬷嬷,问:“佟嬷嬷还没回来?”

  “佟嬷嬷儿子这次伤得重,我用午膳前让春妍拿了银子去佟嬷嬷家,转告佟嬷嬷等她儿子康复了再回来当差。”

  都是做母亲的,董氏点了点头,又道:“你这屋里没有管事嬷嬷不行,在佟嬷嬷回来之前不如……”

  “阿娘,佟嬷嬷虽然不在,可春桃沉稳老练十分当用,趁着这个机会我也想春桃多多历练,您就不要操心女儿房里的事了!”

  春桃听到白卿言这话受宠若惊,忙福身行礼:“大姑娘信任,奴婢定不辜负大姑娘。”

  董氏点了点头:“春桃是稳重。”

  “夫人谬赞,奴婢惶恐。”春桃越发恭谨。

  董氏回头看着唇角带笑的白卿言,想起今日白锦绣出嫁的盛况,自己的女儿却嫁期遥遥,心头难耐酸楚,怕被女儿看出什么跟着自己伤心,董氏略坐了坐便先行离开。

  第二日一大早鸡鸣时分,洒扫的粗使婆子打着哈气手端木盆从房内出来,就见白卿言正在院中扎马步,吓得哈气都收了回去,忙福身行礼:“大姑娘!”

  “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管好你的嘴!”春桃吩咐道。

  白卿言穿着单薄的练功服,汗珠子顺着下巴嘀嗒嘀嗒跌落,头上和身上都冒着热气,春桃一脸担忧立在旁边又不敢多言,只能不断绞着手中帕子,频频往滴漏处望,盼着时辰过的快一些。

  白卿言汗如出浆衣裳湿了一半,她已经扎了半个时辰的马步了,这还没有上沙袋,她仿佛已经到了极限。

  如今,白卿言想重新把废掉的武功找回来,就必须将小时候吃过的苦再吃一遍,可不论再难,都必须坚持!

  前生,为能重新披甲上阵,白卿言吃过更多的苦,几次险些丧命,都凭着一腔恨意撑了过来。

  此世,她在意的亲人还都在,就是让她承受比上一世沉重千倍万倍的苦,她也撑得住,也必须撑住,决不能在白家为难临头之际她只能当一个废人,看着满门皆亡才破釜沉舟拼回一身武艺。

  上天怜她白家满门让她回来,可不是让她回来碌碌无为任由白家在她眼前再次倾塌的。

  白卿言心口憋着一股劲儿提着一口气,凭借意志力坚持不懈。

  一个时辰一到,春桃忙小跑至白卿言面前扶住她:“大姑娘,一个时辰到了!”

  白卿言整个人都湿透了,腿软如泥,刚站起身险些一个趔趄摔倒。

  “大姑娘小心!”春桃心疼得眼眶子都红了。

  “让人备水!”白卿言哑着嗓子吩咐。

  “是……”春桃应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