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三十九章:放浪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038 2020-08-27 13:08:16

  白卿言观刚才陈庆生和掌柜打交道的行事章法,对陈庆生越发满意。将来三妹妹从商……陈庆生定会成为三妹妹的左膀右臂。

  她侧头对卢平和随行护卫道:“平叔,你们就在楼下不要轻举妄动,听我吩咐行事。”

  卢平抱拳称是。

  “大姑娘,掌柜已经安排好了雅间儿!满江楼是新开的店,虽说不如隔壁的燕雀楼名气大,可胜在清净。”陈庆生引着白卿言王楼梯口走,“大姑娘小心脚下。”

  “对对对!最好的包间儿今儿个一大早就给大姑娘打扫出来了!等日头落下去,大姑娘推开隔扇,倚着回廊的美人靠看这满长街的红灯夜景绝对是绝佳的好地儿!定不比隔壁燕雀楼最好的雅间儿观景位置差!”大掌柜笑盈盈跟随在后面。

  “掌柜的有心了!您去忙吧……我们伺候大姑娘就好。”春桃笑莹莹道。

  “哎哎哎!”掌柜的站在楼下连连点头。

  陈庆生替白卿言推开雅间的门,知道白卿言畏寒忙先进去将迎面的扇窗户关上,道:“大姑娘,这雅间儿的位置虽好,可这窗户和燕雀楼雅间儿的窗户离的太近,小的先替您关上。”

  陈庆生安排的极为细致,大约是怕白卿言在雅间里枯坐无趣,那扇雕花木窗之下摆了一盘棋,小几上放着一本棋谱。

  白卿言解开大氅便直径走到棋盘前,目光略扫过棋盘,这陈庆生不知从哪儿找来的残局,她倒是第一次见,颇有兴致。

  雅间烛火明亮,内设五个火盆炭火烧的极旺,哪怕刚才窗户开着,人一进来都感觉暖融融的。

  见送茶的小二立在门口,陈庆生忙快步上前接过,给了小二赏钱。

  他一边替她倒茶一边道:“满江楼的掌柜是个半月前,才将这家店盘下来的。约莫半年前,隔壁燕雀楼的东家和督理街道衙门的司官成了亲家,后来燕雀楼扩建后占了和满江楼相邻的这条小巷一半,这窗户的光就被挡住!为这事儿满江楼的原东家和燕雀楼扯起了官司,后来家财散尽也没扯明白,一气之下就回祖籍了。”

  陈庆生对这大都城的大事小情,果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大姑娘略坐,小的在楼下盯着……马车一进城,小的立刻来回禀大姑娘。”陈庆生对白卿言长揖到地。

  “春桃,刚下车时我见路边有捏面人儿的,你和陈庆生去给府上的姑娘们买些,一会儿带回府。”她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笑盈盈道。

  平日里,陈庆生和春桃两人一个在内院一个在外院,能碰着的机会实在少,白卿言心里知道,也想给两人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只愿两人此生能好生相知相守,不要如上一世那般因她错过彼此遗憾终身。

  陈庆生和春桃两个人都闹了一个大脸红,忙低头匆匆退出雅间。

  偌大的雅间里只剩下白卿言和春妍,她不看春妍那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只道:“你去门口守着。”

  春妍眼眶霎时就红了,福身一礼,抽嗒嗒出了门。

  屋内炉火太旺,白卿言略坐片刻便已有薄汗。她推开两扇窗,抬眼视线便撞上对窗内男子幽沉如井的深眸。

  她一脸错愕。

  对面临窗而立的萧容衍亦是颇为意外,摩梭玉蝉的手不经意顿住。

  身着白色直赘身姿挺拔修长的萧容衍迎光而立,目光平静似水,明明一副温润矜贵模样,四目相对那一瞬,她却分明看到了萧容衍眸色中的沉稳高深的城府。

  转瞬,萧容衍眼底已被温润之色取代,风淡云轻对她浅浅颔首,与刚才那威慑力强大且冰冷的掌权者,判若两人。

  两扇窗,不过三尺之距,前世今生,她从未和萧容衍离得如此近过,顿时心惊肉跳,手心一层腻汗。

  草草关了窗未免太露怯又沉不住气,她便僵直着脊背,略略福身。

  燕雀楼内的雅间里,传来吕元鹏跟人争得急赤白脸的声音:“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们问萧兄看白家大姑娘是不是当真容颜无双,那白大姑娘可比那个有第一美人儿之称的南都郡主柳若芙惊艳太多了,是不是萧兄?!”

  萧容衍并未回头,一派淡然从容凝视白卿言精致如画的五官,极淡的笑意几欲隐没在墨黑的眸里,应声:“的确是……倾城无双。”

  沉稳醇厚的温润低语,让她一张脸瞬间烧了起来,心脏剧烈撞击着心口,连呼吸都让人觉得费劲。

  这人……怎能如此放浪?!

  “看吧!看吧!”吕元鹏拍了下桌子兴奋起来,“还说我言辞夸张!那萧兄的话你们该信了吧!你们不知道,那白雪红灯下,白家大姑娘一身白毛狐裘立于廊中,入画了般……”

  她忙慌张将两扇窗关上,衣袖扫落一地棋子,满室都是噼里啪啦的声响。

  春妍忙推门进来,见耳根颈脖通红的白卿言正俯身捡棋子,忙快步上前:“姑娘奴婢来捡吧!”

  白卿言颔首,用帕子擦了擦汗津津的手,下意识转头朝已经关上的窗望去,窗外似模模糊糊还能看到萧容衍的影子,她心跳更乱了。

  春妍捡起了棋子,见坐在杌子上的白卿言脸色通红,将棋子放入棋盒中,笑着道:“姑娘满脸通红的可是热了,奴婢替您开窗通通风。”

  她心如擂鼓,一把抓住春妍开窗的手,声音不免严厉:“不用!”

  “姑娘?!”春妍还是头一次见她们姑娘这么沉不住气,被吓了一跳。

  她喉头发紧,收回抓着春妍胳膊的手,掩饰好心底的惴惴不安,绷着脸道:“去外面守着吧!”

  想到这几日白卿言对她的疾言厉色和疏远春妍更委屈了,她哽咽着对白卿言行了礼退下立在门外。

  雅间内再次剩下白卿言一个人,她这才又回头朝窗外看,察觉对面窗口的人已然不在,这才稍稍平静下来。

  可对面窗户未关,吕元鹏那群大都城纨绔嬉闹的声音还是不间断传过来,一会儿一句“萧兄……”入耳,不知为何竟让她心神不安。

千桦尽落

谢谢小祖宗们送的冰可乐,笔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