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二十三章:没脸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072 2020-08-11 11:19:51

  春妍面色立时惨白一片,忙慌跪了下来:“大姑娘,奴婢……奴婢没有存这个心思,奴婢定是要生生世世跟着大姑娘的,大姑娘在哪儿奴婢就在哪儿!就是将来姑娘出嫁,奴婢也肯定是要跟在姑娘身边伺候姑娘和姑爷的啊!”

  白卿言看了春妍一眼,春妍怕是已经认定了她白卿言将来除了嫁入梁王府没有其他出路,便打着当她陪嫁入梁王府念想,否则也不必这么费劲巴巴替梁王来讨好她。

  她只觉好没意思,更是不欲费口舌教导春妍,拿起筷子用膳。

  眼下春妍还收拾不得,若能给梁王传信的春妍走了,难免梁王会找国公府其他人,到时候她在明,梁王的人在暗,更是头疼。

  春妍虽然成日里把梁王赞个没遍数惹人厌烦,好歹不是个心机深沉的什么都写在脸上。

  一连几天,白卿言早晚练习,全身酸痛吃饭时筷子都拿不起来。

  春桃替白卿言盛了一碗鸡汤小米粥,一脸担忧道:“姑娘,再这样下去奴婢怕姑娘身子吃不消。”

  “这几天早晚一身汗,我倒觉得轻快许多。”

  听白卿言这么说,春桃也不好再劝,只低头看了一眼战战兢兢跪在那里抹眼泪不敢起来的春妍直摇头。

  用完早膳,白卿言更衣要去看望白锦绣,这才让春妍起来伺候。

  春妍含泪将手炉递给白卿言,规规矩矩退到一旁,眼泪吧嗒吧嗒掉,自从跟了大姑娘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大姑娘罚得这么没脸,进进出出的丫头都看到她跪在那里。

  白卿言披上狐裘大氅刚踏出清辉院,就见一直候在门口和洒扫婆子说笑的陈庆生匆匆上前,他对白卿言行礼:“大姑娘……”

  “边走边说吧!”白卿言道。

  “是……”陈庆生微微弯腰恭敬跟在白卿言身侧,压低了声音道,“小的打听到二姑娘陪嫁的六个心腹丫鬟并没有发卖,大约是因为忠勇侯府人翻了二姑娘的嫁妆也没有拿到身契的缘故。大姑娘小心脚下……忠勇侯府看门的汉子说,他婆娘昨晚告诉他,除了二姑娘身边的明玉姑娘好生被吴嬷嬷带出府安置之外,其余五个丫头都被溺死!”

  白卿言脚下步子一顿,侧目看向陈庆生,陈庆生这是告诉她明玉叛主?

  白锦绣的陪嫁头,都是母亲和二婶儿一起选的,出嫁那日白卿言见过,都是本分又聪慧的姑娘。

  可五条大好年华的人命说溺死就溺死,忠勇侯夫人蒋氏这后宅妇人竟如此心狠手辣。

  陈庆生继续说:“因怕五个丫头身上衣饰让人查到忠勇侯府头上,忠勇侯夫人身边的吴嬷嬷便让人剥光了五个丫头的衣服,大雪之夜一卷草席丢去乱葬岗了。两个奉命去埋尸身的下人不知道内情,嫌冻土难掘,想着反正是被主子溺死的丫鬟而已,便懒得费劲挖坑,随随便便将尸身丢在雪中指望一夜大雪掩埋,便吃酒去了。酒肆老板说两人去时,一个于心不安,另一个安抚说等来年冰消雪融,这尸骸早就被冬日觅食的野兽吃了。”

  白卿言心头怒火丛生,片刻又闭了闭眼强压下去:“你接着说!”

  “小的又从私娼窑子的管事那里打听到,昨儿个二姑娘身边大丫头明玉姑娘的哥哥……要了两个窑姐儿,说是得了一笔横财。小的便留了个心眼儿,现下已经摸清楚了,明玉姑娘完好无损被挪到了忠勇侯夫人蒋氏的陪嫁庄子上。”

  “表哥你怎么什么脏的臭的都和大姑娘说……”春桃红着耳朵声音极小道。

  “大姑娘恕罪,是小的疏忽了!”陈庆生忙跪下请罪。

  “无妨,你起来吧!”

  陈庆生的确是聪慧又有本事,白卿言让陈庆生去查白锦绣陪嫁丫头的去处,没成想他查的这么快,顺藤摸瓜又打听的这样详尽。

  “你先去垂花门候着,一会儿怕是还得辛苦你再跑一趟。”白卿言想了想又道,“你让人去乱葬岗将二姑娘陪嫁丫头的尸身找到,原地不动找人看管好就报官,别让野兽糟蹋了她们。到底是我们白家出去的人,哪怕是丫鬟也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的丢了命落得曝尸荒野的下场。”

  “是,小的领命。”

  春桃扶着白卿言往青竹阁走,心里不免感叹……当初明玉要被她那黑心的爹娘卖进窑子里,是二姑娘看她可怜买了她还把她留在身边,给了她天大脸面让她做一等大丫头,她如今竟然背叛二姑娘。

  春桃不免又想到了春妍,心头突突直跳,抬头看向白卿言,心里隐隐有了某种猜测:“大姑娘……您是不是信不过春妍了?”

  知道春桃的机敏和忠心,白卿言没有瞒着:“春妍长大了,心也大了,对梁王的事情如此上心如此殷勤,你当真看不出点儿什么?”

  白卿言之所以还留着春妍,无非因为想看看梁王还让春妍做些什么,眼见春妍和梁王府的人接触密切,她甚至已经怀疑那封放入祖父房中的书信和春妍脱不了关系。

  春桃紧抿着唇,难怪最近大姑娘疏远了春妍,也疏远了梁王。

  只是如果姑娘是为着这个,耽误了姑娘的好姻缘,春桃倒是觉得不值当。

  白卿言到青竹阁时,白家几个姐妹都已经围在床边和白锦绣说说笑笑了。

  她站在院中,听到屋内妹妹们插科打诨一片说笑声,心情难以言喻的好。

  白卿言是死过一次的人,这辈子什么苦都能吃,什么也都舍弃,此生……她哪怕粉身糜骨,只要能死死守住长辈安泰,守住妹妹们这样轻快无忧的笑声,她也就知足了。

  听到外面丫头婆子们叠声称呼“大姑娘”,白锦绣忙抬头往门口方向望去,白锦桐更是迎了出来扶住白卿言:“长姐来了……”

  “说什么呢?老远就听到笑声了。”白卿言心头软和的一塌糊涂。她将手炉递给春桃,解开大氅。

  春桃忙上前接过大氅,随即低着头规矩立在白卿言身后。

  白锦稚放下手里攥着的一把瓜子,站起身行了礼,高高兴兴道:“正说昨日在忠勇侯府,长姐连消带打一番话,将忠勇侯夫人那个老虔婆气得头顶冒烟呢!”

千桦尽落

天天嚷着断更求留言,我这天天也没有断……咱们定个日子断一次吧!你们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