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二十九章 中元节初到花原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108 2020-05-23 07:08:06

  从西北关隘去往南域,路途甚是遥远和波折。

  段斯续和齐行一路走走停停,大概半月后才到达了花原城城门下。

  两人看上去风尘补补,城外却是一番热闹景象。

  很多从北域到这里来的商人,段斯续看到了许多熟悉又亲切的货物。

  尤其是那羊羔酒和阿胶枣,在这里甚是受到南域人的喜爱。

  段斯续和齐行拉着马匹,走进了城中。

  就见,进来城中,便是一座石桥,上面题字:花蝶风月。

  段斯续格外好奇,她走到桥边的石栏杆上,俯下身子看向桥下。

  清澈河水贯穿而过,分别向东西两个方向流去,望不见尽头。

  “小心些。”齐行看到笑的灿烂的段斯续说道。

  “在北方甚少能见到这样的水城。”

  “虽是,我去过很多地方,但都是偏远之地,人烟荒芜,不似这里。”段斯续笑道。

  “我知。”齐行虽是依旧那一副冷傲,生人勿近的表情。

  但是,语气中却是有些温柔。

  段斯续和齐行走下桥,便是沿街的摊铺。

  人们忙碌着似是在悬挂一些画着符咒的香囊和幡旗。

  段斯续很是好奇,走到一个摊位旁边,问道:“烦请小哥儿?”

  那摊位的小摊贩回过身来,见到段斯续的模样,竟愣住了。

  齐行清了清嗓子,小摊贩立刻回过神来,尴尬的笑道:“姑娘你甚是美丽,就像,像那天人。”

  “哈哈,你倒是会说话,我且问你。”

  “手中这提着的香囊和身后悬挂的幡旗,是何用处?”段斯续微笑着问道。

  “今日是七月十五,中元节。”小摊贩说道。

  “这个我知。”段斯续说道。

  “姑娘是城人,也有不知的。”

  “我们花原城,每年中元节都要举办金箓盛典。”小摊贩笑道。

  “金箓盛典?”齐行问道。

  “是的,大师。”

  “金箓盛典,是庆贺天、地、水三官神诞之日。”

  “今日会有很多道术大师来此,祭拜三官。”

  “而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悬挂符咒香囊和幡旗,以求平安。”

  “入夜后,盛典开始,便还要放灯祈福,希望往去的故人早归极乐。”小摊贩举着手中的香囊说道。

  段斯续点点头微笑道:“多谢,小哥儿。”

  她便和齐行继续向城中走去,齐行问道:“天、地、水三官是何指?”

  “你知道,修习术法者是为道士。”

  “当然,我不是,我虽修习术法,但是我没有入道。”

  “而在道界中,有三官。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

  “溟日的七月十五,地官显世,校戒罪福,为人赦罪。”

  “地官指的是中元二品赦罪地官,清虚大帝,隶属上清境。”

  “他由元洞混灵之气和极黄之精结成,总主五帝五岳诸地神仙。”

  “所以,这花城的人们,便以盛典奉祀,以祈福消灾。”段斯续说道。

  “受教了。”齐行说道。

  “噗呲。”段斯续笑了出来。

  “你又笑什么?”齐行疑惑道。

  “你一本正经起来,真的是让人忍俊不禁。”段斯续笑道。

  齐行无奈的摇了摇头,跨着大步继续向前走。

  “等等我啊!我买些酒!”说着,两人来到了一间酒肆。

  段斯续提着酒壶,走了进去,齐行跟在后面。

  酒肆的老板看到两人,赶紧迎了上来。

  “两位似租店或似用餐喽?”老板一口南音官话,段斯续听的云里雾里。

  齐行听罢说道:“用餐。”

  “好喽!请则边撒!”

  “仙人你个板板,或不给阔人送过去菜单!”老板拍了一下伙计的脑袋,喊道。

  “两位,请座。”这伙计倒是说话清楚。

  “你这官话说的倒是正经。不似你那老板,着实听不太明白,他说的什么。”段斯续笑道。

  “您见笑了。”伙计挠着脑袋笑道。

  “油豆腐,素菜心,一壶青酒。”段斯续说道。

  “好来,两位稍等。”伙计赶紧向后厨跑去。

  “每日素食,你可习惯?”齐行多少有些愧疚道。

  “你顾虑太多,跟你在一起,我的吃食,比以往讲究很多。”段斯续说完,感觉用词有些不太恰当。

  齐行却是没有反应,说道:“多谢。”

  “好啦,不要道谢了!”

  “我们入夜以后去看看金箓盛典如何?”段斯续问道。

  “早知你有此意。”齐行说道。

  “还是你懂我。”段斯续端起酒杯,刚要喝,才发现就还未上来。

  “伙计,我的酒!”段斯续朝着后厨喊道。

  齐行微微笑了笑,看着做着鬼脸的段斯续。

  心里却想着:她竟是背负着那样可怕的诅咒!

  曾经的她,是不是经历过无法想象的苦难?

  两人用完餐,段斯续走到账台旁对老板说道:“两斤羊羔酒带走。”

  “好的撒!”老板接过段斯续的银制酒壶,给她舀起酒倒进酒壶里。

  段斯续看了看伙计,又问道:“金箓盛典在何处举行?”

  “姑娘也要去?”伙计问道。

  “正是。”段斯续笑道。

  “金箓盛典在陪城茶童举行。”伙计想了想说道。

  “多谢。”段斯续扔下饭钱,提着羊羔酒,便拉着齐行走了出去。

  “盛典在陪城茶童,我们去一趟?”段斯续问道。

  “那便去看看罢。”齐行说着,和段斯续一起去往了茶童城。

  这茶童城距离主城花原最近,只有两里路便到达。

  就见,已经有很多人从四面八方赶来。

  段斯续看到很多穿着宽大道袍的术士一脸神气的大步走着。

  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她说道:“看这些人的步子,你也是如此大步跨着。哈哈哈!”

  齐行没有理会段斯续的玩笑,白了她一眼,大步的跨着步子向城门走去。

  这时,不远处城门口旁边,一阵喧闹声。

  段斯续和齐行走过去,看到,一个一身素蓝色长衫,黑色腰带束腰的年轻男子。

  他被一个肥头大耳,身着名贵绸缎的男人一脚踹在了地上。

  “邵青,你整天神圣叨叨的,就没算到,今天我会找到你吗!”那胖男人,冲着被他踹倒的年轻男子吼道。

  “谁知道你这死胖子会出现在这里!”那个叫邵青的年轻男子低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那胖男人问道。

  “啊,我说,赵王啊,我,我,我苦啊!”说着,邵青一下子扑到了被他称作赵王的胖子腿上哭诉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