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二十八章:问罪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1988 2020-08-16 11:52:46

  白锦绣身边五个丫头的爹娘更是恨毒了忠勇侯夫人,碍于权势却也只能懦懦站在一旁,低头不敢言。

  忠勇侯夫人蒋氏带着厚礼大张旗鼓登镇国公府大门,说前来向大长公主请安,也是想将白锦绣接回候府照料。

  二夫人刘氏不愿见忠勇侯夫人蒋氏,托世子夫人董氏应付,自己扎扎实实窝在青竹阁陪有伤在身的白锦绣。

  忠勇侯夫人进门没有主子相迎,反倒是被镇国公府粗使的婆子请进去的,虽说她是来伏低做小的,可这般被怠慢还是心生怨怼,藏不住情绪将满心的狠戾表露在了脸上,盘算着等镇国公府男儿皆亡的消息传回来,要怎么把这口恶气出出来。

  吴嬷嬷扶着蒋氏往镇国公府内走,撇着嘴道:“这国公府也太怠慢夫人了。”

  大约是听了吴嬷嬷替自己鸣不平,蒋氏情绪反到平和了下来,她笑着说:“昨儿个你还劝我,今天怎么反到是你沉不住气了?总归白锦绣是我的儿媳妇儿,他们国公府给我没脸,我能给白锦绣好脸吗?只要今天能把白锦绣接回府,压着不让秦朗搬出忠勇侯府,侯爷的颜面也好看些!反正这日子还长……咱们且看着。”

  “夫人英明!”吴嬷嬷谄媚笑着,扶住蒋氏往内宅走。

  吴嬷嬷跟了蒋氏这么多年,太了解蒋氏的脾性,刚才她若不抱怨,蒋氏一会儿见了镇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怕是藏不住火。她先开口抱怨……让蒋氏反过来安抚她,蒋氏便会觉得她自己度量大城府深是天底下最能耐的能耐人,才能稳住把情绪藏在心底。

  刚走进镇国公府垂花门,蒋氏就见镇国公世子夫人董氏身边的管事嬷嬷立在那里,见蒋氏过来,秦嬷嬷笑着福身行礼道:“给侯夫人请安,大长公主刚才遣了丫头过来说,今日身子不爽就不见侯夫人了!二夫人忙着照顾我们二姑娘也不过来了,我们世子夫人和大姑娘、三姑娘正等着侯夫人呢,遣我过来迎一迎。”

  吴嬷嬷一听白大姑娘也在,顿时老脸抽抽,心里怕得慌。要知道那白大姑娘可是上过战场真正见过血杀过人的!

  蒋氏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大长公主不见她也罢了,她刘氏拿什么乔,打量着给她端架子么?!

  虽说世子夫人来接待她也不算辱没,可那个白大姑娘一点儿礼数都没有,看着温和有礼……说话时杀气凌厉。那日在他们候府门口,连他们侯爷都被顶撞的哑口无言,让蒋氏见她……蒋氏怎么能不觉瘆得慌?!

  心里不乐意归不乐意,明面儿上蒋氏还是要装出个长辈的样子来:“白大姑娘身子弱,怎么不好好歇着,这倒让我心里不落忍了。”

  秦嬷嬷带头在前面走着,听到蒋氏拿白卿言的身子说嘴,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表面不显却也没有搭腔,只自顾自挺直了脊背在前方带路。

  蒋氏讨了个没趣,甩了甩帕子,不再吭声。

  秦嬷嬷一直带着蒋氏进了屋,也不见董氏出来迎一迎,进门见董氏和白卿言、白锦桐正在说笑,怠慢之意明显,顿时火冒三丈。

  “倒是我今日来的不凑巧,想给大长公主请安,大长公主身子不爽!连亲家母都要照顾锦绣不得脱身!”蒋氏笑盈盈进门道。

  董氏听到这酸话,一双凤眸朝蒋氏望去,想起四姑娘白锦稚说起那日在忠勇侯府这蒋氏拿白卿言的身体和年龄挤兑白卿言,心里已然恨上了蒋氏,也没有给什么好脸。

  董氏抽出帕子压了压唇角,看着蒋氏,沉着脸开口:“听侯夫人这话的意思,我母亲病的不是时候,专挑您来的时候病了。我二弟妹也没有轻重,放着您这么大尊侯夫人不来晋见,偏偏要去照顾自己奄奄一息的女儿。”

  蒋氏喉头一哽,被怼了一个没脸,笑意再也挂不住。

  董氏贤德又温厚的名声在外,一向都是宗妇表率。可白卿言却知自己母亲一向厉害又护短,旁的事董氏都大度能忍,可谁要是欺负了她的儿女,那董氏可是什么都不惧怕的。

  礼,白卿言和白锦桐还是要守的,她们起身草草对蒋氏行了一礼。

  白卿言落座,便笑着问:“侯夫人今日上门,难不成是为了让我镇国公府上下正门迎接显摆您身份尊贵的?一进门就连珠炮似的问我祖母和二婶儿的罪?!”

  一听白卿言说话,蒋氏就直突突,想来还是那日忠勇侯府门前被白卿言给吓到了。

  蒋氏手心里都是汗,她来之前就清楚今时不同往日,他们忠勇侯府被拿了错处,得狠狠撇下脸面做小才能先让镇国公府出了这一口恶气,可这镇国公府董氏和白大姑娘说话也太可恨了些。

  蒋氏指甲都要掐断了,才服软道:“我岂敢问大长公主的罪!”

  “侯夫人这话的意思,就是怪罪我二伯母了……”白锦桐当即冷下一张脸,“我还以为今日侯夫人登门是来赔不是的,没成想竟是来问罪的!”

  蒋氏本就度量小,只觉国公府一个庶出的小蹄子都敢把蹶子撂倒她脸上,顿时黑了脸:“一个庶出的也在我面前大呼小叫,董氏你也不管管?传出去不怕别人质疑你们国公府的家教?!”

  董氏重重放下茶杯,不悦朝蒋氏瞪去:“侯夫人还是多关心关心别人怎么说你们候府的家教吧!你两位嫡出的女儿不过同新嫂生了龃龉,动辄就要害新嫂性命!侯夫人又将手伸到儿媳妇嫁妆里,在儿媳妇伤重昏迷之际发卖儿媳妇陪嫁丫头,这事已经传遍大都城,满城的清贵人家都拿这当笑柄谈资!侯夫人不思量如何挽回你们候府声誉,还厚颜指点我镇国公府家教,好大的脸!”

  董氏这话可是将蒋氏的脸面踩进了泥里。

  “你!”蒋氏心口起伏剧烈,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一个字来。

千桦尽落

感谢宝宝的冰可乐!提神醒脑!就是昨天有人留言叫作者君“作业大大”,那我就寻思着我得给你们布置个作业吧!三百字读后感吧!来……写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