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三十四章 妒海 归路凄五更雾起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296 2020-05-28 10:56:02

  此时是寅时,有几声鸡鸣,街上昏暗一片,轻雾丝丝缕缕的飘着。

  偶有一声尖细的叫声和东西倒塌的声音传出,却是一只野猫从看不见尽头的胡同里窜出来。

  两个人影从雾中渐渐清晰起来,看去正是邵青和赵恒吟。

  “阿吟,累了吧,我们去前面的馄饨摊子吃点东西?”邵青笑道。

  “无碍。”赵恒吟轻声道。

  邵青却是明白的,赵恒吟每逢初夏之时,旧伤便会发作,头痛难忍。

  “我也感到些许饿了,走吧。”邵青拉着赵恒吟的胳膊向前面不远处的馄饨摊走去。

  赵恒吟会心一笑,看着邵青,心底一阵暖意。

  他想道:若是没有了邵青,自己或许已经跌入深渊,永无见到光明之日。

  两人走到馄饨摊坐了下来,老板看了他们俩一眼,没有理会他们。

  “老板,两碗馄饨。”邵青喊道。

  却见,老板依旧默不作声,手上却是极快的舀馅儿,放进馄饨皮里,迅速一折。

  几乎是几下的动作,二十几只馄饨便已成,被丢进了高汤锅里。

  邵青一阵惊讶,他笑道:“老板,你这功夫真是厉害!”

  老板冷着脸,搅动了两下铁锅里的馄饨,盛了出来,端到两人面前。

  低声道:“吃完赶紧走。”

  邵青和赵恒吟一愣,刚要问老板,发生了何事,便听见身后隐隐约约传来管乐声。

  “这是何乐声?虽是听的不清,却入人心,不能驱散。”邵青惊讶道。

  “唉,让你们吃完赶紧走,却是不听。”

  “五更大雾起,殊途诵灵归。”老板盖上铁锅盖,看了看天色低声道。

  “诵灵!”邵青喊道。

  “你且小声些,莫要惊扰了那些个亡魂!”老板埋怨道。

  邵青赶紧默不作声的和赵恒吟转向身后看去。

  只见,周围已是浓雾弥漫,方才还能见到的街边铺子。

  现在皆是白蒙蒙一片,只听得管乐声越来越靠近。

  老板走到邵青和赵恒吟身边,小声说道:“快站到我身后来。”

  说着,还不等两人反应过来,便被老板拽起来,扯到了摊子后。

  却见,刚刚还只有乐声,不见有人,现在却是一个戴着面具。

  一身白色锦缎长裙,黑色金边腰带束腰打扮的长发女子走在前面。

  双手将一盏金灯捧在身前,,灯盖四角是四个金铃铛。

  一阵风吹过,邵青吃惊的看到那灯火和金铃铛竟然纹丝不动。

  这女子缓慢的向前走着,身后跟着四个看不清面容的人。

  这四人耷拉着头,胳膊垂在身体两侧,直挺挺的,极为僵直的走着。

  女子则口中低沉的唱道:“此处非尔安身毙命之所,尔今枉死实堪悲悼。”

  “故乡父母依闾企望,娇妻幼子盼尔回乡。”

  “尔魄尔魂勿须彷徨,尔魄尔魂勿须彷徨!”

  就听,这女子的歌声悲戚婉转,似是诉不完这客死他乡之怨,道不尽这枉死悲苦之恨。

  老板对身后的邵青和赵恒吟轻声说:“一会无论看到什么,都莫要说话。”

  赵恒吟紧紧攥着邵青的手,他能感到阿吟的颤抖。

  女子和四个僵直的人走到了馄饨摊前,歌声停止了。

  老板赶紧盛了四大碗馄饨,放在女子面前。

  女子低头看了看,侧过身来,让身后的四人凑了过来。

  邵青见那四人直直的把腰弯下,似乎在吃馄饨,但是双臂却没有动。

  赵恒吟因为极度紧张,感到口干舌燥,他轻轻咽了一口津液。

  可是在这极其死寂的一刻,却听的格外刺耳。

  其中一个人缓慢抬起头来,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赵恒吟见到那人,捂住嘴,就要哭了出来。

  因为他看到,那人虽是抬起头来,但是身子却依旧弓着。

  若是正常人,脖子早就已经断了,而且那人的双眼没有黑色瞳仁,只有惨白一片。

  老板一惊,赶紧向后推了推赵恒吟,让他再往自己的身后躲一躲。

  女子瞥了一眼馄饨摊子后的老板和邵青还有赵恒吟,晃了一下金灯。

  那四人便又直起身子,低下头,跟在了女子身后。

  女子又低沉唱起来:“此处非尔安身毙命之所,尔今枉死实堪悲悼......”

  老板俯身越过摊子,看向女子和身后的四人悄然消失在了浓雾中。

  松了口气说道:“总算是走了。”

  邵青看向身边的赵恒吟,把他依然捂在嘴上的手拿开安慰道:“没事,走了,别怕。”

  “阿青,太,太可怕了,那人,那样抬头。”

  “脖子怕是已经断了。”赵恒吟惊恐的握着邵青的手说道。

  “已死之人,还怕什么。”老板把馄饨摊子熄灭了炉灶,抻了抻衣服,坐在了椅子上叹气说道。

  “已死之人!”赵恒吟惊呼道。

  “是啊,方才那便是诵灵。”老板说道。

  “他们?”邵青疑惑道。

  “他们便是那些客死异乡,魂无归处的人,诵灵人引他们回去故乡安葬。”老板说着。

  邵青问道:“这诵灵是何时兴起的?”

  老板叹口气说道:“我这摊子在这里十八年,他们便在这里吃了十八年。”

  “来此之前,听闻那茶童城有一往去门,便是诵灵之处。”邵青想了想说道。

  “不错,南域所有的诵灵产业都归属茶童墨氏建立的往去门。”

  “茶童城的墨氏?”邵青呢喃道。

  “老板,您能再给我说说吗?关于诵灵的事情。”邵青笑道。

  “我知道的也不多。”

  “你可以去前面的废宅看看,据说那里埋藏着一卷手稿。”老板看着西边的阴暗处说道。

  邵青和赵恒吟相互看了一眼,邵青接着问道:“是什么手稿?”

  “那本手稿,是废宅曾经的主人写的,叫《南域诡事》。”老板想了想说道。

  “《南域诡事》真的有这本书!”邵青惊讶道。

  “你知道这本手稿?”老板问道。

  “我是个写杂剧的,我来此南域,就是为了找到这本书!”

  “不想,现在竟有这样的机缘,阿吟,我们快去废宅。”邵青说着拉起赵恒吟便向西边疾步走去。

  老板低着头不停的搅动着铁锅内的高汤,烟雾氤氲中,他似乎咧着嘴笑了笑。

  天际和地面相接的地方一片金白色,古南河镇的样貌也逐渐清晰起来。

  邵青看去,这里真的名副其实是一座古镇,所有的街边店铺和楼宇大殿皆是百年前的风格。

  曾经那条波涛汹涌,源源不断的古南河,早就干涸,成为了坐落在西边的刑场。

  一阵风吹过,似乎还能嗅到浓重的血腥味。

  “这便是废宅!”赵恒吟抬头看去,说道。

  邵青看着这废宅,唏嘘道:“处在这刑场附近,怎能不会家毁人亡!”

  “阿青,我们进去吗?”赵恒吟问道。

  “当然进去,阿吟,要不你在门口休息下,等着我。”邵青抚了一下赵恒吟的头担忧道。

  “头倒是些许不疼了,我陪你进去吧。”赵恒吟笑道。

  

文刀圭月

前期,有看文的小伙伴,对“阴兵”一词不是很了解,我来做个说明。   “阴兵”顾名思义,就是鬼兵。古时常有将军士兵征战沙场,浴血身死后,魂魄不能安息来处,生成极大怨气,在死去的地方不停重复死前的英勇威武。另有“阴兵借道”是民间流传的一种灵异事件,夜晚的森林或者田野中可以看到有军队在路上行走。   曾有诗提及:   唐代,卢仝——冬行诗》之三:“野风结阴兵,千里鸣刀枪。”   宋代,欧阳修——《栾城遇风效韩孟联句体》:“頽城鏖战鼓,掠野过阴兵。”   无论是传说还是诗词,都表达了战乱时期,百姓和士兵的悲凉和苦难,战争在何时带来的都是流离失所和尸横遍野。我们虽生于和平年代,却更要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发挥自己的价值。LOVE AND PEACE!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