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二十四章 除尸王开伏海墓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051 2020-05-18 10:55:47

  “啊哈,啊,啊,啊!”却见那僵尸看了一眼自己胸前。

  金蝉法杖贯穿而过,它竟是狂怒的嘶吼起来,向四周不停的转动这身体。

  段斯续看到,喊道:“它在唤醒其他棺椁里的僵尸!”

  齐行将金蝉法杖用力拔出,一脚把僵尸踹了出去。

  拉起段斯续的手向墓室门口飞身而去,就在此时,其他棺椁的棺盖轰的炸裂开来。

  齐行大挥衣袖将棺材盖挡了出去,和段斯续一起停在了一座棺椁的边缘。

  “这些尸身皆未有用闭窍珠挡住尸气,定是伏海故意为之。”

  “为了阻挡盗墓者和有所意图之人!”段斯续看向刑桑说道。

  “现在该如何?”刑桑也翻身跳上了墓顶的梁上问道。

  “还能如何,全部灭掉,一个不留,不然我们必死无疑!”段斯续喊道。

  随即从布包里拿出几张黑色符咒,竖起双指念道:“乾日坤月,正法诛邪!”

  只见,她迅速闪身将符贴在了几个刚刚苏醒的僵尸的额头上,喊道:“先把僵尸王干掉!”

  齐行已经挥起金蝉法杖向僵尸王飞身而去。

  邢桑想了想,也还是从梁上跳了下来,展开黑扇与僵尸王对打起来。

  “这香案的机关到底在哪里?”段斯续趁着齐行和刑桑牵制住僵尸王的时候。

  赶紧去香案旁找到打开伏海墓的机关,不然三人定会命丧于此。

  段斯续看着这香案,忽然发现,原来,这香案的表面有极为细微的图案。

  不是仔细查看绝对看不出来,段斯续趴在香案上面看去。

  她自语道:“闭窍珠!”

  说着,段斯续回身去找僵尸王的闭窍珠,她飞身来到僵尸王的棺椁里。

  翻找着什么,却并未注意身后的危险,她从许多明器里面,找到了闭窍珠。

  紧紧抓在手里,却有一滴滴鲜血滴在了手背上。

  段斯续赶紧回身,才看见,齐行的肩头被僵尸王用长指抓进了血肉里。

  “齐行!”段斯续喊道。

  “快躲开!”齐行用金蝉法杖挡着僵尸王。

  段斯续赶紧从布包里拿出一把金钱断剑,狠狠的插进了僵尸王的眉心处。

  只见,那僵尸王的眉心处滋滋的冒着白气,它甩开齐行,捂着眉心处。

  三人一起看向僵尸王,最终僵尸王向后重重的倒了下去。

  而其余的僵尸,也瞬间倒了下去,重新躺回了棺椁内。

  段斯续疾步走到齐行的身边,扶住他急问道:“你这是为何?”

  “我看看伤口。”

  齐行见段斯续扯着自己的僧袍,抓住她的手腕,说道:“没事,不,不必这样。”

  “我看看!”段斯续几乎是用强硬的口气说道。

  齐行没有在阻止她,她解开齐行的袈裟,拉下肩头的衣服。

  只见,那原本白皙无暇的肩膀,此时竟是血肉模糊,他本就看似瘦弱。

  “可能会疼,忍着。”段斯续有些哽咽和柔声道。

  随即从布包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她打开来,里面是白色的粉末。

  段斯续把白色粉末一股脑的全都敷在了齐行肩膀处的僵尸抓伤。

  竟见,那伤霎时冒出滋滋白烟,齐行感到了钻心的疼痛。

  他用力紧紧抓着段斯续的胳膊,低声道:“呃。”

  “这是糯米粉,可以祛除僵尸毒,抵挡尸气。”

  “对不起。”段斯续要替齐行将僧袍穿好。

  “无事,方才,太危险。”齐行轻轻推开段斯续的手,那冰凉的指尖正好碰到齐行的胸前。

  那里还有她留下的三道抓痕。

  段斯续愣了愣,随即说道:“闭窍珠是打开伏海墓的关键。”

  说着,走到香案旁,刑桑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也跟了过去。

  “看这个纹路,与闭窍珠的样子无异。”说着,段斯续将闭窍珠放在了那纹路上。

  只见,闭窍珠竟完全镶嵌进了纹路里,红光霎时向四周散射而出。

  齐行迅速挡在段斯续的面前:“小心。”

  “多谢。”段斯续微微笑着说道。

  这时,香案向里折叠起来,然后旋转陷进地面里。

  出现了一道红漆门,段斯续提起门上的金丝拉环,吱呀一声,打开来。

  “想必,这下面便是伏海墓。”段斯续说道。

  刑桑从后面一步跨了上来,推开段斯续和齐行,就要向下面去。

  “此刻下去,你必死无疑!”段斯续在刑桑的身后说道。

  刑桑把已经迈下去的腿,又伸了回来。

  虽是,段斯续真的很想让刑桑下去,得到他该得的报应。

  但是,她还是做不到见死不救,毕竟这也是一条人命。

  “我且相信你。”刑桑冷道。

  他心想道:这段斯续对这风水术法之事倒是很有一套手段。

  段斯续抬起手,唤出两只灵蝶,将它们驱赶进了下面的入口内。

  却见,那灵蝶刚刚进如甬道里,就被两道飞射过来的红光击中粉碎。

  段斯续看了一眼刑桑,他心有余悸的惊恐道:“这,这是何机关?”

  “未曾见过。”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过这种机关。”段斯续说道。

  “我们如何进入?”齐行问道。

  “齐行,此去,你不要再跟进来。”段斯续正色道。

  “不可!”齐行听到,立刻说道。

  “你听我说,你被僵尸伤到,不知有没有毒气入心脉。”

  “若是已经进入心脉,你下去后,定会入魔发狂!”

  “等我上来,为你查看,你且留在这里,等待潇迹他们。”

  “如果我有事,定会唤你,好吗?”段斯续又显出一只灵蝶放在齐行的手中。、

  齐行刚要说什么,可是看着段斯续为他担心的眼神,还是把话收了回去。

  段斯续走在前面,刑桑在身后跟着,齐行站在入口处,看着他们渐渐消失不见。

  “你与那和尚是何关系?”刑桑问道。

  段斯续顿了顿,笑道:“萍水相逢。”

  “哼,那便是宁可为你去死?”刑桑不屑道。

  “他欠我一条命。”段斯续皱了皱眉说道。

  “果然,如大法师说的那般,你和那和尚有牵扯。”刑桑说道。

  段斯续停住回身问道:“大法师?你是大法师的人!”

  “正是,大法师早就知道你们的一举一动,你们每一个人他都了如指掌。”刑桑邪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