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十六章 剧场篇 诡谲铁狱生风波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341 2020-05-09 22:21:20

  铁狱的三餐根本难以下咽,即便是如此,段斯续还是依旧吃个干净。

  他对面牢房的犯人眼睁睁看着他吃的这么香,还是忍不住问道。

  “兄弟,你那口与我有何不同之处吗?”

  段斯续擦了一把嘴上的油,说道:“并无。”

  他并不在乎这些,因为这铁狱的魔气开始增长。

  段斯续倚靠在冰冷的墙壁上,闭着眼睛,他想道:看来,又有人被魔物害死。

  忽然,他睁开眼睛,抬起自己的双手看着,手掌里都是石头上的灰和数不清的血痕。

  他笑了笑,无论哪一世,他都不曾停歇过,他也感到过无尽的疲惫。

  “狱长大人,这是十老大的吩咐。”段斯续后面旁边那间牢房门口,狱长和那犯人说着。

  他慢慢的挪到牢房围栏的边缘,侧耳听着。

  “他的吩咐也给不得面子,他自是晓得规矩的。”狱长搓了搓手说道。

  “是,是,是,所以还请狱长大人帮帮忙了。”那犯人似乎给了狱长什么东西。

  “好说。”狱长惦着手里的东西,向段斯续的牢房门口走了过来。

  段斯续接着闭上了眼睛,手上警惕的攥紧了拳头。

  “唉,又得摧残一个。”

  “这个十老大,放着水灵姑娘不碰。”

  “竟是那怪癖之好。”狱长嘟嘟囔囔的离开了牢房。

  段斯续睁开了眼睛,他定是明白的。

  不过,他原以为,十老大会忘记自己,或者过段时间,才想起那茬儿。

  不想,竟是要对他下手了,看这情形,明天必定会有动作。

  段斯续想着,无论明日是何情形,四号牢房里的魔物,他定要搞清楚。

  翌日,天刚蒙蒙亮,狱卒们就开始一个个把犯人们吼了起来。

  段斯续整了整身上的囚衣,向牢房外走去。

  犯人们被带到了校场上,狱长站在那里扫了一遍众人。

  接着喊道:“从今儿起,八字牢房,由你清扫!”

  狱长举起手里的佩刀指向段斯续,众人齐刷刷看去。

  他看了看这些人,又看了看狱长,只是站在那里,没有答话。

  “可否明了!”狱长见段斯续没有任何反应,吼道。

  “问我吗?”段斯续抱着胳膊,扬眉反问道。

  狱长听到此话就要抽刀,旁边的狱长赶紧制止道,朝着十老大那边扬了扬头。

  “就是你!”狱长忍着怒气吼道。

  “不好意思,我叫段斯续,你指派人干活,却不指出姓名。”

  “我自是不知道,狱长大人指的是何人。”段斯续笑道。

  “看你还能张狂多久!”狱长说完,命令狱卒把众犯人又带回了牢房内。

  自从分派了段斯续去八字牢房清扫后,很多犯人见了他都躲得很远。

  尤其是虎爷带的那一帮“野狗”,避之不及。

  这时,虎爷走了过来,他们几只“野狗”一个月后就要被腰斩。

  狱长和狱卒也就放任他们不管了,随便他们在铁狱的每一处走动。

  他看见段斯续手里拿着一条抹布和一桶水,向八字牢房走去。

  “去清扫?”虎爷挡在段斯续的面前,吊儿郎当的抖着腿问道。

  “你倒是不瞎。”段斯续一句话怼上去。

  “狗东西,马上就要怎么被蹂躏都不知道。”

  “竟然还如此猖狂!看了你真是不怕死啊!”虎爷啐了一口道。

  “嗯。”段斯续用了点了一下头,应道。

  看也不看虎爷一眼,绕过他身边,向八字牢房走去。

  虎爷嚼着嘴里的草根,摇摇头道:“唉,可惜了,样子倒是不错。”

  段斯续皱了皱眉,没有理会虎爷在身后的话。

  这八字牢房就是十老大的关押之处,走过几个牢房时。

  里面的犯人像是看段斯续去赴死一样,他走到八字牢房门口,向里面环顾了一下。

  十老大闭幕眼神的坐在一张木制床上,手边是一张桌案。

  桌案上倒是空空如也,不过这十老大倒是爱看书。

  左手边一整面墙上,都是用木板做的书架,摆放着很多书。

  段斯续没有动,他预演场景,若是真的打起来。

  所有东西都能看在眼里,没有任何可以藏匿凶器的地方。

  当然,除非十老大自己随身带着,这也无不可能。

  狱长和他的关系不只是一般的犯人和官府这么简单。

  “进来。”十老大睁开眼睛,看向段斯续说道。

  段斯续推了推牢房的门,果然可以推开,他走了进去。

  然后把木桶放在地上,把手中的抹布放进去浸湿。

  开始擦拭书架的木板,段斯续背对着十老大,却也是唯一一个比较安全的姿势。

  因为这距离十老大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无论选择桌案还是床栏杆,都是置自己于最危险处。

  段斯续用余光看到十老大站起身来,他感到他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就在十老大刚抬起胳膊时,段斯续迅速蹲了下来,又开始擦拭地面。

  十老大只有作罢,只是一直盯着段斯续的臀部,眼神似乎冒火。

  “你叫段斯续?”十老大忽然开口问道。

  “是。”段斯续把抹布紧紧攥在手里,起身答道。

  “不用擦了。”十老大坐回木床上,低声道。

  段斯续没有说话,只是依旧站在门口处。

  “坐过来。”十老大指了指自己的身边,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不必。”段斯续拒绝了十老大。

  “还没有人,敢拒绝我的话。”十老大有些愠怒。

  “哦,那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段斯续不屑的笑道。

  “都说你很张狂,果然如此。”

  “不过,越是这样,我越是带劲。”十老大腾的站起来,握紧了拳头。

  段斯续方才进来时,倒是瞥了一眼十老大,并没有被魔气控制。

  而这十老大身上的戾气倒是格外重,魔物应是要将他吸干抹净才会置他于死地。

  再看这十老大那胳膊上的两块肌肉,坚硬无比,还发着亮。

  段斯续心想道:对常人不能用法术,我需全力一击,不然他这力道,肯定将我一拳打晕。

  正想着,十老大一把捞起地上的水桶就扔向段斯续。

  段斯续敏捷的躲开了水桶,砸在牢房的围栏上,瞬间碎裂。

  水轰的全都喷溅在了段斯续的脸上,眼睛里被几滴水被溅到。

  霎时间看不清十老大的袭击,段斯续抹了一把脸。

  这时,十老大的一只沙包大的已经扼在段斯续的脖子上。

  他被掐的就要断气,十老大另一只手去扯段斯续的裤子。

  虽说,段斯续用换身符换成了男身,但是她还是女子。

  这样被一个猥琐的男人侵犯,自是怒火中烧。

  段斯续把手中的抹布甩在十老大掐住自己脖子的手腕上,用力过肩一拽。

  脖子上的手被绑住,扯了下来,段斯俯身滑向十老大身体下侧要害部位,就是重重一脚。

  随即又从地上抓起一块带尖头的木板,举在身前以作防身。

  却不想,十老大的要害处被段斯续重击后,疼痛难忍。

  因为一时站不稳,地面又有方才洒满的水。

  一个踉跄,竟然把头硬生生的插在了段斯续手中举着的尖木板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