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二章 沼林枯树下一影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179 2020-04-28 21:15:00

  “这女子太过张狂!”秦将军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斥道。

  “将军息怒!请听末将一言。”李风单膝跪地说道。

  “讲!”秦将军正色道。

  “方才,末将与这女子在军营附近的芦苇丛遭遇了行尸袭击。”

  “她一招便将行尸挫骨扬灰。”

  “都说人不可貌相,将军您看她,虽是长相如此柔弱,却有一种凌人的气势。”李风说道。

  “嗯,这一点本将军也看出些。”

  “多说无益,待到她入夜,亮出真功夫再议。”秦将军说道。

  “是!”李风拜道,便退出了大帐内。

  “姑娘!”李风向四周寻去,并不见人影。

  “喂!”段斯续坐在树上,笑着扔给李风一个果子。

  李风向前跨了一步接在手里,也憨厚的笑了笑,在身上擦了擦咬了一口。

  “谢谢姑娘!”

  段斯续身子一阵,随即在随身斜挎的布包里拿出一张符,放在手心中。

  却见那符瞬间化为了灰烬。

  “入夜后,你不准出帐子一步!”段斯续忽然严肃道。

  “姑娘,我不出来,怎么帮助你斩妖除魔呢!”李风嘻嘻哈哈的说道。

  “不准出来,就是不准出来!”段斯续跳下树,走过来急道。

  “呃,好,好的,我明白。”李风见段斯续并不是开玩笑,也正色应道。

  “嗯,这样便好。”

  “夕阳快要落下,你且回营!”说着段斯续向树林中走去。

  李风看着段斯续的身影,还是喊道:“姑娘,你小心些!”

  段斯续潇洒的走着,没有回身,向李风摆了摆手。

  很快,夜幕降临下来,秋日夜风很冷。

  从树林方向又开始聚集雾气,越来越浓郁,向军营这边包围而来。

  士卒们胆小的躲在帐子中不敢出,胆子大的皆站在军营门口张望着。

  秦将军手持重剑,威严的站在大帐前:“还不见林中有任何响动。”

  “是。”李风站在秦将军的身边应道。

  他的心里也有些不定,他担心段斯续会出事。

  而此时,段斯续正在树林里等待着邪物出现。

  方才进来时,她已经观察过一番,此处是一片沼林。

  几乎遍地皆是沼泽,月光直射进去,吸收了更多精华。

  且看风水,是一绝命地。

  任何生物在这里面,绝活不过今晚。

  这时,一阵噼里啪啦踩碎枯叶的声音。

  段斯续想道,这里难道还有活物?或是正是正主!

  她跳上一棵较高的树干上,扶住树,向下望去。

  却见,一个灰白身影,穿行在林间,且完美躲避开了沼泽。

  段斯续想来:这人对这里很是熟悉?

  林中的雾气开始向上漂浮,只听一阵阵咕嘟声。

  沼泽水在沸腾,然后一个个形似人的物体从沼泽池底慢慢站起来。

  段斯续一惊,在月光下才看清,那竟然是一个个身穿盔甲的士卒。

  “沼地阴兵!”段斯续低声道。

  就见此时,从每个沼泽池中一共走出十个阴兵。

  段斯续猜测走在最前面的或许是统领指挥,他一步一步的走向方才那灰白色身影。

  他们似乎交谈了几句,却见十个阴兵向军营方向机械的走去。

  段斯续见此,飞身下来,拔出寒影剑,刺向阴兵统领。

  那灰白色身影见段斯续忽然出现,也是一惊。

  随即一挥宽大衣袖,挡在了段斯续面前。

  段斯续赶紧撤出剑身,向后一个翻身站定。

  “哪里来的妖孽!”段斯续举剑指向那灰白身影。

  “施主,您错怪他们了!”却见,那灰白色身影竟是一个僧人。

  他相貌俊美无比,虽是很高,身影却很瘦削。

  脸色白皙,嘴唇微薄,像是有不足之症。

  但是,段斯续看去那受戒点已经闪着金色佛光。

  而且手里握着一根法杖,盈盈金光闪耀,段斯续断定他的修为极高。

  “僧人?”段斯续歪头道。

  “请施主莫要追赶他们。”这僧人举着单手礼道。

  “你可知他们是何物!”段斯续皱眉问道。

  “沼地阴兵。”僧人淡淡的道。

  “你既知,那便快些闪到一边去。”

  “待我收服他们,再与你理论。”段斯续说着,向前迈了一步。

  这僧人竟是没有退去的意思,段斯续越过僧人的肩头。

  看向那阴兵说时,已经快要走出树林。

  “你快些让开!”段斯续把寒影剑重新举起来。

  僧人定在那里并不挪动半步,看着段斯续。

  “你,你看着我作甚!”段斯续从未与一男子距离这样近的对视。

  而且这人虽是个僧人,却生的好看。

  尤其是这双眼睛,似是能看进人的灵魂里。

  段斯续一时竟然有些慌张,她稳了稳心神。

  僧人并不理会段斯续的紧张,微微侧过她的身旁。

  握紧了一下法杖,疾步向沼林中心急奔而去。

  “你等等!”段斯续回身喊道,却只见那灰白身影迅速消失在沼林深处。

  段斯续心想道:先把阴兵的事情,处理完,再去捉他问个明白。

  军营这边,沼地阴兵一步步靠近着,众将士恐惧的逃回了帐子内。

  只有秦将军依然站在大帐外,他那把重剑抵在地面上。

  沼地阴兵在军营门口停住,他们微微抬起下颌看向秦将军的方向。

  只见,那统领慢慢走向秦将军,李风飞身挡在秦将军面前。

  “你,你休想伤害将军!”李风虽是胆颤,还是举着指向这个阴兵统领。

  “李风快离开那里!”段斯续闪身来到李风身边,将他拉走。

  “你终于来了。”秦将军却忽然对阴兵统领说道。

  段斯续和李风都愣住了。

  那阴兵统领听见此话后,缓慢的抬起右手,向秦将军的手中伸去。

  “你还记得,这是你的剑。”

  “我在军营门口捡起来的。”

  “当日,你们到底去了何处?”

  “如今为何又会变成这样!”秦将军竟然有些哽咽的问道。

  “他们说不了话。”段斯续把寒影剑收回鞘中说道。

  “中诺。”秦将军轻声喊道。

  只见,那阴兵统领竟然单膝跪了下来,缓慢的抱拳拜道。

  身后营外的其他阴兵也跟着跪了下来,向秦将军拜道。

  “这,一拜,我等了十八年了!”秦将军突然呕出一口鲜血,踉跄的向后退了一步。

  “将军!”李风赶紧扶住秦将军急道。

  “先把将军扶回帐中!”段斯续喊道。

  李风急忙和秦将军回到大帐中,段斯续回身看向这些阴兵。

  段斯续想了想自语道:“真正的妖孽在沼林中心!”

  她对阴兵统领说道:“还是先离开这里,你们,阴气太重。”

  阴兵统领听到,神情略微落寞的走到了军营门口等待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