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十四章:和离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109 2020-08-02 09:08:27

    她眸色沉沉朝内室外走了几步,掩唇在四姑娘白锦稚耳边说了一句。

  白锦稚通红的眼睛一亮,握着自己腰后的马鞭,点头冲了出去。

  “你也去看看,别让四姑娘吃了亏!”白卿言侧身吩咐春妍。

  “长姐?!”三姑娘白锦桐上前疑惑望着白卿言,“你和小四说了什么?她干什么去了?”

  白卿言攥紧了手炉,声音凉薄又冷戾:“不是说二妹和小姑子玩闹么?既然二妹的小姑子这么喜欢玩闹,我们小四名声在外,不去找她玩闹玩闹都对不起这个名声!”

  五姑娘和六姑娘围在床前,眼泪巴巴望着白锦绣。

  “洪大夫怎么样?”二夫人刘氏拧着手中帕子担忧的不行。

  “受了寒,高烧不退……这头部是不是也受了什么撞击?”洪大夫挽起袖子,正要在白锦绣头上查看。

  忠勇侯夫人身边的吴嬷嬷扯着嗓子嚷了起来:“我们大奶奶千尊万贵的,怎么能让你这个乡野大夫触碰?!”

  白卿言凌厉的视线朝吴嬷嬷望去。

  二夫人刘氏也是个泼辣的,不等身边的管事嬷嬷罗嬷嬷动手,竟亲自将吴嬷嬷一把推开:“我的女儿好好的嫁入你们忠勇侯府,现在躺在这里昏迷不醒!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拦着洪大夫给我女儿看诊?!不入流的腌臜玩意儿……”

  不等二夫人刘氏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白锦桐已斜眼睨着吴嬷嬷开口:“我们镇国公府的座上宾到了忠勇侯府就成了乡野大夫?忠勇侯府好大的口气!”

  蒋嬷嬷察觉有异,不动声色看向神色紧张的吴嬷嬷。

  吴嬷嬷畏畏缩缩立在一旁,偷偷瞄着脸色凝重的蒋嬷嬷,心往下一沉,忙陪着笑脸说:“昨儿个大奶奶落水,我们夫人拿名帖请了太医过来给大奶奶瞧过了,二夫人三姑娘误会了。”

  “你们世子呢?!”二夫人刘氏见女儿成这样也不见女婿,立时大发雷霆。

  “今儿个大奶奶无法回门,世子便去繁星楼参加诗会会友去了。”吴嬷嬷有意挑唆,故意道。

  “这……是不是得让人把世子爷请回来!”罗嬷嬷看向蒋嬷嬷,毕竟蒋嬷嬷是代表长公主来的。

  白卿言知道秦朗这位继母不是好相与的,怕是想要挑唆的镇国公府对秦朗不满,故意把秦朗支走的,她压着怒意说:“三妹,让我们镇国公府的仆从,去繁星楼请秦世子回来。”

  “这可怎么行,我们世子爷参加诗会,那可是男儿应该做的大事……怎好因为这种小事请世子爷回来!”吴嬷嬷回到自家地盘到底是要比在镇国公府时嚣张些。

  白卿言一双冰冷入骨的幽深眸子直视吴嬷嬷这个刁婆子,厉声问:“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侯夫人的意思?”

  心思被挑破,吴嬷嬷被白卿言看得心里发虚,缩在那里不吭声,想到这位白家大姑娘曾经随国公爷去战场手刃敌军将领头颅,她心就慌得厉害。每一次被这白家大姑娘看一眼,吴嬷嬷就觉得心里直突突。

  “我这就去!”白锦桐深深看了那位吴嬷嬷,拎着裙摆出门。

  白卿言在软榻上坐下,手中握着暖炉望着吴嬷嬷,又问:“我二妹妹的陪嫁丫头,怎么到现在一个都不见?”

  吴嬷嬷一个激灵,心叫不好。

  刚才因为忧心女儿又忙又乱的二夫人刘氏这才发现,白锦绣的陪嫁丫头一个都不见了,怒气冲冲指着吴嬷嬷:“我女儿的陪嫁丫头呢?!说话!”

  “回二夫人大姑娘的话,大奶奶落水都是因为丫头们伺候不周,我们候府规矩严,不比国公府那么宽厚,主子出了问题都是奴才伺候的不好,所以我们侯夫人做主全都给提脚发卖了!”吴嬷嬷垂着眼,心虚道。

  白卿言简直要被气笑了,胸口起伏剧烈,差点儿捏碎手中的手炉,真是好一个规矩严!

  “侯夫人这真是好大的做派!手都伸到儿媳妇儿的嫁妆里了!我女儿的陪嫁丫头卖身契都是我女儿的陪嫁,你们夫人倒好,趁着我女儿昏迷,竟然敢把人给发卖了!”二夫人刘氏气得心口疼,也不知道女儿嫁的这是个什么魔鬼窟。

  动了儿媳妇的嫁妆,这名声传出去可不是好听的,吴嬷嬷当下就慌了,忙道:“这是得到大奶奶允准的!”

  二夫人刘氏心里更堵了:“你这是打量着我女儿没醒来,蒙我是不是?!”

  二夫人刘氏话音前脚刚落,后脚一个丫鬟就跌跌撞撞跑了进来,发髻也散了脸上还有一道鞭痕。

  “不好了!不好了!白家四姑娘疯了……她要打死我们二姑娘和我们夫人!”

  吴嬷嬷一听睁大了眼,匆匆拎着裙子往出跑,刚踏出门又忙折返回来,对二夫人刘氏福身行礼:“白家四姑娘是魔障了不成敢在我们忠勇侯府打人?!二夫人、蒋嬷嬷您二位可得管管啊!”

  双手交叠立在那里的蒋嬷嬷,闻言看向神色镇定自若的白卿言。

  四目相对,白卿言望着蒋嬷嬷的目光澄澈,蒋嬷嬷当下就明白白卿言这是故意要将事情闹大,略略对白卿言颔首。

  二夫人刘氏冷笑一声:“我女儿躺在这里生死未明,我管你们二姑娘和夫人死活!”

  吴嬷嬷瞅着二夫人刘氏的反应,愣住,这白家人简直……简直不讲理,只能求救一般望着蒋嬷嬷:“蒋嬷嬷?!蒋嬷嬷您说句话啊!”

  蒋嬷嬷看着床上面无人色的白锦绣,亦是心疼不已:“老奴全凭二夫人吩咐。”

  来时长公主交代过蒋嬷嬷,什么都大不过自家孙女儿的性命。

  白卿言知道上一世吏部尚书夫人为了女儿处境着想大事化小忍气吞声,却为后来埋下了隐患。

  此生对她而言,什么都不如白锦绣性命要紧,事情闹大了才好让忠勇侯府有所忌惮。

  白卿言心中已有章程。

  俗话说不破不立,但愿秦朗别让她失望,能借着这次……真正地立起来。

  如果秦朗真的扶不上墙立不起来,即便是大都城有爵位的清贵人家从无和离的先例,白卿言也要在南疆消息没有传来回来,镇国公府的威势还在时,强压着秦朗和离。

  和离,总好过让白锦绣和上一世的吏部尚书嫡次女一般,被磋磨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