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二十七章 地下暗河共生死

梦山传 文刀圭月 3072 2020-05-21 06:49:30

  伏海被九界佛莲镇压后,整个墓室的坍塌开始加剧。

  段斯续受了伤,行动极为缓慢。

  她喊道:“你先离开这里,去找灵希他们。”

  齐行说道:“我带你离开这里。”

  段斯续推了一把刚要上去扶着她的齐行。

  怒道:“我说了,你先走,我自有办法。”

  齐行再无多说,捞起段斯续的胳膊,横抱过来,向安全地带跑去。

  却不想,地面的裂缝越来越大,齐行和段斯续竟一起掉下了裂缝里!

  下坠的时候,齐行为了护住段斯续,将自己垫在了她的身下。

  过了许久,齐行醒了过来,他躺在地上。

  扶住趴在他胸前的段斯续,轻声唤道:“段斯续。”

  段斯续依旧没有醒过来,坐了起来,把段斯续扶在怀里。

  见到她脸色青白,再看看那肩头和小腿上的伤,虽是血已经凝固。

  却也是流了不少,现在极为虚弱。

  齐行将她继续横抱在前,环顾了一下四周。

  眼前一片昏暗不清,齐行把段斯续暂且放下来搂住,点起一支火折子。

  重新将段斯续抱起,才看清楚,原来这大漠下居然还有这样一番景象。

  两侧竟是陡峭高耸的岩壁,分别向前后绵延,不见尽头。

  齐行听到身边不远处,有河流声。

  他抱着段斯续,小心翼翼的走过脚下湿滑的石头。

  “这里,竟有暗河横流!”齐行自语道。

  他看向暗河的流向,几乎是与岩壁一条方向。

  齐行想着:有暗河,定有出口。

  这时,怀中的段斯续醒了过来,她微微睁开眼睛。

  面前竟是齐行那张冷峻的面容,段斯续以为已经在梦境里。

  便撒娇着环住齐行的脖子,甜声道:“即便是梦,也让我再抱一会。”

  齐行愣在原地,脸色霎时红成了晚霞一般。

  他将段斯续放了下来,轻声道:“你醒了。”

  段斯续才意识到这根本不是梦境中,她尴尬的整了整衣襟。

  看向四周,说道:“这是裂缝下?”

  “没错,未曾想到,荒凉大漠下,竟是有暗河流动。”齐行说道。

  段斯续拿过齐行手中的火折子,向周围看了一圈。

  皱眉道:“这暗河不知是何时形成,我们要小心。”

  齐行点点头,扶住了段斯续的胳膊,说道:“走吧,我们找出口。”

  两人在湿滑的碎石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潮湿阴冷的风阵阵吹来。

  段斯续紧了紧衣襟说道:“虽是有风,但是,这风水经纬太不对了。”

  前面的两侧岩壁距离开始渐渐拉近,路的宽度也开始慢慢变窄。

  这时,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身侧和身后传来。

  齐行低声道:“听到了吗?”

  段斯续点点头,向两边的巨型枯树看去。

  很多看不清样子的诡异之物,在跟着他们。

  “齐行,你看前面!”段斯续指着不远处惊道。

  两人一同看过去,就见前面本就狭窄的道路,被一座庞然物体全都堵住了。

  他们疾步走过去,不想,竟是一艘搁浅的大船。

  “这船的年代很久了,整个船身已经被苔藓覆盖,光滑无比。”段斯续摸了一下船身说道。

  齐行说道:“我先翻上去。”

  随即,便抓住上方船栏杆,一跃而上。

  站定后,齐行伸下来胳膊说道:“来。”

  段斯续伸出右手,左臂和右腿已经用不上力,齐行算是半捞着她上去的甲板。

  “四处看看。”段斯续说道。

  齐行先走到了船尾,果然像他猜测的,船尾便是这地下暗河的尽头。

  “斯续,这里便是尽头。”齐行有些低沉道。

  段斯续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皱了皱眉说道:“我想的过于简单了。”

  “这里虽是有风,却不是正常的风。”

  “定是这沉船的阴风,想必这便是当年第一代大帝截断的古沙河一段。”

  “而后经过经纬变动,成了地下暗河。”

  “还是一道死水!”

  “轰!”船身忽然震动了一下,甲板上本就滑腻,段斯续差点摔倒。

  齐行拉住她,说道:“先下船!”

  待两人跑到船头时,就见船的前方,与船头齐高的地方。

  一个蠕动的黑色巨物,向段斯续和齐行哈出一阵轰鸣飓风。

  “从这里下去。”齐行抱起段斯续从左侧船栏杆跳了下去。

  却不想,那巨物竟直接冲了过来,段斯续和齐行才看见。

  这黑色巨物是一头鲨,段斯续惊道:“这里经纬反复,且处在聚风煞位。”

  “想必它已经成精,我们需躲着它。”

  齐行显出金蝉法杖,单掌念起伏魔咒法。

  飞身向巨鲨而去,只见那畜生吼了一声,甩起巨大的尾鳍,向齐行攻击而来。

  齐行躲避着尾鳍,飞到了巨鲨的背部,正要向那心门出刺去。

  却不想,这巨鲨身上甚是湿滑,齐行侧了一下身子,翻下了巨鲨背部。

  那巨鲨却竟然不理会齐行,而是向段斯续快速滑动过来。

  段斯续想了想,喊道:“我来引开它。”

  “不行!”齐行阻止道。

  “它应是闻到了血腥!”

  “我把它引到那里。”

  “这些巨型水草缠住它,你给它致命一击!”段斯续指着船边河中疯长出的水草喊道。

  齐行看了一眼段斯续,只得答应。

  就见,段斯续向巨型水草那里跑去,巨鲨紧追不舍的跟在后面。

  眼见段斯续钻进了水草里,巨鲨也跟了进去。

  却霎时没了动静,齐行疾步跑过去,喊道:“斯续!”

  “金蝉法杖!”只见,段斯续飞身一把抓住上方水草,喊道。

  齐行听到,将金蝉法杖扔给了段斯续。

  她松开手,握住法杖狠狠的刺向了被困住的巨鲨背部心门。

  一声刺耳的尖叫后,巨鲨终于被刺死!

  段斯续终于因为体力不支,就要从巨鲨背部掉了下来。

  齐行飞身过来,一把搂住了段斯续的腰身。

  “斯续。”齐行急道。

  段斯续费力道:“绝处逢生,我方才看到了生门所在。”

  “那里,东北方位,一根嫩芽!”

  齐行向段斯续指的方向抬头看去,用陡峭却是不足以形容的。

  靠人力直接攀登,几乎不可能。

  “对,对不起。”

  “你的袍子,脏了。”段斯续看着眼前的齐行,忽然说道。

  他的脸上都是泥灰和血污,而那九界闻名的灰白色僧袍,再也不是一尘不染。

  齐行红着眼睛,哽咽的柔声道:“这是什么傻话!”

  “一件衣服,怎抵得过你的重要。”

  “你说什么?”段斯续昏昏沉沉的,问道。

  “无事,我一定会把你带上去。”齐行说着,将袈裟脱了下来放到手边。

  蹲下来,背起段斯续,用脚将袈裟挑起来,落在了上身。

  他用袈裟把段斯续绑在身后,背着她向岩壁处艰难的走去。

  他看了看四周,虽是岩壁很多,但是都因为常年被暗河浸泡着。

  上面的苔藓极为滑腻,齐行刚爬上去一段,便差点掉了下来。

  齐行赶紧看看身后昏迷的段斯续,确认她没有事,便继续向上爬着。

  快要到达一个突出的岩壁时,齐行用力攀了过去。

  却不想,那里也是湿滑,双手未有抓岩壁,就要掉下去。

  齐行只能将右手化作手刀,硬生生的插进了岩壁里。

  可是,两人还是不断的下落着,齐行又伸出左手,抓住了岩壁上凹进去的地方。

  终于稳了下来,他抬头望去上方突出的岩壁。

  幸好下落的不是很多,齐行的双手已经是血肉模糊。

  他也顾不了许多,只是向上爬着,这一次,他成功的攀上了突出的岩壁。

  齐行翻了上去,段斯续在他的背后,被震醒。

  段斯续看到眼前的齐行,他不知道她已经醒来过来。

  她看到齐行扶着身边的岩壁,喘着粗气休息着。

  段斯续流着眼泪,看着齐行那双伤痕累累,血流不止的双手。

  再也忍不住,哭道:“把我放下来!”

  齐行一怔,随即回头松口气笑道:“你醒了。”

  “把我放下来。”段斯续喊道。

  “说什么傻话!”

  “我不会把你留下的。”齐行拍了拍手,准备继续向上爬。

  段斯续的用右手抓住岩壁,死死的不动,只是说道:“把我留下,我们还能活一个。”

  “若是,我们一起,可能都会死。”

  齐行顿了顿,低声道:“那便一起死。”

  段斯续愣住了,她没想道齐行会说这句话。

  她再也忍不住,紧紧的环住了齐行的身体,用力的哭着。

  “哭吧。”齐行说着,向上攀去。

  终于,历尽千辛万苦,两人攀到了出口处。

  齐行用力撑着地面,翻了上来,眼前是那片熟悉的沙漠。

  黄沙依旧滚滚而来,炽热再一次包围了他们。

  齐行把背后的段斯续送开,扶着她坐在了一块石头上。

  他蹲下仔细看着段斯续小腿上的伤说道:“得赶紧找到灵希她们,为你处理伤口。”

  段斯续没有说话,望着低着头的齐行。

  “嘶。”齐行想要把段斯续腿部的碎衣布片扯开时,不小心触碰了她的伤处。

  “对不起。”齐行抬头,却正和段斯续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又是那种温柔而缠绵的目光看着齐行。

  段斯续向齐行的脸庞凑过来,齐行慌乱的说道:“我们走吧。”

  “好。”段斯续愣了愣,赶紧向后退了退身子说道。

  

文刀圭月

【求互收】!【求真心】!小阔爱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