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十七章:大开眼界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1989 2020-08-05 08:58:35

    已经上马车的白卿言握着手炉,挑开马车窗帘瞅着一副柔弱做派的蒋氏,不由冷笑。

  话说的如此漂亮,看似服软,暗里这是指责他们镇国公府太过霸道,姑嫂嬉戏失足跌进湖里,镇国公府四姑娘不分青红皂白在忠勇侯府对他们府上二位姑娘挥鞭不说,还得理不饶人大雪天强行将有病在身的出嫁女抬回镇国公府。

  “她满口胡说!”

  四姑娘白锦稚按住腰间的马鞭就要下马车,被同车的三姑娘白锦桐按住。

  “别说忠勇侯夫人是有品阶在身的诰命夫人,你若是冲动在忠勇侯府对忠勇侯夫人挥鞭,正中她下怀不说,你的名声就完了!”白锦桐拍了拍白锦稚的手,道,“你好好在车上坐着,我去长姐马车上和长姐商议!”

  正要上马车的二夫人刘氏,激动颤抖的声音带着哭腔,愤怒道:“我女儿才嫁入你们候府三天!已经连命都快没了!我还怎么敢再让女儿留在你们这虎狼窝一般的忠勇侯府?”

  忠勇侯秦德昭还未走到门口就听到妻子伏低做小的致歉,又见二夫人刘氏如此咄咄逼人,把他们候府说成魔窟一般,不由怒火中烧,撩起长衫下摆跨出府门。

  “二夫人,莫非是忘了白锦绣已嫁入我候府?!”秦德昭负手而立,绷着张炭黑的脸,看起来十分唬人。

  蒋嬷嬷怕刘氏冲动说出什么话让旁人那捏住话柄,上前一步行礼还未开口,就听白卿言清冽的声线传来……

  “侯夫人一张利口能将黑说成白……将杀人夺命说成玩闹嬉戏!我们逼不得已大雪天挪二妹妹回府,侯夫人上下嘴皮子碰了碰,倒成了蛮横霸道!着实是人大开眼界。”

  白锦桐见春桃打帘扶白卿言下了马车,便立在马车旁静静看着。

  忠勇侯秦德昭藏在背后的拳头握紧,深沉的目光望向步伐沉稳的白卿言:“白大姑娘慎言。”

  蒋嬷嬷忙上前扶住白卿言,将人护在身边。

  二夫人刘氏通红着一双眼,情绪激愤道:“忠勇侯,你的两个女儿可真是厉害了!将我女儿的头砸出那么大个血窟窿,寒冬腊月又把人推入水中!我女儿才嫁入你们候府三天!才三天!这是多大的怨愤竟如禽兽般对我女儿下此死手?!”

  秦德昭转头看向蒋氏,蒋氏一脸惨白忙摇头,秦德昭又看向二夫人刘氏:“二夫人,这可是有误会?”

  “狗屁的误会!”二夫人刘氏气得口出秽言,眼泪婆娑指着侯夫人蒋氏,眼神恨不能活撕了她,“你问问你的好夫人!她身边的刁婆子都已经亲口承认你府上两个女儿伤了我女儿,她倒好转头轻描淡写说是姑嫂嬉戏落水!趁着我女儿昏迷,把手伸到我女儿嫁妆里将我女儿陪嫁丫头全部发卖,我女儿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身边连个伺候的丫头都没有,这分明是要我女儿的命啊!”

  二夫人刘氏说到激动处已然哭出了声,她死死揪着胸前的衣裳,眼中恨意滔天:“你们这哪是候府?!你们这根本就是要人命的魔窟!我真是瞎了眼,把女儿推入你们忠勇侯府这个火坑里!你们这都是人吗?你们这是一窝子的畜牲恶狼啊!”

  “二夫人!白锦绣失足落水昏迷,谁也不想!”秦德昭顿时火冒三丈,“我敬你是亲家,你再口出恶言别怪我不客气!”

  “侯爷……”白卿言绷着脸,冷言慢语道,“我二妹妹水性,放眼整个大都城能比得上她的男儿也凤毛麟角,失足落水能致昏迷?侯爷不觉可笑?”

  秦德昭满心烦躁:“不管怎么说,白家二姑娘已是我忠勇侯府的儿媳妇儿我秦家的人!你们白家人说带走带走,当我忠勇侯府是什么?!”

  白卿言抬眸,已显戾气:“诚如侯爷所言……我二妹妹嫁入候府是候府的人,可我二妹妹被候府二位小姐所伤命在旦夕,候府不管不说,我们娘家还过问不得?!我祖母大长公主也过问不得?!这是结亲……还要命?!”

  “一派胡言!”秦德昭气得脸色铁青。

  “侯爷既称我胡言,可敢叫府上两位姑娘以性命盟誓,说她们未将我二妹妹额头砸出血窟窿,未将我二妹妹推入水中……”白卿言慢条斯理抬脚踏上忠勇侯府高阶,灼灼目光凝视秦德昭,气势越发逼人,一字一句,“可敢让侯夫人盟誓,未擅动我二妹妹嫁妆丫头,若有虚言全族不得善终,全身长满烂疮腐肉而亡?!”

  侯夫人蒋氏竟是被白卿言身上那一身战场磨砺出的戾气骇住,扯着秦德昭的衣袖:“侯爷……”

  “侯夫人和府上的二位姑娘敢吗?!侯夫人和二位姑娘若敢说一个敢字!我白卿言今日枭首饮鸩向忠勇侯府谢罪!”

  白卿言说的又稳又快,三言两语把事情挑明,看热闹的百姓议论纷纷。

  “哎呦,擅动儿媳妇嫁妆,这可是要谋财害命啊!”

  “可不是!看不出这忠勇侯府竟然是这样的做派!”

  “哎哟!听说他们候府还有一个嫡出的小公子,谁要是把闺女嫁入忠勇侯府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闻讯从繁星楼快马赶回来的秦朗,老远就看到忠勇侯府大门前又是车马又是围着的百姓看客,又正好见白卿言从马车上款步下来,那一番话让他心突突直跳,止步不敢前。

  忠勇侯秦德昭紧攥着拳头,咬着后槽牙强硬道:“你们白家的姑娘在镇国公府内行事张狂,不修身养性谨守女德,成日摆弄刀枪剑戟也就罢了!如今竟还将手伸到他人后宅,当街诋毁长辈,就不怕有人参镇国公、镇国公世子纵女无度,养而不教?!”

  白锦稚和白锦桐两人气得火冒三丈,白锦稚已然从马车里出来,如果不是白锦桐按着,怕白锦稚都忍不住要上前和忠勇侯用鞭子理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