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三十八章:委屈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055 2020-08-26 11:58:54

  董氏揪着手中的帕子,心中已然感动不已,恨不能一口答应下来。

  董老太君叹气看向大长公主:“到底是自己的孙子和外孙女儿,有什么舍不舍脸的?可这婚事阿宝不点头,我们总不能强逼。只是阿宝这终身大事,我一想起来就揪心的很啊!”

  “娘!”董氏望着董老太君急了眼,“可……”

  “老大媳妇儿,你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性子你还不清楚吗?你逼着她嫁了,她心里能痛快?”大长公主截断了董氏的话头。

  大长公主是白卿言的祖母,自然同董老太君一般担忧白卿言,只是白卿言宁折不弯,绝不会违心屈就。

  董氏用帕子沾了沾眼泪:“罢了!罢了!就算阿宝一辈子不嫁,只要她能痛快。”

  后来,董长元同白卿言进屋,面色如土立在董老太君身旁,再未发一言。

  董老太君略坐了坐,便带着董长元回府。

  董氏和白卿言亲自将董老太君送至门前,董氏和董老太君又依依不舍了一番,这才将老太君送上车。

  目送董老太君的马车离开,白卿言又被蒋嬷嬷请回长寿院。

  大长公主同她说起二叔那个要被接回府的儿子。

  “你放手去试那两人品性,若是那小子的生母还算老实本分就一并接回来,要是个心大的,你可当场把人送回去!”

  “祖母放心,孙女儿知道!”白卿言点头。

  蒋嬷嬷端着八宝茶打帘儿进来,笑着说:“大姐儿院子里那个叫春妍的小丫头,不知道有什么事在长寿院外探头探脑的团团转,一张小脸急得发红,翠儿出去也没问出什么来,大姐儿要不要把人传进来问问?”

  她心中讥笑,能让春妍着急又不能对他人言的,除了那位金尊玉贵的梁王还能是什么?!

  白卿言岔开话题:“刚听母亲说,秦朗今早来同二妹妹说了一声,今日是他搬出候府的日子,他会在府中静待二妹归家。”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秦朗也算是有决断的,不枉你费心为他铺路……”

  白卿言在长寿院伺候大长公主礼佛,用了午膳之后才出来。

  在雪堆里窝了半天的春妍忙迎上前,一张脸冻得通红:“大姑娘……”

  她凉薄的视线朝春妍看去:“回去再说。”

  春妍一双腿发麻,咬着牙追在白卿言身后,一进门便献宝似的将捂在怀里半晌的玉佩拿出来递给她:“大姑娘,这是梁王让童吉送来的玉佩,梁王说将来会以正妃之位求娶大姑娘!”

  一股血气直冲脑门,她冷戾入骨的视线看向春妍,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春妍这个背主的东西竟如此大胆,敢替她收下梁王贴身玉佩!

  春桃睁大了眼,脸色涨的通红,胸口起伏剧烈:“春妍你怎么敢!你真是疯了不成?!”

  她怒火攻心,手指用力扣住小几边缘,愤怒直视春妍:“春妍可真是厉害啊,这就替我的亲事做主将我定给梁王了!没让你当镇国公府这个家当真是委屈你了!”

  春妍立刻跪下:“春妍不敢,大姑娘!春妍这是为了大姑娘啊!大姑娘想想那可是王妃之尊……登州表少爷不过是一个解元公,凭什么肖想我们姑娘!”

  她差点儿忍不住扬手给春妍这背主的东西一个耳光,可想到留着春妍才能细查府上哪些宵小是梁王的人,就硬是忍了回去,简直不能再呕心。

  她闭着眼,只觉太阳穴直突突:“一日之内,这东西怎么来的,你给我怎么送回去!否则别怪我不念情分打折你的腿!滚!”

  春妍哭着出了上房,春桃也气得差点儿哭出来,就这样的东西她还在大姑娘面前求情,她简直是疯魔了。

  见白卿言闭着眼被气得气息不稳,春桃愧疚的不行,连忙给她倒了杯水:“大姑娘,奴婢一会儿定会狠狠教训春妍。”

  半晌,她平静了心绪,闭着眼说:“去问问今日是谁叫春妍出府的,让管家找个由头将那人也拘起来,就说管事给派了差事出府,以免引人怀疑!”

  “是,奴婢这就去办!”春桃连忙应声。

  ·

  赶在日头西沉前,镇国公府的马车稳稳停在满江楼门口。

  和马夫坐在一起的陈庆生一跃跳下马车,给马车里的白卿言说了一声,便先行进满江楼安排。

  满江楼伙计见了陈庆生,忙招呼掌柜:“大掌柜,陈二爷到了!”

  大掌柜见了陈庆生眉开眼笑从柜台急急出来:“陈二爷到了,照您的吩咐,最好的雅间儿今儿个一大早我就着人打扫干净了,炉火烧的旺旺的,一天都没进客,就等着大姑娘呢!”

  陈庆生忙快行两步对掌柜行了个利落的半揖礼,有恭敬递上银子:“多谢大掌柜,若不是大掌柜允准罗家馄饨摊子的罗娘子用您酒楼的后厨,我们家大姑娘怕是吃不上刚出锅的罗家馄饨,回头得了我们家大姑娘赏,我必须请您吃酒!咱们说好了您可不能推辞!”

  “陈二爷这话说的!您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大掌柜打包票之余又亲亲热热将银子推了回去,感激道,“再说我能不知道,你是为了让白大姑娘顺道尝尝我们家的菜,镇国公府白大姑娘要是说好……那清贵人家不都知道我这满江楼了!我都懂陈二爷好意,您放心……今儿个一定把大姑娘伺候好。”

  春桃、春妍已扶白卿言下马车,怵在门口的店小二竟一时看傻了,这店小二也好歹身在大都城不是没有见过富家小姐,可却是头一次见到白卿言这样眉目惊艳,如同临凡仙子般的人物。

  “咱们一码归一码!”陈庆生忙把银子塞进掌柜手里,又急忙往回走了两步,亲自迎白卿言,大掌柜也跟在陈庆生身后,手里攥着银子弯着腰笑迎。

  两人这么一挤,倒是把春妍给挤到了后头。春妍晌午被白卿言训了一顿,可她已经将梁王赠予的玉佩托人送了回去,难道大姑娘还要对她不依不饶?不然为什么没有训斥这陈庆生和掌柜占了她的位置。

  春妍立时委屈的不行搭拉个脸跟在后面,嘴上都能挂茶壶了。

千桦尽落

下一章,男主要出来了,男主已经太久太久不见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