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十章 风沙骤起现古城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131 2020-05-04 19:42:55

  狂风卷起的沙暴,肆虐的更加厉害。

  身边周围再一次看不见了任何东西,只是黄蒙蒙的一片。

  段斯续微微抬头看着仔细处理伤口的齐行。

  这个男人,他是个僧人,可是段斯续的心,在不停的跳着。

  “嘶。”一阵刺痛,段斯续动了动胳膊。

  “怎样?”齐行皱眉道,有些担心的握住段斯续的手腕问道。

  “无碍。”段斯续说道。

  齐行点点头,把白色方巾紧紧系在伤口上轻声道:“注意些。”

  段斯续刚要说话,就见她惊讶的看向齐行的背后喊道:“身后!”

  齐行手中显出金蝉法杖,迅速转身看去。

  却见,那风沙骤起的边际,两个形似柱状的物体隐隐约约的浮现出现来。

  “过去看看。”段斯续对齐行说道。

  “好。”齐行拉起段斯续的手腕,将她护在身后,穿越这沙暴。

  虽是戴着面罩,但是,这几乎快要把人刮到半空中的暴风。

  还是让眼睛难以睁开,依旧是看不清前方的路。

  终于,两人走到那物体的旁边,才看到是两个大约高两米的雕塑。

  “多面人雕。”段斯续说道。

  “为何出现在这里?”齐行问道。

  “看样子,此处便是古沙河的入口!”段斯续摸了摸那雕塑说道。

  “齐行,给潇迹发信号吧!”段斯续说完,就见齐行向天空中发起了一个信号弹。

  “这是个法阵。”齐行围着多面人雕走了一圈,对段斯续说道。

  “不错。”段斯续点点头赞同道。

  “我来试试,破开法阵。”段斯续想了想说道。

  “小心些。”

  “我会在一旁。”齐行拍了拍段斯续的肩膀说道。

  段斯续一愣,随即微笑道:“多谢。”

  这两座雕塑,一左一右矗立在这沙漠中。

  若不是风沙骤然刮起,或许不知何时才能显现出来。

  “左边的石柱,一共有六个面孔。”

  “分别是喜悦、悲伤、愤怒、惊讶、恐惧、阴郁。”

  “”而右边的石柱,却是三个面孔,男人、女人和孩童。”

  “看似并没有任何联系?”段斯续思考道。

  齐行依旧盯着右边的石柱看着,他说道:“这三人的面孔不寻常。”

  “这男人的眼睛无论在何种方位,都似是在注视着那个孩童。”

  “而这女人的眼睛却是直视着地面。”

  “至于这孩童,他在似笑非笑。”

  段斯续看去,忽然想到什么,说道:“这个孩童的表情便是打开入口的关键。”

  “何解?”齐行问道。

  “这孩童并不是真正的孩童,确切的说他是无眼沙童。”段斯续想了想说道。

  “无眼沙童?”齐行疑惑道。

  “不错,无眼沙童,顾名思义,没有瞳仁。”

  “他们利用空洞和可怜的身世迷惑在沙漠中失去方向的人。”

  “然后,将他们自动献出自己的眼睛,将他们的灵魄禁锢。”

  “这男人和女人便是无眼沙童禁锢的灵魄。”段斯续说道。

  齐行举起单掌说道:“善恶无分老幼,皆因私欲。”

  段斯续从布包里拿出一张符,念道:“乾日坤月,邪以压恶!”

  就见,那符飞向无眼沙童的两个眼球上,一道金光四射。

  只听一声:“啊!我的眼睛!”一个矮小穿着布衣的男孩子,可怜巴巴的出现在两人面前。

  “你终于现身了!”段斯续冷笑道。

  “你是何人!找死吗!”无眼沙童空洞洞的眼眶中喷出一道毒液,向段斯续飞来。

  齐行见到,一挥衣袖,挡在了她的面前,回身道:“你可无事?”

  “无事。”段斯续柔声道。

  “恶童!”齐行吼道。

  “又是一个和尚!拿命来!”无眼沙童见到齐行异常愤怒,他再次喷出毒液。

  齐行握紧金蝉法杖挡住毒液,瞬间滴落在沙粒,变成了嘶嘶的白烟。

  “慢着!”段斯续见法杖就要刺中无眼沙童的眉间,赶紧制止道。

  “你怎会出现在这里?进入古沙河的阵法如何破除?”段斯续接着问道。

  “哼,想知道,自己去找吧!”说着,无眼沙童便自己向那法杖靠去,自裁而死。

  “恶童魂飞魄散,阵法便失效?”齐行说道。

  “不是,他只是一个守护的恶灵而已。”

  “显然,这法阵未有任何改变。”段斯续看向两个石雕说道。

  这时,潇迹和灵希还有霍冬赶了过来:“斯续,如何?”

  “古沙河的入口找到了,可是,这阵法还未破开。”段斯续看向三人说道。

  “多面人雕,是东户帝国的象征。”潇迹看着雕塑说道。

  “我收集到的关于东户国的资料里提到过,这东户国极其崇拜图腾。”

  “而且,他们认为人有六业火,便是这六种表情。”

  段斯续想了想说道:“这阵法,着实奇怪,为何这男人我看起就是这样不舒服?”

  “确实,他的眼睛,不应该长在他的脸上。”灵希说道。

  “对!眼睛的放置!”

  “把这男人的眼睛和女人的对调!”段斯续说着,便试着用力转动起男人的眼珠。

  这两颗硕大的石眼珠,被段斯续用转动着拿了下来,递给齐行。

  她又蹲下将女人的眼珠取了下来,分别对调又重新放了进去。

  就见,那左边的石柱上那六种表情,迅速的转动变换着,就像走马灯一样。

  最终,两个石柱一起向地下旋转而下。

  “斯续,快躲开!”灵希忽然看见大片黑色的东西,飞速钻出来。

  齐行见此,一把抓住身边的段斯续的手腕,将她用力扔向了后面。

  段斯续单膝跪地,却见,齐行已经被那一大片黑色全身包裹住。

  “齐行!”段斯续大喊道,手中显出寒影剑,就要疾奔过去。

  “别去!”灵希和潇迹拉住段斯续喊道。

  “不行,齐行他!”段斯续看向灵希,眼中的焦急和担心不言而喻。

  灵希一愣,随即说道:“那是,尸养镰!”

  “由尸体尸气滋养而生,通体黑色。”

  “身形似是镰刀,四爪紧紧抓紧活物的皮肉里。”

  “喷射尸气毒液,见血封喉!”

  “可有办法?”段斯续急道。

  “有,它们怕术士之血。”灵希深深的看着段斯续低声道。

  段斯续听到此,毅然决然的用力挣脱开两人的拉扯。

  “斯续,你不要去!”灵希和潇迹喊道。

  段斯续根本不听,她飞身向齐行而去。

  那尸养镰把齐行包裹的严丝合缝,再也不见那身宽大的白色僧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