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十五章 剧场篇 换身入铁狱探异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062 2020-05-08 23:21:03

  延北东四十里,无人烟,霜冻遍地,偶见白骨嶙峋。

  秃鹰盘旋在灰色高墙的上方,发出着刺耳的叫声。

  一道重重的铁门,在这高墙的下方紧闭着,这里便是关押各种重刑犯的铁狱。

  那个男人此刻,正被关在这座密不透风的监狱里。

  他盘腿坐在干巴巴的草席子上,打着坐。

  时而传来的哀嚎声,并不能打扰他。

  他穿着狱服,是一身粗布衣服和草鞋。

  而狱服的左边白布上竟然写着:死刑犯,段斯续!

  她为何会进入了铁狱?因为她此行要来解决一桩异事。

  两日前,一个身负重伤的男人,踉踉跄跄的跑来了废庙里。

  “段女侠,我,我有事相托。”那男人的半天胳膊已经断掉,血不住的流着。

  他跪倒在段斯续面前,恳求着。

  “快起来说,你的伤势太严重。”

  “需要尽快治疗。”段斯洁疾步走上前去,将那重伤男人,扶了起来,急切道。

  重伤的男人捂着断臂,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他断断续续的说道:“延北,铁,铁狱,”

  “四,四,四号,牢,牢房,妖,妖,妖,孽...”

  待他说完最后一个字时,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段斯续探了探这男人的脉,已然无救。

  再看他一身狱卒装束,口中提到了铁狱和妖孽。

  段斯续想来:定是延北铁狱出了妖孽,才会被伤的如此之重。

  随即,段斯续便用换身符,以男身行事方便,迅速动身,赶往延北。

  路途略远,他用传送阵,将自己传送了过去。

  “煞气和戾气遮盖了浓郁的魔气!”

  “看样子,来对了地方,或许这里有解开诅咒的线索!”段斯续自语道。

  他看向铁狱门口的守卫,黑色尸气围绕,想必这人早已经死透,成了行尸。

  “这魔物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用这关押重刑死犯的铁狱当老巢!”段斯续不屑的笑了笑自语道。

  他飞身过去,毫不留情的便把两具行尸守卫的头颅砍了下来......

  段斯续以站起身来,向牢房外看了看。

  想着:这铁狱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关押的都是马上要被处死的犯人,不过,来了这里几日,倒是相安无事。

  他大概观察清楚了,他被关押的这部分。

  有一号、三号和七号牢房,悍匪和杀人越货的强盗人数最少。

  他们是“野狗”,一般他们的吃食和活动空间、时间相对宽松些。

  毕竟,他们不知何时就会被处死,在狱中弄死几个,也算是陪葬。

  他们一伙一共十人,有一个头目,和狱长私交甚密。

  他们最看不起“老鼠”,和“雄鹰”们相互河水不犯井水。

  “雄鹰”犯人人数最多,总共三十三个,这个称为是对铁狱里被捕起义军的统称。

  “老鼠”指的是侮辱和摧残妇女的犯人,他们只会对女人下手,让人看不起。

  “野狗”和“老鼠”的冲突不断。

  段斯续还在寻找着关于四号牢房的线索。

  午时过后,是劳动时间,铁狱里的所有犯人,除了老弱病残以外。

  都要去西边校场里搬运石头到铁狱外等候着的马车上。

  每日这个时刻,一直持续到快末时尾。

  这是唯一能去到铁狱之外的方法。

  段斯续搬起一块石头,看向提着装满石头箩筐的两个人,走向铁狱门外。

  箩筐不是谁都可以送的,每天轮一次,不重复。

  一来是为了防止犯人和运石头的马车有过多接触。

  二来也是为了消耗这些个恶徒的力气,省的闹事。

  段斯续这次没有被编入抬箩筐的犯人里面。

  他要确认,这魔物想要得到什么。

  这时,一个犯人猛的从背后撞到了段斯续的身上。

  “呃!”段斯续一个踉跄,把石头扔了出去。

  他回头瞪向那个犯人:“注意些。”

  犯人一听此话,立刻疾步走过来。

  揪住段斯续的衣领就吼道:“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讲话吗?”

  段斯续把手垂在两侧,无奈道:“受累问一句,你谁?”

  “我是何人,你不知?”犯人看向身边围过来的一些犯人,轻蔑的笑道。

  段斯续看了看他们这些人,是“野狗”一伙的。

  “那我就让你知晓,我是何人!”说着,犯人上来就给了段斯续一拳。

  段斯续被打翻在地,他从地上坐起来,吐了一口吐沫。

  嘴角渗出血丝,他擦了擦嘴,站起来。

  就走向自己的那一处,打算继续搬石头。

  犯人见段斯续如此好欺负,便对那些身后的人说:“兄弟们,咱们是不是好好招待招待新客人!”

  “虎爷,您太客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狂笑道。

  说着,这虎爷一把把段斯续又揪了过来。

  恶狠狠道:“辛苦你搬石头,虎爷我给你松松骨!”

  话刚一撂下,就又是一顿对段斯续的狂揍。

  段斯续挨着,没有还手,他不是打不过他们。

  这些臭鸟蛋烂番薯的杂碎,当然不是段斯续的对手。

  只不过,段斯续的目的不在此,不能太过张扬,打草惊蛇。

  “够了,虎爷,你下手注意些分寸。”说话人,握住虎爷的手腕,以命令的口气说道。

  虎爷停住手,把段斯续扔到地上,玩味的笑道:“怎么,十老大,看上了?”

  这十老大正是“野狗”的头目,他为人谨慎,不苟言笑。

  段斯续低头擦着嘴上的血,把虎爷的话听在了心里。

  他想了想,这十老大或许就是突破口。

  不如利用这十老大的怪癖,段斯续也知道。

  男子监狱里,大多血气方刚和杀戮气重的人。

  他们需要发泄的出口,由此心理上的扭曲就逐渐出现。

  段斯续慢慢站起来,因为鞋码偏大,地面又是沙土。

  他一个没站定就要滑倒,在撂下之际,险些被十老大一把捞住了胳膊。

  幸好,段斯续一个反应迅速,另一只脚脚后跟卡在地上。

  十老大伸出的手,慢慢收了回去。

  虎爷看到这情形,有意无意的喊道:“以后,都注意些!别去招惹!”

  段斯续自是明白虎爷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他皱了皱眉,继续去搬石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