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二十四章:性本恶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038 2020-08-12 12:07:31

  “长姐最厉害了!”五姑娘一溜烟跑到白卿言面前,扯着白卿言的衣袖撒娇,眼里全都是崇敬,“我长大后也要像长姐这么厉害。”

  白卿言抬手摸了摸五姑娘头上的小福包,看着妹妹无忧无虑的甜软笑容,心头暖流驱散了她身上的寒意,让她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长姐快坐!”白锦桐把白卿言按在杌子上,又把四姑娘白锦稚和五姑娘六姑娘给撵了出去,让她们去厨房给白卿言拿点心。

  白锦绣今天一早,就听白锦桐说了昨晚白卿言对秦朗说的那番话,眼眶微红,哽咽道:“长姐……”

  知道白锦绣想说什么,白卿言握住白锦绣的手轻轻拍了拍,温和对白锦绣笑着,慢声细语说:“今早秦朗登门,求了祖母进宫自请去世子位,虽然以后秦朗没有了世子位,可让世人知道蒋氏为母不慈,你们也好有借口搬出忠勇侯府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

  白锦绣被白卿言一番话说的眼眶发热,越发觉得愧对长姐赠予她传家宝剑时的嘱咐,她哽咽点头:“我知道长姐!昨晚我也是这么和世子说的。”

  见白锦绣吧嗒吧嗒掉眼泪,白卿言心疼不已也红了眼,她用帕子给白锦绣擦去眼泪:“届时让我母亲和二婶给你们挑选一些得力的婆子仆人,没有婆母拿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怕……我们镇国公府和祖母一直在你身后,这大都城内没有任何人能欺辱我白门女儿家。”

  “没想到秦朗真能有这样的气魄做出决断。”白锦桐在白卿言身边坐下,眸色沉沉,“但愿忠勇侯府伤了二姐的那两条蛇蝎,能知道我镇国公府厉害,以后再不敢招惹二姐。”

  “一薰一莸,十年尚犹有臭。性本恶,改?难如登天。”白卿言伸手烤了烤火,抬眼望着白锦绣浅笑,“要想让她们乖觉,就得一次出手便打断她们的脊梁,按死她们的靠山!让她们知道什么是疼,什么是怕,以后听到你二姐的名讳腿就哆嗦,如此……你二姐才能得安生。”

  “靠山?!长姐说得是侯夫人蒋氏?”白锦桐眼睛一亮。

  白卿言既出手,便绝非小儿科吓唬吓唬忠勇侯夫人母女了事,忠勇侯夫人母女此类擅于后宅阴私之流最是烦人,如同跳蚤,不按死,迟早要张狂起来的给白锦绣制造更大的麻烦。

  她不欲给白锦绣留后患,也不欲让白锦绣手沾这些脏污,便打算此次就将忠勇侯府这位侯夫人料理清楚。

  白卿言问:“你陪嫁丫头的身契呢?”

  “在我妆匣最下面那层……”白锦绣知道白卿言定是要用,示意白锦桐去拿,“祖母和娘给我的陪嫁庄子地契和丫头们的身契,我都放在这里,本打算回门的时候再回来拿的。”

  白锦桐起身从红木螺钿的妆匣子里拿出身契递给白卿言。

  白卿言挑出明玉的身契,将其他的递给白锦桐让她放回去:“这些身契好好留着,将来还有用。”

  “明玉,她是不是……”白锦绣握紧了身下锦缎,“她……”

  不想让有伤在身的白锦绣再费精神,她轻轻握住白锦绣的手,叮嘱:“你好好养伤要紧,不必为这些背主的东西费神,交给得力的人去处置就好。”

  说着,她转头把明玉的身契递给春桃,话里有话:“告诉你表哥明玉背主忘恩,二姑娘虽然心善可天理是断断容不得的,这件事办好了重重有赏。”

  也好叫镇国公府的下人睁大眼好好看看,背主到底是个什么下场。

  春桃称是,双手接过身契,退出青竹阁。

  ·

  当日,大长公主晌午带着秦朗从宫里出来不到一个时辰,忠勇侯世子自请去世子位的消息便传遍了大都城。

  忠勇侯夫人蒋氏得到这个消息时,腿软如泥一下跌坐在椅子上,汗出如浆。

  “母亲,这可是好事啊!母亲怎得脸色如此难看?”秦二姑娘高高兴兴扯着蒋氏的衣袖,一脸喜气。

  秦朗自请去世子位,他们弟弟就可以成世子了。

  蒋氏此时连训骂女儿的劲头都没有,她死死按着自己心口,知道这下自己的名声全完了,自己名声不要紧,可她的孩子还小……以后谁敢娶秦家女,谁敢嫁秦家郎!

  怒气上头,蒋氏一个耳光打得秦二姑娘跌坐在地上。

  秦二姑娘单手捂着火辣辣的脸,瞪大眼望着蒋氏,双眸含泪:“娘?!您为什么要打女儿?!”

  “蠢货!如果不是你和白锦绣因为口舌之争大打出手,事情怎会弄得这么大!”

  蒋氏骂完女儿,又强撑着打起精神来,只要陛下的明旨没有发下来,就还有回旋的余地。今日已经来不及进宫了,她明日便进宫求请皇后让陛下开恩,切莫去秦朗的世子位,做出一个好继母应有的姿态,表明忠勇侯府只能有秦朗这一位世子,也许情势还能挽回。

  “吴嬷嬷!”蒋氏喊了一声,见脸色蜡黄的吴嬷嬷从外面进来忙吩咐,“快向宫里递牌子,明日我要进宫拜见皇后娘娘。”

  吴嬷嬷对蒋氏行礼之后,道:“夫人,出事了!刚庄子上的徐管事带着满脸的伤来了……说今天有镇国公府的人,带着一干打手护院,冲进您的陪嫁庄子上……拿着明玉的身契把明玉给捆走了!”

  蒋氏一口气没上来跌坐在软榻上,险些背过气去。

  “夫人!夫人!”吴嬷嬷连忙扶住蒋氏。

  “镇国公府这是什么都知道了?他们会不会也知道咱们府上把那几个丫头给溺死的事?”蒋氏捂着心口只觉喘不上气来。

  “虽说富贵人家打杀几个丫头不是什么大事,可明玉那个丫头前因后果什么都知道,要是她什么都吐给镇国公府,到时候大长公主那边儿不好交代……”吴嬷嬷忧心忡忡望着正吧嗒吧嗒掉眼泪的秦二姑娘。

  “娘!”秦二姑娘光是想起大长公主通身的威仪就吓得腿软,哭着扯住蒋氏的衣裳,“这可怎么办啊?!大长公主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我和姐姐的!”

  

千桦尽落

好吧好吧!我还是那个心软的作者君,还是来更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