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十九章 猛虎阵点遇双无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414 2020-05-13 10:06:31

  两人御符阵来到了宫灵点附近,几步之外的正前方便是宫殿。

  就在此时,一道剑气刺向段斯续和齐行,段斯续手中显出寒影剑,挡了出去。

  寒雾和风雪中,走出来一个男人。

  那人穿一身麻布衣,长相极为普通,手中的剑却是绝世戾器——坎钩!

  “段斯续是你。”那男人不屑道。

  “正是。”段斯续扬头道。

  “来与我比试!”那男人说道。

  “比试什么?”段斯续疑惑道。

  “比试,我们的术法到底谁更胜一筹。”那男人举起坎钩剑说道。

  “在这里?”段斯续问道。

  “不错!”

  “我是无峰,你且记住,今日无论是我死在你的手中。”

  “还是你被我杀死,都做个明白鬼。”这个叫无峰的男人说道。

  “嗯,好。”说着段斯续挥起寒影剑,向无峰飞身而去。

  “我还未说开始比试。”段斯续的剑极快,无峰被这突如其来的招式,弄的不知所措。

  “你当这是过家家!这是战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不懂吗!”段斯续笑道。

  只见,寒影剑的剑光和剑气越来越凌厉,当然坎钩剑也毕竟也是绝世戾器。

  齐行看到两个人已经处在无形的光中互相攻击着。

  这时,齐行的身后忽然也出现一个人,眼见那人的剑就要刺进齐行的身后。

  齐行感到了杀气后,俯身挥动金蝉法杖,来了个回马枪。

  那人向后退了几步,举着剑,笑道:“独行僧,齐行。果然厉害!”

  “何人?”齐行问道。

  “无山。”这男人说道。

  齐行听罢,挥起金蝉法杖和无山对打起来。

  只见,在这无垠的冰岛之上,四个术法绝世高手,对击着。

  一时间,几道光错综复杂,身边的浮冰和冷水被炸起。

  只听轰的一声,水花飞溅起几尺高!

  段斯续飞身停在了一块浮冰上,而无峰则单膝跪在她的对面。

  捂着肩头的剑伤,血不住的流下来。

  “呵,今日能被你杀死,也算是一幸了。”无峰说道。

  “我不会杀了你的。”段斯续收起寒影剑,说道。

  无峰听到此,眼中一沉,挥起坎钩剑,断了灵脉。

  这时,和齐行一直纠缠在一起的无山,看到无峰竟然自裁。

  顾不得齐行,飞身来到了无峰身边,抱起他喊道:“弟弟!”

  “你,你这是为何?”

  “哥,我技不如人,你不用伤心。”

  “呃,我说过,只要能与段斯续一比,我死而无憾。”无峰痛苦的皱眉道。

  “何苦要这样?”段斯续惊道,走上前去。

  “滚开!”无山挥出一道剑气,怒吼道。

  齐行闪身挡在了段斯续面前,剑气割破了齐行的衣袖。

  “若不是你,无峰也不会这样痴迷。”

  “你这个红颜祸水!妖女!”

  “主人说的对!你就是个毁天灭地的祸根!”无山说完,抱起无峰便闪身离开了。

  齐行刚要追上去,段斯续拦住了他:“别追。”

  段斯续的神色有些落寞和自责,齐行拍了拍她的肩说道:“无需听他所言。”

  “嗯,我知道。”段斯续笑了笑。

  “有守宫卫!”段斯续看向四周,指着冰面上的猛虎符文说道。

  “守护这个灵点的灵魄?”齐行问道。

  “不错,无论大小阵法,皆有守卫。”

  “这宫灵点,更是有守宫卫,那便是图腾上的白色猛虎。”

  “不过,这冰岛的上的灵物皆入魔,很是诡异。”

  “我且来试试,这宫灵点是否入魔。”段斯续说着,从布包里拿出一张黑色的符。

  放在守宫卫上面,只见,这黑色的符还未碰到那猛虎符文,便被烧毁殆尽。

  “未入魔。”

  “那么,灵狼群为何会入魔?”齐行说道。

  “你还记得吗,你我还未出手。”

  “仅凭灵器和衣着便认出了我们,这不合常理。”段斯续想了想说道。

  “确实,这宫灵点里的灵物,应是不会离开宫灵点才对。”

  “除非,这宫灵点已经被人破掉!”齐行说道。

  段斯续试着穿过了守宫卫,竟是畅通无阻,没有任何术法阻碍。

  “确实被破坏了,你看。”段斯续忽然蹲下,摸着那守宫卫说道。

  齐行看去,却见那守宫卫的猛虎符文,被利器割断了点脉!

  段斯续赶紧起身,向宫殿内疾步跑去,齐行跟在身后也进了宫殿。

  就见,宫殿内的半空中,悬着一个青铜鼎,周身散发着红光。

  “整个图腾阵点恐怕早已经都被毁了。”段斯续说道。

  “看来,我们之前,有两路人来到了这里。”齐行分析道。

  “为何是两路?”段斯续疑惑道。

  “巨蟒图腾在阵外便被破坏。”

  “而这猛虎阵点,外部图腾完好,里面却是遭到了严重的破坏。”齐行说道。

  “有道理。”段斯续点点头,说道。

  她看向那发着红光的青铜鼎,在半空中慢慢转动着。

  忽然,似乎发现了什么,她飞身到青铜鼎的旁边。

  说道:“齐行,这上面,似乎是一种你用过的符咒!”

  齐行听到此,也飞身上去。

  仔细辨识道:“确实是伏魔符咒,只不过,每一道咒法都是错的。”

  “错的?”段斯续疑惑道。

  “嗯,这每一道咒法的最后一个法点,都是与之相反的。”

  “若是这样,只会招魔。”齐行看向段斯续正色道。

  “这便好解释为何那些灵物和铜鼎会入魔了。”

  “原来施咒之人,便是以招魔为目的的压制。”段斯续说道。

  齐行拉着段斯续的胳膊,将她带离的铜鼎旁边,飞身回到了原处。

  “做什么?”段斯续诧异道。

  “小心有异样。”齐行严肃道。

  “噗呲,我以为发生了何事。哈哈,你如何这般小心。”段斯续笑道。

  “我不想你受伤。”齐行说完,自觉有些失言。

  不再看段斯续,而是向殿外走去继续道:“此阵以破,没有停留的必要了。”

  段斯续愣了愣,心想道:方才,他是在关心我吗?

  “齐行,你方才是担心我的安危吗?”段斯续还是问了出来。

  “不是。”齐行皱了皱眉说道。

  就算是,又能怎样?他时刻提醒着自己是个僧人。

  遇见段斯续前,齐行几乎断了七情六欲,他金刚手段,杀伐果断。

  很多妖魔惧怕他,可是如今,他的心,不知为何被段斯续紧紧牵动着。

  段斯续有些失落,但是随即便笑道:“看你板着脸,逗逗你。”

  齐行刚要再说什么,还是忍了下来,他想道:却是不能再多说。

  两人走出宫殿后,段斯续来到了猛虎符文上面。

  她从布包里拿出一道符,夹在两只间,念道:“乾日坤月,寻踪定位!”

  只见,那道符飞向段斯续脚下的猛虎符文上,冰面开始出现裂纹。

  段斯续喊道:“齐行,东户城的入口在这冰面下。”

  齐行大步过跨过来说道:“冰下便是冷水?”

  段斯续点点头道:“是。”

  “速游,你我虽是修炼之身。”

  “但是这冰岛阵点,毕竟是几千年前设计的。”

  “下面的冷水,足以致命。”段斯续继续说道。

  说罢,齐行和段斯续两人,一前一后跳入了冰下的冷水里。

  他们游了一段时间,终于在上方看到了一个白色光点。

  段斯续指了指上面,齐行点点头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