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二十六章:得用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110 2020-08-14 12:12:01

  “你这个忤逆不孝的东西!自请去世子位这样的大事,说都不说一声!这世子位对你来说难道是萝卜青菜吗?说不要就不要!还惊动了大长公主!你这是踩着我们候府的脸面为你自己争前程啊!”

  秦朗眼眶发红,喉头翻滚,沉默半晌退后一步,对忠勇侯行叩首大礼:“自母亲去后,父亲再娶续弦。不知何以谨守孝道为继母不喜,悬梁苦读亦是让父亲不满,儿百思不得其解。直至金秋时节,儿见幼弟绕父母膝下,父亲感慨幼弟才学惊艳出口成章,继母落泪称何以幼弟非长子,祖训礼教待幼弟不公,儿才知父母钟意的世子人选乃是幼弟!儿无大才,也知不能解父母忧虑为不孝。儿反躬自省,自请去世子位,以求自赎一二,实非不孝。不日儿将搬出候府,愚愿……候府和睦,父母康健,妻室平安,求父亲谅解!”

  忠勇侯瞳仁颤抖,看着秦朗起身再次长揖到底转身离开,他唇瓣嗫喏着抬手……到底没有能唤住秦朗。

  ·

  白卿言用过晚膳后练了一身汗,身体隐隐有了适应的迹象,不似前两日那般酸痛。

  沐浴后,春妍正给坐在灯下看书的白卿言用帕子绞头发,就见春桃端着热茶进来。

  “大姑娘,您吩咐表哥事情已经办完了,夜深他不便入后宅,让奴婢禀姑娘一声。”春桃将热茶放在白卿言手边。

  陈庆生是个极有慧根的人,对陈庆生白卿言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即便今天她把话说的含蓄,但事情应该怎么办想必陈庆生很清楚。

  白卿言视线从书本上挪开,问:“你表哥是怎么办的?”

  春桃原本不想让这些脏烂事清污了白卿言清听,可白卿言既然问春桃也没有瞒着的道理:“表哥请了卢平护院带着人杀到忠勇侯府人蒋氏的庄子上,用身契强行将明玉给抢了出来,就那么捆了明玉敲锣打鼓一路进城,把人送到了明玉家里,说……虽然明玉背主,可二姑娘念在明玉伺候多年的份儿上不计较,但也断断不敢再用,所以让人把明玉送回家,准许明玉家里人用钱把人赎回,日后好自为之。”

  陈庆生很聪明,这做的很漂亮……

  白府的名声可不能有污点。

  白卿言心情舒畅合了书本放在鸡翅木的小几上,知道还有后续,端过茶喝了一口:“你继续说……”

  “明玉的兄长惧怕镇国公府威势,七凑八凑找钱庄借了钱,才把钱还给咱们府上!我表哥走之前,暗地里敲打了一下明玉的兄长!后来钱庄的小斯又去明玉兄长那里提点了一下!明玉兄长就以家门不幸为由打断了明玉双腿,将明玉卖到私娼窑子里去了!”

  白卿言放下茶杯,陈庆生果然是个宝。她眼底有了笑意,又问:“还有呢?”

  春桃耳根一红,还是说了:“我表哥说让姑娘放心,他已经打过招呼,明玉现下是最下等的窑姐儿,只要喘着一口气就得……”

  春桃已然说不下去。

  听明白话的春妍打了一个冷战:“这……平时陈庆生看起来那么温和随性的一个人,怎么下手这么毒辣?!好歹……和明玉也算是旧相识。”竟然让明玉成了最下等的娼妇,只要能喘一口气就要不停的接客,真正的千人枕万人骑。

  春桃小心翼翼望着白卿言,也怕白卿言觉得陈庆生太残忍冷血。

  “你表哥做的很好!也好让那些心存他念的下人们看看,背主是个什么下场。”白卿言对春桃笑了笑,“明日拿一百两银子去赏你表哥。”

  “奴婢替表哥谢过姑娘。”

  白卿言回头看了眼面色惨白惨白的春妍:“你去小厨房看看羊乳羹好了没有,给二姑娘送去。”

  “是!”

  春桃十分有眼力介儿接过帕子替白卿言绞头发。

  春妍一走,白卿言便道:“你告诉你表哥再替我做两件事……”

  “但凭姑娘吩咐。”

  白卿言拿起书本,随手翻了一页:“蒋氏命人溺死二姑娘陪嫁丫头的事,可以闹起来了!”

  前有白锦绣受伤落水,性命垂危被镇国公府接回。后有镇国公府又大张旗鼓将背主的明玉从蒋氏陪嫁庄子上揪出来,送回她家。现下满大都城的百姓权贵人家早已经对白锦绣落水一事猜测纷纷,偏偏镇国公府上下口风紧的不漏一丝余地。得不到一点确凿音讯,闲来无事的后宅妇人酒肆闲汉早就抓耳挠腮好奇得不行。

  此时再将被蒋氏口称发卖的陪嫁丫头之死抖出来,不仅旁人要给蒋氏编排上一出大戏,忠勇侯府的声誉也会被架在火上烤。

  事情一件一件,不急不缓的往外抖,循序渐进才能让看戏的人欲罢不能,眼睛都盯在忠勇侯府身上。

  届时就端看忠勇侯是要保全蒋氏,还是要保全忠勇侯府名声了。

  “闹起来之前……派人去五个陪嫁丫头的里正那里消了她们的奴籍,等事毕也好让她们以良籍身份好好安葬。”

  春桃从不质疑白卿言的安排,忙应声:“是,一会儿伺候姑娘安置,我就去交代表哥!”

  “另外就是三日后祖母要派人去庄子上接两个人,我同祖母想试试这两个人的品行,让你表哥放手去安排。”

  关于二叔这个遗落在外的子嗣,二夫人刘氏听了虽然气恼,但也还是接受了。

  毕竟当初二叔外出游历被一个姑娘所救,两人有了情愫这样的事情,二婶是知道的。

  至于多出来的这个孩子,府上不是没有庶子她也都一视同仁,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情,她不愿意计较那么多。

  白卿言扭头眉目含笑望着春桃,眼神不掩亲密温和:“你表哥的确得用,过了年我打算让他去外面再历练两三年,到时候混个管事绰绰有余,我也能放心把你交给他。”

  春桃一张脸红透娇嗔道:“姑娘!”

  白卿言看着春桃面泛红坨,双眸含春的羞臊模样,浅浅笑着拍了拍她的手。

  春桃跟了她这么多年,她的心思瞒不过白卿言。

  前世春桃为了护着她跟她去了南疆,还未和陈庆生成亲就已经天人永隔,今生……白卿言必定要让春桃风光大嫁,高高兴兴和她的心上人厮守一生。

千桦尽落

红豆、推荐票、留言!这个作者君都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