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三十二章 风水位物极必反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274 2020-05-26 10:45:26

  段斯续和齐行,还有那张揭不掉的狗皮膏药祁然星。

  三人从墨府离开后,准备回到歇脚的停尸馆,商议下一步寻找玉片开启线索。

  祁然星看着段斯续和齐行很是坦然和无所谓的推门走了进去。

  很是惊讶的站在门口,歪着脑袋,问道:“就住在这里?”

  “是啊,大少爷。”段斯续停住脚步回头说道。

  “你们穷到天荒地老了吗?”祁然星疑惑道。

  “并未。”段斯续走进屋内,坐下来拿起酒壶喝了一口酒。

  她想了想,对端坐在棺材板上打坐的齐行说道:“你可看出,这墨府有何不对的地方。”

  齐行睁开眼睛,说道:“你也发现了?”

  “是,且不说这大门和前院的风水方位。”

  “自然是最正的,可是,除了这两个地方,其他的方位皆是错的!”段斯续分析道。

  祁然星走进来说道:“不错,我也发现了。”

  “但是,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所有的方位,很是不妥?”

  段斯续和齐行相互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两人等着祁然星继续说下去。

  “西方金门、北方水宫、南方火位、东方木顶、中方土阵”祁然星继续说道。

  “你懂得风水术法?”段斯续问道。

  “略懂。”祁然星微笑道。

  “西方斧钺之金,这大金门看似光滑无比其实暗藏杀机。”

  “我刚到墨府时,便吃过这亏,门中机关很是毒辣。”祁然星给段斯续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疤痕说道。

  “东方栋梁之木,院中的百年参天松柏,正殿的屋顶也是金丝楠木木顶。”

  “北方江河之水,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

  “墨府北侧石井。”祁然星说道。

  段斯续点点头说:“确实有一口石井。”

  “井里是水银!”祁然星说道。

  “水银?做防腐之用。”段斯续惊道。

  祁然星点点头,继续说道:“南方太阳之火,墨府南侧红珊瑚雕花柱。”

  “中方城墙之土,前院的羊脂玉石地板。”

  “我在这玉石地砖摔了不知多少次,总有白色粉末洒在地上。”祁然星说完后看着两人。

  齐行看了一眼祁然星,说道:“物极必反,盛极而衰。”

  祁然星打了个响指,笑道:“俊和尚,你还真是厉害。”

  段斯续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喊他什么?”

  “俊和尚啊,你看他长得多么俊朗不凡,可以C位出道了。”祁然星抱着胳膊上下打量着齐行笑道。

  “胡言乱语!”齐行拂袖,喝道。

  “墨府摆这样的风水方位,显然是有什么东西要聚集。”

  “尤其是那石井里的水银!”段斯续想想说道。

  祁然星左看右看,嫌弃万分捂着鼻子说道:“我们能不能换个地儿住啊。”

  段斯续白了一眼祁然星说道:“我们习惯了,你若是觉得不舒服,大可去客栈。”

  祁然星听到这话,转了转眼珠子,笑着说道:“美女,你看是这样的。”

  “女人呢,最重要的就是美。怎么才能更美呢,就是睡觉。”

  “当然,那可不是怎么睡都可以的,必须要高质量,高水准的睡眠。”

  “才能保持肌肤柔嫩有光泽,你说是不是?”

  说完,祁然星甜甜的笑着,段斯续忍不住,去捏住了他的脸蛋儿。

  上下左右看了一遍,好奇道:“你到底是女子还是男子?”

  祁然星听到后差点没气死,拽开段斯斯续的手吐槽道:“我自然是男人,纯爷们儿,钢铁直男!”

  “你是何人?说话竟是如此奇怪的字句?”段斯续问道。

  “古今中外绝色无敌的美男子,祁然星。”他甩了甩头发,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说道。

  段斯续看到这一幕,愣了愣,随即扯了扯嘴角无奈道:“确实绝色。”

  这时,齐行面无表情问道:“那样东西,你从何得来?”

  祁然星看着齐行,笑的灿烂,说道:“你终于肯说话了。”

  “我再问最后一遍,那东西从何得来?”眼看齐行确实有些怒气了。

  祁然星甚至看到了杀气,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两年前,我,”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见停尸馆的大门被猛地推了开来。

  一个男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接着就跪在了地上。

  霎时间,三人皆是一惊,祁然星见这两人没有任何反应。

  赶紧站起来,将那男人扶起来,笑道:“你快起来,这不年不节的。”

  “你下跪,我也没有压岁钱给你不是。”

  段斯续白了祁然星一眼,拉住那男人的手腕。

  说道:“你,你是金箓盛典那日,在城门口的邵青?”

  原来,这男人便是与赵王有纠葛的邵青,他激动的拉住段斯续说道:“女侠,求求你,帮帮我。”

  “你这是发生了何事?莫要着急,先坐下来说。”段斯续稳了稳邵青的情绪说道。

  齐行和祁然星站在一起,段斯续一阵恍惚,这两人看上去竟有些相像。

  她没有多想,便问邵青道:“看你这一身泥污,定是连夜赶过来的。”

  邵青眼睛通红的哽咽道:“其实,我早就听闻过段女侠的传说。”

  “人都说,你是救世圣人,除妖镇魔,惩处奸佞,一心为民。”

  “却从不收取任何回报,我就知道,我找您帮忙一定不会错。”

  段斯续被邵青说的有些不自在,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快说吧,这些都是虚名。”

  “我想请您帮我找到一具尸身。”邵青正色道。

  他说完,段斯续一愣,回头看向齐行和祁然星,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齐行问道:“何人的尸身?”

  邵青低声说道:“丰乐。”

  段斯续问道:“他如何死的?尸身为何会不见?”

  “尸身没有不见,只是,只是,”

  “只是有心怀不轨之人想要得到他的尸身!”邵青怒道。

  “是谁想得到你朋友的尸身?”祁然星问道。

  “赵恒吟!”邵青提道这个名字时,眼中的恨意和愤怒几乎呼之欲出。

  “那个赵王?”段斯续问道。

  邵青一愣,随即激动道:“就是他,女侠你何以知道?”

  “那日,你与他在城门口纠缠时,我听到你喊他赵王。”

  “而且,那夜将女儿嫁入往去门的,也是赵王府。”段斯续说道。

  邵青听到段斯续的话后,忽然大喊道:“他就是个禽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他哪里来的女儿,他还未曾娶亲!”

  “他不过是从街边掳去的孤女或者乞丐!”

  段斯续听到此,一掌拍在了门板上,门板瞬间碎裂。

  祁然星赶紧拍了拍段斯续笑道:“莫要动怒,莫要动怒。”

  “且听他慢慢说。”

  段斯续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随即又问道:“赵恒吟为何要丰乐的尸身?”

  邵青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但是我可以确定这件事与墨府有极大的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