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九章 两路奇袭夺胡岭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087 2020-05-03 22:59:14

  莫鄂乌的大部队走后,拓恪占和潇迹开始计划奇袭胡岭。

  因为事态严峻和凶险,夫人亚羽伶被护送出了大漠。

  在议事大帐内,段斯续问道:“潇兄,如何计划此次奇袭?”

  “方才我已经向长老确认过,午后会有强沙暴,这是个好时机。”潇迹看向众人说道。

  “潇兄,此番实在太过凶险,我还是有些犹豫。”拓恪占不忍道。

  “这一点,首领无需多担忧,我们自有我们的方法。”

  “只是,胡岭事过后,我们还要继续在大漠里,找寻古沙河。”潇迹说道。

  “潇兄,我会让霍冬为你们做向导,大概的位置他知道在何处。”拓恪占说道。

  “先谢过首领。”潇迹抱拳道。

  “潇兄太客气了。”拓恪占微笑道。

  “灵希,图纸。”潇迹说道。

  说完,就见灵希从身边桌案上行李里拿出一本破旧的线装书递给潇迹。

  他接过书后,打开最后一页,平摊在桌案上。

  然后,用腰间的匕首在手掌上划了一下,血瞬间滴在书页上面。

  只见,书页上的黑色文字立刻消失不见,却是被一张地图给覆盖了。

  “诸位请看!”潇迹指着书页上的地图说道。

  “这,这图纸上的地形很熟悉?”

  “这,这是胡岭地下图!”拓恪占惊道。

  “没错,首领好眼力。”潇迹微微笑道。

  “请看。”

  “胡岭地下,于三年前被莫鄂乌悄然打通。”潇迹指着图纸说道。

  “莫鄂乌的野心昭昭,他早在几年前,便开始不择手段吞并和残害胡岭周边。”

  “当年胡岭原首领和部族一千多人,全部被莫鄂乌杀死。”

  “鸡犬不留,暴雨冲刷三天,才把沙砾中的血迹冲干净。”拓恪占怒道。

  “而他手下的克风、‘黑刹’娜日朗是大漠两大高手。”

  “克风狡诈好色、娜日朗凶狠残忍。”段斯续接着说道。

  “既然是奇袭,便速战速决,避免多做纠缠。”

  “当然,莫鄂乌灰头土脸的从这里回去,定是不会轻易便放弃吞并坎阑之事。”

  “他可能会更加警惕,或者直接攻打过来。”

  “所以,无论是哪种情况,我们午后都要把胡岭解决掉!”潇迹说道。

  “不错。”段斯续点点头说道。

  “好,灵希和我、霍冬三人,从地下这条线直达胡岭军营莫鄂乌大帐。”

  “灵希去找到莫鄂乌,用药控制住他。”

  “我们的目的是要他说出大法师的计划。”潇迹指着图纸说道。

  “是,队长。”灵希抱拳道。

  “斯续,你和大师从这里绕到莫鄂乌驻扎的营地背后。”

  “此刻,‘黑刹’娜日朗一定在!所以我们来个突袭!”

  “她是厉害角色,你们要注意。”潇迹看向段斯续和齐行两人,说道。

  段斯续和齐行同时点点头,潇迹对拓恪占接着说道:“首领,你!”

  “我就在此地,等你们的凯旋。”拓恪占正色道。

  “好,多谢首领。”

  “我们准备出发!”潇迹说着,转身刚要向帐子外走去。

  就见,拓恪占单膝跪地抱拳道:“多谢,潇兄!”

  “我坎蘭大部,所有子民无法回报!”

  潇迹赶紧扶住拓恪占说道:“首领!你不用这样,潇迹应该如此!”

  “准备行动。”潇迹说完,几人便开始分头行动。

  潇迹、灵希和霍冬戴着面罩,穿梭在风沙中,飞身而去。

  三人很快根据图纸找到了入口,进入后。

  潇迹扭动机关,整个通道亮了起来,三人不禁有些惊讶。

  地道下面简直就是一座地下城,如此庞大的工程,地面上方居然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前面到坎蘭入口。”灵希指着远处低声道。

  “我先潜进去。”潇迹说道道,灵希紧跟着,霍冬护在最后。

  胡岭占据了大漠所有的绿洲之地,而现在莫鄂乌继而意图吞并坎蘭大部。

  将大漠之地,全部归自己所有。

  地上的段斯续和齐行,在莫鄂乌驻扎军营附近的一块巨石后看向里面。

  就见,娜日朗对二十名死士喊道:“待莫鄂乌首领发出信号之时!”

  “我们便进入坎蘭大部,将大部的人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记住!一个不留!速攻!”

  娜日朗说完,摸了摸自己的左眼,表情阴狠。

  远处的沙暴迅速的向这边袭来,段斯续和齐行相互看了一眼。

  两人点点头,便闪身进到了军营中。

  沙暴中人影匆匆闪过,段斯续手中显出月牙镖。

  此暗器是段斯静心所造,以古海底的沉铁锻造出月牙形状,加入了封灵符咒。

  只见几道寒光飞向沙暴中的人影窜动,便是四个死士被射死。

  因为沙暴来的突然,而奇袭的两人。

  更是令娜日朗和死士根本寻不到两人到底在何处,只是一阵手忙脚乱。

  娜日朗飞身到马厩,找到火把,点燃向她确定好的段斯想的方向扔去。

  随即扔出几把暗器,将火把击碎,顿时火星四射。

  娜日朗善于用邪术,只见她从腰间拿出一片黑色树叶,放到嘴边吹响。

  忽然一道道褐色的影子从沙子里向上钻出,向段斯续和齐行攻击而去。

  齐行见此,挥动手中的金蝉法杖,将沙暴和褐色影子全都一扫而光。

  就在这时,娜日朗拔出黑刹剑向齐行刺去。

  齐行向后退了一步,横过金蝉法杖,挡住了黑刹剑。

  顺势一侧手,腕部转动,金蝉法杖挥出一道金光,将娜日朗的左眼再次击伤。

  “你这妖僧,竟然如此毒辣!”娜日朗狂怒道。

  娜日朗愤怒的将黑刹剑剑身断成两段,剑尖直冲段斯续飞去。

  段斯续见此侧身,用掌风挡住。

  齐行微微皱眉,瞬间杀气四起。

  紧握金蝉法杖,又挥出一杖,将娜日朗的右臂砍了下来。

  “啊!啊!啊!”娜日朗捂着右臂向后趔趄了一下。

  就在这时,段斯续刚要把娜日朗解决时,一个黑影将她拉走,向远处飞去。

  “别追了。”

  “你受伤了。”齐行挡住段斯续,看向她的胳膊外侧的一道血痕轻声道。

  段斯续看向那伤口,轻笑道:“无事,这点小伤。”

  齐行并不说话,只是把她的胳膊拉过来,从腰间拿出一块白色的方巾。

  仔细而又轻柔的给段斯续擦拭着伤口边缘的沙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