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三十一章 墨府里的一颗星

梦山传 文刀圭月 3678 2020-05-25 11:23:27

  齐行点起火折子,段斯续走在身侧,两人进了破败的停尸馆里。

  三个七零八落的棺材,倒在地上,尸首已经不见。

  “应是被野兽蚕食了。”齐行看到地上的几个脚印,对段斯续说道。

  “我且去摆个阵,以免有野兽和妖邪骚扰。”段斯续说完,便疾步走出了停尸馆。

  稍作整理了一下后,齐行和段斯续便在这停尸馆歇息了。

  翌日,日头刚刚升起时,有人来到了停尸馆。

  那是个女子,长相虽是普通。却穿着一身青衣,长发竖起,显得格外英姿飒爽。

  “段姑娘和齐先生可在?”那女子倒很是知礼数,走进停尸馆的内院里,轻轻敲门问道。

  就见,段斯续和齐行一并走了出来,见到这女子,段斯续问道:“姑娘何事?”

  “两位好,我是墨府管事,安净。”

  “家主请两位墨府一聚,不知可否赏脸?”安净恭敬拜道。

  段斯续看了一眼齐行,微笑道:“好,你带路。”

  两人跟着墨府管事安净来到了蔚为壮观的墨府宅子门前。

  “两位,我先进去通报,请稍候。”安净微笑道。

  “好,请便。”段斯续礼道。

  她抬头看去这墨府宅在,低声对身边的齐行说道:“嚯!这个阵法真的是无敌了!”

  “金门、水宫、火位、木顶、土阵,皆是齐全的。”

  “财大气粗也就这样了,呵呵。”

  齐行看了一眼段斯续,那副冷面孔上没有任何表情。

  “虽是初夏,却跟你在一起,都觉得些许冷些。”段斯续假装紧了紧衣襟,调皮的笑道。

  齐行就差给她甩一个大白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这墨府不简单。”

  墨府自是不简单,在整个南域,无人不知茶童城墨氏。

  他们是南域最大的家族势力,掌控着整个南域的诵灵产业。

  三十年前,现任的墨氏掌权人、家主墨秉独自一人来到了陪城茶童。

  几乎是一夜之间,这座龙脉之势的风水宝宅,便拔地而起。

  人们不知道墨秉从何而来,只知,他的到来起初是梦魇般的恐怖。

  “两位,家主请两位进去,这边请。”安净走了出来,笑道。

  段斯续和齐行两人跟着安净走进了墨府,前方是一座可以和皇家花园媲美的庭院。

  两边各是栽种了苍劲高大的松柏,粗壮的树干需得两人才环抱过来。

  地面竟是铺设的羊脂白玉地砖,上面还雕刻着龙云形纹路。

  中间却是一座铜像,段斯续看去并不识得这雕像的样貌。

  不过,看起来倒是很是伟岸英勇,装束是前朝打扮。

  走过这壮丽庭院,才来到了正堂,牌匾上写着“朝阳殿”。

  段斯续心想道:这墨家家主心思并不只有这南域吧?

  这时,一个男子走了出来,一身宝蓝攒金线绣制龙纹长衫。

  腰间束着粟玉腰带,绿玉金环竖起长发。

  相貌俊朗而又威严,微微笑道:“段女侠和齐行大师。”

  “墨先生,您过誉了,不过是虚名,不足为提。”段斯续拜道。

  齐行单掌礼道:“墨先生。”

  “哈哈,两位果然不是俗人。”

  “墨某并未介绍自己,便看出我是何身份。”这男子便是墨家家主、掌权人墨秉。

  “哈哈,墨先生,放眼这整个墨府里。”

  “又有谁和你一样,这样耀眼夺目呢!”段斯续堆着一脸笑容说道。

  心想道:哪一个土包子,和你一样招摇!

  墨秉听到此话,似乎感到很是满意,随即便说道:“哈哈哈,段女侠才是过誉了。”

  “快请进厅内,安净上茶!”

  “是,家主。”安净拜道,随后去往了后面。

  段斯续环顾了一眼这正厅内的环境,总感觉哪个地方很是奇怪。

  墨秉看了一眼段斯续,说道:“段女侠,请坐!”

  段斯续见齐行和墨秉都已经落座,也坐了下来。

  “墨某不是拐弯抹角之人,两位来我茶童城是为何目的?”墨秉笑道。

  “墨先生此话,我有些不是很明白。”

  “我们游历于此,欣赏这南域的风光,是否是可以的?”段斯续问道。

  “呃,哈哈哈,当然可以。”墨秉以为这样直接的问,便是会让段斯续和齐行两人多少有些不安。

  “多谢,墨先生。”段斯续微笑礼道。

  “哎!我说你别动手动脚的啊!我可是正经人,我不喜欢长的丑的男人!”

  “墨秉!你还不出来!你到底还做不做!”

  “墨秉!你个龟孙儿!”就听见院子里一阵大吵大闹。

  墨秉对段斯续和齐行说道:“两位请稍等,我去处理一些事情。”

  “你请便。”段斯续点头道,说着便和齐行一起也跟着走到了正厅门口。

  就见,院子里一个身穿着麻布灰衣的男子,挥着胳膊喊着:“墨秉,你到底做不做!”

  他虽是个瘦高的男子,却长相颇为俏丽,身形很是轻柔。

  尤其是皮肤极为白皙嫩滑,看上去吹弹可破。

  段斯续看到他腰间挂着一个与他的形象以为搭配的精致贵重布袋子。

  “祁然星,你莫要再次胡闹了,家主让你多逗留几日。”

  “是看在你的手艺确实高深,而不是任由你胡乱撒野的!”另一个年龄略大些、小眼的男人怒吼道。

  “去,去,去,本大爷从来不与长得丑的男人说话。”

  “你!祁然星,你太张狂了!”说着小眼男人就要揍祁然星。

  “墨金,退下!”墨秉面无表情的喊道。

  “是,家主!哼!”说着,墨金拂袖而去。

  “墨秉,你就不打算给我个交待!”这个叫祁然星的年轻男子质问道。

  墨秉几乎是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他说道:“你要和交待?”

  “我瞧着这里有外人在,我也留你一个面子。”

  “说好的八十金,今日就要给我。”祁然星说道。

  “八十金。”

  “给了你,你有命花吗?”墨秉问道。

  祁然星不屑的笑了笑,朝着门外大喊一声:“小可爱们,你们在哪里?”

  这时,就见一大群女子和男子皆围在了墨府门口,他们欢呼着:“祁然星!祁然星!”

  “我们为你应援!我们为你打CALL!”

  祁然星笑着看向墨秉,只见他的脸色渐渐开始阴沉说道:“祁然星,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人见人爱的男人咯!”祁然星甩了甩头发说道。

  段斯续看的几乎出神,即便她这踏过黑山白水,见过各色人的游侠。

  都不曾见过祁然星这种人,他看去就像是一个异类,或者说他并不是和段斯续他们是一个空间的人。

  墨秉向身边的安净示意一下,让她把准备好的八十金给了祁然星。

  却见,祁然星在接过八十金的盒子时,安净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匕首。

  眼见就要刺向祁然星的额头上,段斯续手中扔出一把月牙镖,将安净手中的匕首打到了地上。

  “安姑娘,这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段斯续飞身来到祁然星身边说道。

  “我便不是君子,只是小女子!”说着,安净手中又显出一把匕首,向段斯续刺了过来。

  齐行侧脸看了一眼墨秉,他并无任何反应,只是看着安净和段斯续对打着。

  却见这时,安净忽然倒在了地上,段斯续一怔,随即蹲下试探了一下她的脉。

  好在没有事,只是昏倒过去。

  墨秉微微皱眉,说道:“段女侠,齐行大师,让两位见笑了。”

  “是安净太过狂妄,意图想与段女侠比试一番,不想却丢了人。”

  段斯续笑道:“墨先生何出此言。”

  这时,祁然星竟呜呜的哭着喊道:“墨秉,你太坏了,要安净杀我!”

  “我不喜欢你了!我要跟你走!”

  就见,祁然星指着齐行抽泣着,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段斯续惊讶的看着齐行一愣,随即忍着笑意,说道:“小哥儿,你为什么要跟着他?”

  “因为这个!”祁然星说着,从布袋子拿出一样东西,在齐行的眼前闪了一下。

  齐行一惊,随即跨步上前,握住祁然星的腕子,低声问道:“你从何处得来?”

  “你带我走,我便告诉你!”祁然星晃了晃被握住的手腕,那东西竟然不见了。

  他笑颜如花的看着齐行,竟然一跳便挂在了他的脊背后,大笑道:“好郎君,快把我带走!”

  眼看齐行虽是面无怒色,可是段斯续知道,这样的齐行,恐怕是要爆发了。

  “祁小哥儿何不先下来,自己走便是。”段斯续无奈的笑道。

  “我不嘛,我扶风弱柳的,很是孱弱啦。”祁然星居然环住了齐行的肩膀。

  把身子紧紧贴在了他的背部,撒娇的说道。

  段斯续看着祁然星娇俏的样子,再想想自己的做派。

  忽然觉得,自己与女人两字,还是有些差距的。

  她晃了晃脑袋,疾步走上前去,一把把祁然星从齐行的背部薅了下来。

  用肘窝夹住祁然星的脑袋低声说道:“你若是再这样调笑他,你便要遭殃了!”

  “哎!哎!我知道了!我不闹了便是,放开我!”祁然星甩着两个胳膊挣扎的喊着。

  “你可不要唬我!”段斯续依旧夹得很紧说道。

  “不唬,不唬,我再虎,也没有你虎。”祁然星揉着自己细皮嫩肉的脖子嘟囔道。

  齐行甩了一下宽大的僧袍衣袖,跨步走出了墨府的大门。

  段斯续和祁然星一路小跑的跟在身后,他问道:“这和尚,是不是总是臭着一张脸?”

  “注意你的措辞,这是严正。”段斯续嫌弃的说道。

  “哦,不就是高冷面瘫脸,真是可惜,这一张帅脸。”祁然星看着前面的齐行笑道。

  “你自顾自的说些什么?”段斯续问道。

  “没事,咱们接下来去哪里?”祁然星问道。

  段斯续刚要说话,齐行忽然停住了脚步,结果两人差点撞了上去。

  “是我们,不是我们!”齐行把段斯续拉到身边,脸上就要结出冰霜来的瞪着祁然星说道。

  墨秉站在二楼的窗前,看着远走了段斯续三人。

  肆意的笑声和打闹却依旧可以传到墨秉的耳中,他扶着窗框的手。

  紧紧的攥了起来,骨节几乎可以看出来,那是多么用力。

  墨金皱眉道:“家主,段斯续和齐行这两人,恐是威胁。”

  “听闻两人之前,在西北大漠中探得了埋藏了千年的伏海墓,还得到了至宝创魔匕首。”

  墨秉缓了缓神情,低沉道:“是吗,创魔匕首在他们手上?”

  “传闻是这样。”墨金说道。

  “这岂不是好事,呵呵。”墨秉意味深长的笑道。

  墨金一听,随即阴沉的说道:“属下明白了,这就去办。”

  墨秉说道:“墨金,知道什么是至高无上吗!”

  “就是家主您。”墨金躬身拜道。

  “不,还不是!在这四界中,你、我、甚至于任何事物都如蚂蚁般大小。”

  “像是这庭院里的花草树木,早已被铲除和修剪干净。”

  “所以,我会把那至高无上的权利再夺回来,完成我还未完成的事业。”

  “这个乱世,在等着我。”墨秉看着自己的双手,邪魅的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