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八章 黄沙风萧萧无边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445 2020-05-02 21:04:02

  翌日,段斯续和齐行置办齐全行头后。

  跟着潇迹和灵希骑着马,奔向了黄沙城的方向。

  黄沙城位于北都外偏西北的方向,是坎蘭大部的主城。

  潇迹骑马走在前头,他说道:“穿过锡林盟便是黄沙城。”

  “但是,今日我们先去坎蘭大部的栏场。”

  灵希说道:“黄沙下,隐匿毒物,要小心。”

  段斯续看了看齐行,应道:“好。”

  几人为了在日落之前到达坎蘭大部,加快了骑行的速度。

  半个时辰后,四人终于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坎蘭大部的栏场。

  只见,一个戴着黑铁面具的男人,已经在那里瞪着他们。

  “上主请四位到大部议事帐内稍作休息。”那戴着黑铁面具的男人说道。

  “有劳了,霍兄。”这戴着黑铁面具的男人便是坎蘭大部首领拓恪占的侍卫霍冬。

  说着,段斯续和齐行他们便下马,跟着霍冬去往了议事帐内。

  黄沙狂卷,段斯续望向远处,一片茫茫沙海,望不到尽头。

  “这大漠,着实让人觉得苍凉。”段斯续低声道。

  齐行走在前头,听到此话,并没有说话。

  只是稍稍放慢了些脚步,与段斯续在一个速度上。

  几人路过了栏场,这是坎阑大部的民居群。

  人们在这里准备饭食,盥洗衣衣物,扫除灰尘,过着并不富足但是却安稳的生活。

  风声呼啸,在耳边,诉说着悲伤,女人们欢颜笑语。

  孩子们奔跑互相打闹大笑,仿佛这孤寂无边的大漠有了颜色。

  “潇迹!哈哈哈!”就见,一个身材高大,长相颇为俊逸的男子大笑着走出了议事帐。

  “拓恪占首领!”潇迹大步跨上去,和拓恪占来了一个结实的拥抱。

  “一路风尘,先稍作休息。”

  “对了,这两位是?”拓恪占看向段斯续和齐行笑着问道。

  “这位是游侠段斯续,这位是僧人齐行。”潇迹介绍道。

  “拓恪占首领!”

  “在都内便听闻您的威名,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段斯续抱拳拜道。

  拓恪占摆摆手,谦虚道:“虚名而已,我只求我的子民们平安便好。”

  “当前乱世,何来太平。”齐行说道。

  拓恪占顿了顿,严肃道:“大师说的没错,现在坎蘭大部的危机。”

  “如同这黑沙漠中的风沙,不知何时骤起,掩埋一切。”

  潇迹看了看拓恪占说道:“我们这次来此,除了阻止冬果尔,还是来帮你锄奸的!”

  “潇兄,拓恪占替子民们感谢你们!”拓恪占就要单膝跪地拜道。

  潇迹赶紧扶住拓恪占说道:“不必如此!”

  而在此时,霍冬正举着剑,站在栏场的后面。

  他低头看了一眼,被渐渐掩埋的尸体。

  黄沙迅速卷走了血色的沙子,再也不见痕迹。

  一袭黑色行装,黑铁面具,让他显得格外冷酷。

  站在他身边的是索图狼长老,对霍冬说道:“五日后,胡岭首领率部族长老来与上主谈判。”

  “我知道该如何。”霍冬点点头说道。

  索图狼长老一脸忧愁的向帐内走去。

  落日的余晖洒满这黑沙漠,沙漠边际渐渐升起浅蓝色。

  段斯续坐在草垛上,举起手里的酒壶喝了一口。

  大漠的风沙时常无故的刮起一阵,可是,此刻炊烟袅袅却是这样清晰。

  她微笑着看着女人们宰杀着牲畜,架起铁锅。

  早已经沸腾的水中被放入了各种香料、葱段、姜块。

  那红白相间的生肉被扔进了铁锅内,咕嘟咕嘟的煮了起来。

  “这便是最简单的平凡和幸福。”段斯续说道。

  草垛的另一面,齐行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望向远处的沙海无边。

  或许是早比段斯续来的早,又或者比她晚。

  “可遇不可求。”齐行说道。

  “齐行,你何曾想过,终有一天,你也会每日青灯古佛。”

  “不再独行这天地间?”段斯续躺在草垛上,问道。

  齐行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不能回答,也回答不了。

  独行这天地间,不是他所愿,可是他不得不如此。

  他倚靠在草垛上,微微叹了一口气,或许直到死的那一天,也不会吧。

  五日后,茫茫大漠的远处,隐约有乌黑一片压过。

  走在前头的是胡岭首领莫鄂乌,骑汗血宝马。

  金龙跃玉珏束发,披金甲,不怒自威,眼神横扫着前方。

  身边跟随的是克风,此人被称作大漠战神。

  曾一人杀百名蒙都朝猛将,使得当权者极为忌惮。

  另一个是阿嘎隆,坎蘭大部上主夫人同母异父的哥哥。

  跟在三人身后的是无人见过真容的“黑刹”。

  此人统领八千精锐黑杀死士,紧随其后。

  风沙吹过,哀鸣声阵阵,是这大漠埋骨之魂的嚎叫。

  索图狼部的长老和上主夫人早已经在大帐外等候。

  “胡岭首领!”索图狼长老笑脸相迎上去。

  单膝跪下,举起双手过头顶摊开手掌行礼道。

  “索图狼长老,多年未见,您可还好?”阿嘎隆微笑道。

  “阿嘎隆少主,您好。”

  “老夫,身体尚可。”索图狼长老站起来说道。

  “我部中主何时是坎蘭大部的少主?”胡岭首领莫鄂乌低沉却充满质问的说道。

  “首领请赎罪。”索图狼看了莫鄂乌一眼,那眼神可以把他刮一万次。

  “索图狼长老何罪之有!”

  “阿嘎隆一日活着,便一日流着我西异的热血!”上主夫人正色道。

  “夫人,这,”索图狼脸色难看的欲言又止。

  “阿嘎隆,你说呢?”上主夫人抬起眼,不卑不亢的正视道。

  阿嘎隆眼神复杂的看着上主夫人,没有说话。

  这时,胡岭首领莫鄂乌问道:“上主可已经等候?”

  “是,是,请各位进入大帐。”索图狼长老弯腰行礼道。

  上主夫人看了看胡岭首领莫鄂乌,走到他前面,进了大帐。

  就见拓恪占正襟危坐在正坐上,严肃的看着走进来的莫鄂乌。

  “上主首领!”胡岭首领莫鄂乌和随行三人对拓恪占行了礼。

  “胡岭首领莫鄂乌,十年前,仅率百人便将当时胡岭部的首领拖用和其部族千人赶尽杀绝。”

  “紧接着,向北占据西异大漠绿林之地,几乎是西异的一半。”

  拓恪占看着胡岭首领莫鄂乌说道。

  “克风,西异战神,仅一人便杀于文朝百名猛将。”

  “却喜好他人之妻。”拓恪占说完看了一眼克风。

  “黑杀死士统领,‘黑刹’娜日朗,无人见过你的真面目。”

  “你却曾杀我坎蘭大部无辜族人五十余人。”拓恪占眼中尽是寒意的说道。

  “上主!”‘黑刹’娜日朗赶紧跪下。

  “何故下跪,我只是说了事实而已。”

  “而今日,莫鄂乌首领前来,可是为了那件事情?”拓恪占问道。

  “正是。”莫鄂乌首领说道。

  “请坐。”拓恪占说道。

  “多谢上主首领。”莫鄂乌和其他三人坐下后,上主夫人也坐在了拓恪占的身边。

  拓恪占环顾了一下四周,索图狼看了看,随即出了大帐。

  过了很久,才听见大帐内,拓恪占喊道:“送客。”

  胡岭首领莫鄂乌和其他三人走了出来,脸色很不好。

  克风和‘黑刹’娜日朗从霍冬身边走过,他们相互看了对方一眼。

  胡岭部迅速离开了坎蘭大部,拓恪占和夫人走出来。

  看着远去的队伍,说道:“羽伶,阿嘎隆,他知道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