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三十章:牵扯其中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127 2020-08-18 12:05:08

  吴嬷嬷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

  之前吴嬷嬷和蒋氏是发落了那几个丫头之后,才发现没有从白锦绣的嫁妆抄检出几个丫头的身契。原本留下明玉是打算到时候镇国公府追究起来,就让明玉这个贴身大丫头说是白锦绣自己让明玉把身契拿给蒋氏的。

  可谁知,镇国公府居然命人拿了明玉的身契从蒋氏的庄子上将明玉强行捆了出来,那其他五个陪嫁丫头的身契肯定也在镇国公府。

  不等吴嬷嬷斟酌开口,心虚不已的蒋氏已经借故发火:“白锦绣刚进秦门不思孝顺公婆,不恪守妇道,反用奸计煽动夫婿分家,你们国公府还有脸问我那几个丫头!就是白锦绣本人……我这个做婆母的打死她,满天下也没有人说一个错字!吴嬷嬷还不走!”

  吴嬷嬷满头汗跟上蒋氏。

  “侯夫人,今日出了这道门,要是打着宣扬我二妹妹串掇秦朗搬出忠勇侯府,把污水泼到我二妹妹身上的主意,我劝你还是省了!我们镇国公府肯定是一概不认,我母亲势必也是要替我二妹委屈,解释一二。”白卿言起身,笑盈盈开口,“我母亲是圣上亲口称赞的大都城宗妇表率……侯夫人想想凭您纵女害人性命,擅动儿媳嫁妆的声誉,若是再添诋毁儿媳妇名声,那可就真妙不可言了。”

  关于白锦绣同秦朗说的那番话,传出去不利于白锦绣的名声。

  白锦桐立在白卿言身侧,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将二姐的话说于侯夫人听,就是指望着侯夫人给她这已经被架在火上的名声添一把柴,浇一碗油!长姐也太好心了,何苦提醒她。”

  “董婉君,你们镇国公府这是要和我们忠勇侯府撕破脸吗?”蒋氏目眦欲裂绞着手中的帕子。

  董氏懒懒抬眼:“你那两个女儿险些害死我国公府二姑娘,你还敢在我国公府跟前要脸?!”

  白锦桐负手而立,勾唇凉薄笑着:“忠勇侯府的脸皮难不成是城墙吗?我们国公府大张旗鼓把我二姐接回来!还没撕破?!”

  “你们……好!你们白府且嚣张着吧!”蒋氏怒火攻心,气得全身都在颤抖,口不择言道,“用不了多时有你们好哭的!吴嬷嬷我们走!”

  白卿言视线抬起,幽深的目光凝住蒋氏的背影。

  立在门口的秦嬷嬷见蒋氏带着风从厅内出来,规规矩矩笑着上前引路把人往外送,蒋氏一肚子邪火全撒在了秦嬷嬷身上:“怎么着,出个府还要监视吗?怕我偷了你们镇国公府的东西不成!”

  忠勇侯夫人一走,董氏就丢下茶杯,满目厌恶:“蒋氏这德行,总以为全天下就她最聪明,旁人都是个傻子凭她算计!”

  当初白卿言的婚约,是在秦朗的母亲病重垂危时定下的。早年秦朗的母亲还云英未嫁时,因曾被董老太君和董氏从山匪手中救下一命保住其贞洁,秦朗的母亲感念万分和董家来往密切,更与董氏意气相投结为姐妹。

  后来秦朗的母亲病重,自知时日无多,便将秦朗托付于董氏,私下跪求董氏将来若得嫡女许给秦朗,如此董氏便是秦朗名正言顺的母亲了。

  将死之姐妹跪求,年幼心软的董氏胆大包天一口应下,将随身佩当做信物赠给了秦朗的母亲,私自将此事定下。

  秦朗母亲一片拳拳爱子之心,自知和忠勇侯秦德昭无深情厚谊,怕来日继母进门忠勇侯世子之位改弦更张,为稳固秦朗世子之位,只能以托孤为由,连金兰姐妹都算计其中。

  若非是秦朗母族日渐式微,若非知道董氏得了镇国公府大长公青眼,只等董氏祖父三年孝期一过便上门提亲,秦朗母亲哪会如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跪求还未嫁人的董氏定什么婚约。

  再后来秦朗母亲去世,忠勇侯迎娶蒋氏续弦。蒋氏是个什么东西,董氏心里一清二楚,自白卿言出生之后,心里便一直都替白卿言捏了把汗。

  岂料,白卿言初长成便受腹部伤子嗣艰难,国公爷要退掉国公府和忠勇侯府的婚约,是忠勇侯亲自上门来游说将秦朗婚约的对象换成了白锦绣,本来国公爷也不同意,可不知到忠勇侯和国公爷说了些什么,国公爷就同意了。

  董氏作为儿媳妇也不好说什么,也怕说多了让二夫人刘氏以为她是不满将婚约换给了白锦绣,劝了两句不见效之后,索性闭口不言。没想到多年后白锦绣成亲,竟然让孩子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早知道当初她就应该极力反对。

  “母亲也莫气了。”白卿言出言安抚董氏,“没去忠勇侯府之前我以为忠勇侯夫人多厉害的人物,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眼下秦朗搬出忠勇侯府的事情,势在必行,回头您和二婶儿给锦绣多挑一些得力的嬷嬷仆人送过去,没有婆母拿捏,何愁锦绣日子过不好?”

  董氏叹了一口气,点头,好在皇帝下发明旨皇后也开了金口,就算她蒋氏三头六臂这事儿也是板上钉钉更改不得了。

  想到刚才白卿言追问蒋氏那五个陪嫁丫头的去处,董氏犹豫了片刻,还是照实对女儿说:“昨日你二婶儿托我遣人去寻你二妹妹余下的五个陪嫁丫头,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以求后报。虽说今早我派了人去询问城内人牙子,可心底清楚那五个陪嫁丫头多半已经没了。你二婶儿性子泼辣耿直,又不知蒋氏那个人毒辣,怕没往这方面想,我也不知该如何同你二婶儿说。”

  五个陪嫁丫头怎么说都是国公府出去的丫头,打狗还得看主人,大都城哪个人牙子不要命了,敢在没有身契的情况下动镇国公府出去的人?也就二夫人刘氏信这话。

  “母亲何苦要和二婶儿挑明了说,这五个陪嫁丫头我们国公府找不到,那就报官,让官府来找。”白卿言主意很正。

  愁眉不展董氏抬头看向面沉如水,从容自若的女儿,顿时眉开眼笑:“我儿说得对!是娘痴了!自家的下人找不到自然是要报官了!还得让管事带着那五个姑娘的身契和生身父母一起去报官!”

  白卿言面色深沉从厅内出来,反复琢磨忠勇侯夫人临走前怒急攻心那句——用不了多时有你们好哭的。

  这话像是别有深意,她垂眸凝视着脚下的石板路,不免猜测忠勇侯夫人是否知道些什么所以才敢在白锦绣刚入门就下手?

  那日在忠勇侯府,蒋氏侯夫人的款儿十足,丝毫不惧自家女儿伤了人。一向谨小慎微的忠勇侯即便是因为他白家不给他们候府留脸挪走白锦绣恼火,但在是非对错已见分晓的情况下,何以还那么强硬?

  她只觉脊背发汗,白家的事情……这大都城内到底有多少权贵牵扯其中?

  白锦桐缓步跟在白卿言身侧,一脸痛快:“看着那恶妇气到发抖的样子,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不见白卿言搭腔,白锦桐又不免想到那五个陪嫁丫头,她抱了一丝希望问:“长姐,那五个丫头真的如大伯母所说……凶多吉少吗?”

  她闻声回神,倒也没瞒着:“你二姐姐的陪嫁丫头,除了明玉之外全部被溺死,这位侯夫人怕丫头身上的衣饰容易露了身份,便命人扒了五个丫头的衣裳,大雪之夜一卷草席丢到乱葬岗了。”

千桦尽落

虽然说我这一天一更,可一更两千字……我只是懒,懒得分章节啊,我的小祖宗们啊……你们要看字数不能光看我一天只更了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