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十二章 你命由我不由你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133 2020-05-06 10:27:12

  暴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伏海抹了一把眼前的雨水。

  将铁钩收好后,四周查勘一遍,确认没有士兵把守后,他进入了皇宫前院。

  来到主殿门口,他微微用力推了推金漆大门,是开着的。

  伏海侧身闪进主殿内,里面一片昏暗,只有两支蜡烛闪着微弱的光。

  他想着:鎏金宝瓶定然不会在主殿内。

  伏海在四周玉石雕琢的墙壁上,找寻着藏宝的密室。

  那玉石墙面上雕刻的是东户帝国的起源和鼎盛时期的场景。

  历代帝王以此激励自己,要再次创造出这样的盛世帝国。

  伏海不以为然:“哼,雕刻这些无用的东西,给哪一个看!”

  “若是你们是明君,我何至于沦为盗贼!”

  他把自己的不堪归结于这昏君乱世,越想越是气愤。

  便拿出匕首在面前的玉石墙壁上,用力的胡乱画着。

  突然,伏海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脚下的地砖便忽然不见了。

  “啊!啊!啊!”

  “呃!哎呦,摔死我了。”伏海掉在了一个周围漆黑无比的地方。

  他慢慢站起来,打算点燃火折子,却发现火折子刚刚被暴雨浸湿,根本点不着了。

  伏海不耐烦的把火折子扔在了一边,摸索着走着。

  越走耳边的风声越大,他想道,会不会前面就是出口一类的地方。

  便加快了脚步继续走着,手上很是粘腻,伏海看不见是什么。

  把手放在鼻下闻了闻,一股土腥味传入鼻中,他想来应是苔藓。

  “这地方如此潮湿。”伏海自语道。

  他继续往前走,可是越走心里越没底,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走了很久了。

  却依旧只有风声在耳边呼啸着,没有任何光亮。

  甚至连其他的口子都没有,他就一直向一个方向走着,不知前后左右。

  渐渐的,这条黑暗无边没有尽头的路,让伏海开始感到极其烦躁不安,还很疲乏。

  “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不行,我得找到出口。”伏海扶着墙,喘着粗气自语道。

  “呃,胸前极为憋闷,啊,啊。”伏海的眼皮沉重的再也抬不起来。

  他靠着滑腻的苔藓墙壁,慢慢坐在地上,歪头昏死过去。

  “伏海,你醒醒!你是大漠第一大盗,定是不能就此死过去!”

  “你累了,伏海,休息吧!你不是再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吗!”

  “你滚开,他就算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也不会任由摆布。”

  “伏海,醒来!找到鎏金宝瓶,让那些侮辱你的杂碎被你踩在脚下!”

  伏海躺在地上,一切还是黑暗无边,他皱了皱眉,闭着的眼睛开始动了动。

  这时,胳膊上一阵刺痛,他猛地坐了起来。

  周围不再是那条走不完的粘腻通道,而是敞亮的大殿。

  而吸引伏海的是眼前这些数不胜数的金银玉器和堆放在地上的无数金币和玉盘。

  他低头看去,就连自己躺着的床也是玉石打造的。

  伏海顾不得一切,从玉床上跳了下来,虽是一阵腿软。

  但是他还是踉跄的几乎是爬跪着去向了这些身外之物旁边。

  他咧着嘴笑着,就快要笑的喘不过气来。

  “是不是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这时,伏海的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伏海惊恐的转过头来看去,果然是:“女帝!”

  “你的本事挺大,能找到这里来。”说话的女人,正是东户帝国的女帝萨盟。

  女帝仰头大声笑着说道:“哈哈哈!你还真是坏透了。”

  伏海慢慢站起来,看着女帝向他走了过来。

  他曾听闻过,这女帝很不是洁身自爱,与很多人有染,就连士兵也不放过。

  在伏海看来,她如花厅的歌妓没有区别。

  突然,就见伏海骤然松开了紧锁住女帝的双手,向后踉跄的退了几步。

  他看到自己的双手变成了黑绿色:“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手?”

  “哈哈哈!来人,把他驾到床上去。”

  “哈哈哈!可真是好笑。”女帝狂笑着,对身后喊道。

  四个士兵立刻跑了过来,把伏海再一次抬到了玉床上,这次他被紧紧的锁住了四肢。

  “这感觉怎样?”女帝说着,把伏海的衣襟撕开,便见到整个身体也是黑绿色。

  而且开始向外冒出很多类似于绿色的细毛的东西。

  “你给弄了什么!妖女!”伏海挣扎的喊着。

  “那你可是错怪了我,我可没有对你做什么。”

  “是你自己,非要去触碰那苔藓,哈哈哈!”女帝继续狂笑道。

  伏海忽然想到,方才他在那看不见尽头的通道里,刮了很多苔藓。

  甚至还喝过那墙壁上流下来的水。

  他感到胃部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吐了出来。

  可是,他才想到,几乎没有吃过东西,只是干呕。

  “若是,你肯为本皇办一件事,那便放你离去。”女帝魅惑的笑着说。

  伏海又挣扎了一下,他喊道:“贱人!放开我,我要杀了你!”

  “哎呦呦,你这样可是不乖,本皇如此喜欢你,你却这样吼本皇。”

  “那就要接受惩罚,因为你吓到了本皇。哈哈哈!”女帝说着,向那四个士兵招了招手。

  就见,四个士兵走了过来,两个按住伏海的头和脚。

  一个士兵站在他的身边,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瓷瓶。

  而另一个士兵则抽出了匕首,在他的胳膊处深深的划了一刀。

  “呃啊!你们要做什么!”伏海被摁着,根本动不了。

  就见那个拿着瓷瓶的士兵,打开瓶子把瓶口放在那道血流不止的刀口处。

  竟是一只只的尸养镰,它们似是镰刀的身子,用爪子钩在伏海的伤口上。

  不停的啃咬着,也不停的注入着尸气毒液,伏海瞬间毙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