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二十九章:世代硬骨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114 2020-08-17 12:17:17

  吴嬷嬷知道今日来的目的是接白锦绣阻止秦朗搬出忠勇侯府的,忙笑着打圆场和稀泥:“哎哟,世子夫人您误会了!我们夫人真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夫人就是再怎么着也断不敢让大长公主来迎我们夫人啊!我们夫人这是关心大长公主和我们大奶奶,心好嘴拙不会说话,怎么能是问罪呢?”

  吴嬷嬷赔了笑脸,又不动声色扯了扯蒋氏的衣袖:“我们夫人是听说大奶奶醒了,今天是专程来接大奶奶回府的!这不是既然来了就断断没有不给大长公主请安的道理,听说大长公主病了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这才说了这么一嘴!世子夫人您和我们夫人也算是自小的交情了,您还还不知道我们夫人吗?!”

  蒋氏按耐下心头怒火,几乎绞碎了手中的帕子才压下脾气,道:“可不就是这个理儿!世子夫人咱们自小相识,我就是这么个脾气,都是误会了。”

  董氏根本就不接蒋氏这一茬,带着上好翡翠手镯的手搭在扶手之上,当家主母的气派真要提起来,不知道比蒋氏高了多少个格调:“这么说,今日侯夫人登门,是来致歉?”

  “也是想接锦绣回府,说到底锦绣已然是我秦家妇,不好总待在娘家,没得叫人笑话。”蒋氏说。

  “蒋逢春你也别在这里和我绕圈子了!”董氏连名带姓直呼忠勇侯夫人名讳,“昨日圣上明旨下发赐了秦朗宅子,秦朗一旦搬出去住,就等于将忠勇侯府不睦,将你两个女儿对我们锦绣动手的事情挑到明面儿上来!你这边眼看着没有办法了,这才登我国公府的大门想把我们锦绣接回去企图辖制秦朗不许秦朗搬出候府,来全你们候府的面子,是也不是?!”

  陡然被董氏不留颜面戳穿,蒋氏脸色越发不好看,吴嬷嬷忙接话:“世子夫人,我们侯夫人这也是为了一家子着想,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您说……这好好的父亲母亲都在呢,怎么能搬出去住!您看镇国侯府如此兴旺,还不是因为不分家,所以才有了白家十七郎这样的福气!这……父母在世就搬出去,将来我们世子爷仕途上怕是要被人拿孝道说事了。”

  一个嬷嬷,犯不着董氏自降身份搭腔,董氏只端起茶杯喝茶,白卿言不紧不慢开口问:“这话是侯夫人的意思?”

  蒋氏也不愿和白卿言搭话,想端茶喝口水,这才发现董氏连杯茶也没给上,顿时火冒三丈甩了甩帕子:“我这也是为了秦朗他们两口子好。”

  “侯夫人真是好大的口气,皇后娘娘叮嘱姐夫住新宅走新路,您竟说不让姐夫搬出府是为了姐夫好,难不成您比皇后娘娘还英明?!”白锦桐抬眉问。

  蒋氏心里咯噔一声,给她一万个胆子,她也不敢质疑皇后娘娘的话,训斥道:“你休要胡言!”

  白卿言目光灼灼,声线轻漫:“侯夫人今日没有带候府两位姑娘向我二妹妹请罪,摆着谱进了我镇国公府的大门,嘴皮子一碰就是要把我二妹妹接回去!侯夫人是觉得我们白家怕你忠勇侯府,还是觉得我白家蠢到会将我二妹妹送回忠勇侯府任你磋磨?!”

  “不怕明着和侯夫人说……”白锦桐也慢条斯理开口,“那日姐夫上门负荆请罪,我二姐姐告诉姐夫,我二姐生受了你女儿那一石头不还手,为得就是拿命给姐夫出府铺路,倘若姐夫没有搬出忠勇侯府分家的勇气,便配不上我白家女儿,和离是免不了。即便拼到鱼死网破一纸休书求去……我二姐也断不会再和姐夫过下去了!”

  蒋氏和吴嬷嬷都睁大了眼,怎么也想不到白锦绣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个人,竟然能用这样的毒计!和离?!清贵人家哪有和离的!

  蒋氏气得手都在抖,白锦绣好恶毒的心肠,这分明就是要把她往死里逼啊!

  白卿言凉薄的视线扫过吴嬷嬷,冷笑:“如今陛下下发明旨,皇后娘娘殷殷叮嘱,谁敢用孝字说嘴秦朗前程就是指责陛下和皇后娘娘!秦朗已然收拾箱笼只等搬出候府,大好的日子等着我二妹妹。倒是侯夫人……这么多年暗室欺心、不折手段,要的不就是这个世子位吗?如今秦朗光明正大让出来,侯夫人怎么又不敢磊落接着了?”

  吴嬷嬷惊了一身冷汗,刚才她就在拿孝字说嘴。

  “董婉君,我今日好心亲自上门接白锦绣回府!你满大都城打听打听有我这么大度的婆母吗?我竟半分好没落下?!一杯茶还没有喝上,反到被你镇国公府两个孩子把脸按在地上踩!”蒋氏也是气得不行,连名带姓的直呼董氏,把茶机拍啪啪直响,“我就算是继母,可秦朗的父亲我们家侯爷总还在吧!父母在不分家,你们白家二女儿刚成亲就撺掇秦朗搬出候府,还有没有孝道可言?传出去不怕千夫所指吗?”

  董氏徐徐往茶杯里吹了口气,懒得和蒋氏饶舌,只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自以为我们白府到底是把姑娘嫁到你们候府,你又是正经的婆母,就算顾忌着往后锦绣的前程,我们白府上下也得敬着你!可蒋逢春……我们白家世代硬骨,不是谁想啃就能啃得动的,还是回去掂量掂量你的牙口想清楚再来吧。”

  “董婉君!”蒋氏拍桌而起,摔了帕子就要走,“我们走着瞧!日后有你哭着倒霉的时候!”

  吴嬷嬷连拉带扯才堪堪将怒火冲天的蒋氏拦住,一个劲儿的使眼色:“夫人,大奶奶受了伤,世子夫人是娘家人,难免生气说话不好听您也多包涵包涵!您这脾气太直,要是真走了两家误会怕是解不开了!”

  白卿言抬眼瞅着要甩帕子走人的蒋氏,慢条斯理开口:“说到我二妹妹的伤,敢问侯夫人我二妹妹落水昏迷之后您将我二妹妹的陪嫁丫头卖于哪家人牙子了,那五个陪嫁丫头的爹娘正跪在我们国公府门前求问,我也好奇哪家的人牙子后台如此硬,那五个陪嫁丫头身契还在我二妹妹手中,就敢从侯夫人手中把人带走!还是……其他五个丫头同明玉一样,被侯夫人养在了庄子上?”

千桦尽落

自古评论出人才,我天天评论区找人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