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三章 岂无衣甘与同袍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068 2020-04-29 10:27:34

  沼地林已经是浓雾遮掩,连脚下的枯叶都几乎看不清。

  段斯续握紧手中的寒影剑,警惕的四周寻着。

  心想道:这僧人去了哪里?虽是他修为极高,却看着体弱多病的。

  总之,段斯续很是担心,她已经快寻到沼地林中心。

  这时,终于听见剧烈的打斗声,一道佛光从散发出来。

  段斯续寻着佛光,追了过去,就见身高近两米的阴将军,胸前插着那把金色法杖。

  盔甲碎裂向四周飞射出,眼看就要擦过僧人的眼睛。

  段斯续闪身拔剑挥出,挡在了僧人面前,把碎片挡了出去。

  “你怎样?”段斯续回身看向身后的僧人,只见他捂着心口处,身体不停的抖动着。

  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庞,滴在地上。

  段斯续看到这僧人伤的不轻,随意伸手便把法杖从阴将军胸口处收回。

  还予了僧人后,又用剑画了一个结界,便向阴将军飞身而去。

  僧人朦胧中呢喃道:“你,你为何!呃!......”心口处的疼,又让他痛苦万分。

  “阴将军,不安安稳稳的做你的沼地老大,何苦跑出来危害活人!”段斯续质问道。

  “哼,秦争不给我留后路,我就断他左膀右臂!”

  “庞中诺自愿代替他给我效命,我便留着秦争的狗命。”

  “却不想,哈哈哈,这个卑贱的北蛮子,竟然又出现了!”

  “那我可就忍不住要取了他的命喽,哈哈哈!”阴将军狂笑道。

  “你是哪里的小角色!”阴将军举起一把冒着黑气的巨刀,轻蔑道。

  “你说的对,不是什么著名人物。”

  “不过,对付你这种龌龊败类,绰绰有余了!”段斯续喊道,从随身的布包里拿出一张符。

  念道:“乾日坤月,玄炎镇邪!”,便将符划过剑身。

  就见原本闪着蓝色冰焰的寒影剑,瞬间燃起了耀眼烈焰。

  段斯续飞身刺向阴将军,只见他怒吼一声,举起巨刀和段斯续拼了起来。

  这玄炎是段斯续自昆山山顶的不灭火中取来,四域之内,没有妖魔不忌惮。

  阴将军的巨刀很快被玄炎燃烧殆尽,他狂怒着,双手一掀。

  林中所有沼池水向段斯续快速飞来,数不清的阴兵站在沼泽水上。

  一时间,林中陷入黑暗中,段斯续被包围在沼池水中,与无数阴兵厮杀着。

  就在这时,法杖从段斯续身侧飞向了阴将军的命门处。

  “啊!啊!啊!”三声挣扎后,阴将军在法杖的法力下,炸裂消失。

  阴兵和沼池水全都消失不见,段斯续惊讶的回头看去。

  就见,那僧人盘腿端坐在结界中,举着单手掌,口中念着破魔佛咒。

  身上那件看似普通的灰色袈裟,此刻发出卍字佛光。

  法杖发着嗡嗡的轰鸣声,飞回了僧人的身边。

  雾气渐渐散去,月已经快要西沉,却见僧人忽然向后倒去。

  段斯续疾步跑过去,挥手打开结界,一把扶住了他的肩膀。

  “你怎会如此虚弱!”

  “我带你走!”段斯续皱眉说道,扶住他起身,走出了沼林。

  段斯续和僧人回到军营门口时,那些阴兵依旧守在军营门口。

  “李风!”段斯续喊道。

  “姑娘!你回来了!没事吧!这位是?”李风从自己的帐子中疾奔了出来。

  “我无事,请你先照看他一下。”

  “将军可否无恙了?”段斯续问道。

  “已经无事。”李风扶住僧人,说道。

  “好,我去见他。”段斯续说着,便走进了大帐中。

  她走进去,看见白天还雄姿勃发的秦将军,此刻却似是有些颓然。

  “秦将军。”段斯续拜道。

  “是你?”

  “他,他们还在军营外吗?”秦将军看向帐子问道。

  “还在。”段斯续答道。

  “我可否出去看看他们?”秦将军低声道。

  “我想他们也不会想让您出去的。”段斯续正色道。

  秦将军微微低头,看着桌案上放着的一把匕首,叹道:“中诺,他们,”

  “沼林中的阴将军,您可否识得?”段斯续问道。

  “不知。”秦将军皱眉道。

  “当年,您的部下们,他们没有办法,为了保住您。”

  “自愿进入了沼地林,成了阴将军的阴兵。”段斯续说道。

  秦争嚯的站了起来,惊道:“保住我?”

  “是的,我看这沼地林里的阴将军,和您似是有死仇。”段斯续分析道。

  “难道是,呼楞祁!”秦争想道。

  “他当年叛离军营,被我斩杀,据说尸身被扔到了这沼地林。”秦争继续说道。

  “这便是了,他对您的恨意难消,想要您的命。”

  “您的部下只能牺牲自己。”段斯续正色道。

  秦争疾步走到大帐门口,就要出去,段斯续拦住他说道:“不可出去,阴兵阴气极重。”

  “你已经伤及内脏,造成内伤,再出去,你便没命。”段斯续严肃道。

  “走开。”秦争一把推开段斯续,掀开帐子。

  却听见帐外,一声沉重的声音:“大将,莫,莫出!“

  “中诺,就此,拜别!”

  秦争惊喜的喊道道:“中诺!你能说话了!我这就出去!”

  “停住!”段斯续喊道,随即掀开帐子疾步走了出去。

  就见,日初升,朝霞照在阴兵的身上,冒出丝丝白气。

  “你们这是何苦!”段斯续皱眉道。

  “大将,对我们从未当做部下,视如兄弟。”

  “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我们都愿意为了大将,以死守护。”

  “大将,此去再无相见之日,此生能遇,中诺无悔!”说罢,十个阴兵单膝跪地,抱拳拜别。

  秦争猛地掀开帐子,吼道:“庞中诺!”

  可是,他们已经随风而散去,他紧紧攥着帐子的边缘,热泪流出了眼眶。

  “何必,我不值得,不值得。”秦争低叹道。

  段斯续有些动容,这时,李风跑过来喊道:“姑娘,那位僧人他,似乎,似乎快要!”

  “你去照看一下将军吧!”

  “我需带着他赶紧离开。”段斯续跑到李风的帐子中,把僧人带走了军营。

  段斯续扶着僧人,他不停的颤抖着,手依旧紧紧攥着心口处。

  “还是传送回去吧。”段斯续看这情形自语道。

  在手中显出寒影剑,于两人周身画了一圈,便消失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