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七章 浅酒深醉话我心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246 2020-05-01 00:24:58

  “不好,很是不好。”潇迹皱眉道。

  “潇兄为了何事忧心?”段斯续关心的问道。

  “我们许久未见,你却对我如此冰冷。”潇迹楚楚可怜的说道。

  齐行看向潇迹,直愣愣的瞪着他,气氛很是诡异。

  “呃,这位是?”潇迹随即正色问道。

  “我的朋友,齐行。”段斯续介绍道。

  “大师好。”潇迹礼貌的笑道。

  齐行只是单掌礼道,向潇迹点点头。

  段斯续微笑着说道:“齐行,潇迹是这探机处的创始人。”

  “这位是灵希,她是人族的毒圣,现在是探机处的医官。”

  齐行单掌礼道:“有所耳闻,毒圣盛名。”

  灵希娇笑道:“和尚,你说话还挺中听的。”

  “便是,这醋味极大,哈哈哈!”

  齐行一愣,依旧是那副冷若冰霜的脸看着众人,没有说话。

  段斯续偷偷看向齐行的表情,未有一丝变化,她竟是有些失望。

  “白冰,白前辈。”段斯续微笑的向坐在椅子里的一个小女孩抱拳礼道。

  “白前辈。”齐行礼道。

  “金蝉法杖,断情袈裟,你便是独行僧齐行。”白冰站起来说道。

  虽是,这白冰身形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但是却是五十年前的武林盟主。

  那日,是个无月之夜,她一人对战十五个奇人高手。

  大战五天五夜后,众人拜服与她那深不可测的武功。

  然而,她却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再也无迹可寻。

  “这金蝉法杖,是九界佛莲以金蝉佛光所打制。”

  “长5尺,杖端三尘刃围绕金莲。”

  “杖身神龙环绕,杖尾镶嵌离破珠。”

  “断情袈裟,灰色云锦,龙云扣。”

  “软线绣龙云纹,隐着古佛卍字。”白冰看向齐行说道。

  “白前辈,对法器很是了解。”齐行礼道。

  “略懂一二。”白冰礼道。

  段斯续笑了笑,转身对潇迹说道:“此番,叫我前来所谓何事?”

  潇迹看向齐行,一时没有说话。

  齐行看此,转身跨步准备离开探机处,段斯续却拦住了他。

  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对潇迹笑着说道:“但说无妨。”

  齐行看向身侧的段斯续,没有说话,只是任由她抓着自己的胳膊。

  “调查暗室。”潇迹说道。

  “暗室!三年前,不是被炸毁了吗?”段斯续惊道。

  “那根本是一场皇室自导自演的戏而已。”潇迹皱眉道。

  “是谁?竟然能瞒得过你的眼睛。”段斯续问道。

  “根据情报的来源,是蒙都大法师冬果尔苏奇。”潇迹说道。

  段斯续想了想说道:“看来是了,三年前他发狂。”

  “把自己和暗室一起炸毁,埋葬在北都城外。”

  “他竟能忍耐如此之久,直到现在才再东山再起!”

  潇迹说道:“他想要找到古沙河下的东户国。”

  段斯续听到此,皱眉道:“相传,东户国的帝王,在远古归原期时。”

  “与魔域勾结,毁神灭灵域,用巫蛊残杀了人族几乎大半。”

  “这次,冬果尔苏奇想要找到那把创魔匕首,唤醒阴沙兵。”潇迹说道。

  “他意欲何为!”段斯续惊道。

  “对付起义军。”齐行说道。

  “所见略同!”潇迹说道,笑了笑。

  “那边不可让他得逞,你需要我助你什么?”段斯续问道。

  “我们一起去往黄沙城一趟,必须赶在冬果尔之前,毁掉创魔匕首!”潇迹说道。

  “义不容辞。”段斯续抱拳道。

  潇迹看向齐行,说道:“此事本与大师无关的。”

  “义不容辞。”齐行单掌礼道。

  白冰和灵希会心的笑着,看向段斯续。

  说罢,几人各自去准备进入沙漠的行装。

  段斯续和齐行走在范城的街上,她先开口道:“其实,你不必如此。”

  “怎样?”齐行问道。

  “跟我,跟我们一起去黄沙城。”

  “你身体本就孱弱,那日在废庙,我未有查出你有何疾患。”

  “但是,看你如此痛苦,我担心,嗨,我说什么呢。”段斯续语无伦次的自顾自的说着。

  “理应如此。”齐行单掌礼道。

  “呵,好吧。”段斯续笑道。

  两人一前一后,均是无话,段斯续在想着,齐行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看似冷漠无情,口中说着不修慈悲和怜悯。

  却心怀着这天地,这百姓疾苦,他的痛症是如何造成的呢?

  “齐行!”段斯续忽然唤住前面的齐行。

  “何事?”齐行转身问道。

  “你,你的肚子饿不饿!我们去吃饭吧!”段斯续还是没有问出来。

  她为何要问?他是个僧人,四大皆空,可是这与她何干?

  段斯续有些不知所措,她只好笑着转了那未说出口的话。

  “好。”齐行点点头,和段斯续走进了手边的酒肆里。

  “伙计!”段斯续和齐行坐下来,喊道。

  “来了,姑娘您要吃些什么?”伙计问道。

  “素炒菜心,酱豆腐,一壶梨花白,一个酒杯即可。”段斯续笑了笑说道。

  “好来,马上给您上。”伙计跑向了后厨。

  “你不必为了我,点些素菜。”齐行说道。

  “没事,我平时甚少沾荤腥的。”段斯续微笑道。

  齐行可是分明看到过,在废庙里的段斯续打了一只兔子,烤来吃。

  “你在想什么?”段斯续无聊的看向窗外热闹的街道问道。

  “什么都没想。”齐行说道。

  “齐行,其实与你相识挺好的。”段斯续刚要继续说。

  伙计便把酒菜端了上来,齐行拿起酒壶,把酒杯放到段斯续的面前。

  为她倒了一杯酒,说道:“请。”

  “呵,你太客气了,我受宠若惊啊!”段斯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你倒的酒格外香甜。”此话说出口,段斯续的脸腾的红了起来。

  齐行一愣,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

  段斯续摸了摸脸笑道:“这酒,一口便上头了。”

  “你看这街上的人们,虽说生活已经无比艰难,但是他们还有希冀。”

  “可是,我要寻的法,到底在何处?”段斯续又饮尽了一杯酒。

  齐行看着段斯续说道:“会有寻到的一日。”

  段斯续盯着齐行看了一会,轻声道:“那日在废庙,你的痛症。”

  “让你如此备受折磨,我这里很难受,像是压了一块石头。”

  “你为何会有这样的痛症!你到底经历过什么?”

  齐行看着段斯续迷离的眼睛,想是已经有些醉意了。

  他单掌礼道:“你醉了,我们走吧。”

  段斯续却把酒杯重重的一摔,站起身子凑向对面的齐行说道:“告诉我!”

  齐行侧目看向周围的人对段斯续指指点点,他怒目的扫了一圈。

  那些人便不敢再看他们俩,齐行起身,抓住段斯续的胳膊,将她带出了酒馆。

  可是,分明身后却是听到:这和尚和这女子定是不清不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