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三十五章 妒海 废宅遇命案被捕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310 2020-05-29 09:40:17

  废宅的大门不知何时早已经断成了两半,躺在地上。

  邵青对赵恒吟说:“阿吟,跟好在我的身后,你自小便是胆子小。”

  “谢谢你阿青。”赵恒吟暖心道。

  邵青无奈的笑着摇摇头,继续向废宅里面走去。

  宅子不大,进来后是前院,正前方是门锁紧闭的正厅。

  四面是连廊,一间一间的厢房也是紧闭的。

  “这宅子格外方正,主人是个很讲究的人。”邵青环顾着四周看去,对身边的赵恒吟说道。

  “却是透着一股死气。”赵恒吟皱眉道。

  “这是自然的,很久没有生人在此了。”邵青说着,随即向正厅走去。

  两人间来到正厅门前,看见门锁只是挂在上面,并没有锁紧。

  邵青把门锁拿了下来,放在了地上,然后用力推开了门。

  吱呀一声,落了很多灰尘在两人面前,赵恒吟甩了甩衣袖,咳了两声。

  邵青向前顷了顷身子,正厅内有些昏暗,他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这废宅在很久之前便被废弃,还不知有没有什么诡秘的东西,邵青和赵恒吟格外小心。

  “阿青,这里格外阴森。”赵恒吟紧紧抓着邵青的胳膊低声道。

  “嗯,而且很是阴凉。我们小心些,这样年久的宅子里,或许有何毒虫。”邵青说道。

  这样一说来,赵恒吟更加紧张起来。

  他死死的盯着屋子里的很多阴影处,心脏快要跳出胸膛。

  这正厅却是不大,邵青寻了一遍,也未见有任何机关或者独特之处。

  “那老板说的手稿会在哪里?”邵青自语道。

  “你真的信那老板说的话?”赵恒吟犹疑道。

  “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这宅子里定有蹊跷,也可以作为说剧的素材。”邵青认真的说道。

  “你啊,一说到说剧,便格外激动。”赵恒吟有些埋怨道,但是语气中却是欢喜。

  邵青回头笑了笑,这时,脚下一阵响动吓了两人一跳。

  “怎么了?”邵青扶住差点摔倒的赵恒吟问道。

  赵恒吟低头看去脚下,说道:“这,这里陷下去了。”

  邵青把赵恒吟护在身后,蹲下来按了按地面。

  “竟然是空的!”邵青回头惊讶的看向赵恒吟说道。

  邵青看向四周,他起身走到一堆木板旁边,捡起一块长条木板回到了原处。

  用力将木板插进了地面裂缝里,开始向外撬着。

  赵恒吟拦住邵青说道:“别动了,我们走吧,阿青,万一是,是,不好的东西怎么办!”

  邵青想了想,说道:“没事,没事,若真的是尸体一类的东西,我们就赶紧离开。”

  “万一是手稿,我们拿着也快些离开,好不好。”

  赵恒吟见邵青很是坚持,也没有再说什么。

  邵青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地板撬开一大块空隙。

  他爬下身子在地上,向里面看去,却不想,这一看,邵青腾的跳了起来。

  “里面,是,是一具尸体!”邵青惊恐的指着里面喊道。

  赵恒吟也吓的向后退了一步,踉跄的坐在了地上。

  “那,那尸体!太诡异了!”邵青想着,竟要去把尸体弄上来看一看。

  他拿起长木板又把地板撬的更大了些。

  他跪在地上,双手拉起尸体的衣服,赵恒吟眼看着尸体被邵青扯得罪坐了起来。

  他瞪着眼睛,大气不敢喘一声。

  只见,那尸体是个男人,却是没有腐烂。

  只是脸面是青黑色,闭着眼睛,嘴唇干瘪。

  穿着一身灰色麻布衣服,邵青见到他眉心处,眼、耳、鼻、口有红色点印。

  胸前,左手、右手的手心里,皆有相同的朱红色点印痕迹。

  “为何要封住他的七魄三魂?”邵青疑惑的自语道。

  这时,尸体衣襟里的东西,引起了邵青的注意。

  他伸手拿了出来,是一个本子,上面写着《南域诡事》!

  邵青兴奋的刚要对赵恒吟说找到了手稿。

  就突然闯进来了一群带着刀的官兵,迅速举刀围住了邵青和赵恒吟两人。

  “你们是何人?”邵青松开尸体,握紧手稿,惊讶的站了起来,喊道。

  “我才要问你们是何人!”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等竟明目张胆的杀人!”一个看似是这些官兵的首领的人走了出来吼道。

  “我们没有杀人!我们进来后,这人已经死了!”赵恒吟站起来辩道。

  “哼,这些个话,等着给府君说吧!”

  “缴了他手中的东西!绑去刑府!”这个首领命令道。

  几个官兵接着强行将邵青和赵恒吟绑了起来。

  任两人再怎么挣扎争辩,他们依旧不听,只是将两人带着出了废宅。

  到了刑府后,大殿上,邵青和赵恒吟跪在地上。

  高座上是古南河城的城主也是刑府的府君大人。

  “邵青、赵恒吟,你们两人合谋害死废宅主人李梁,可否认罪!”府君大人吼道。

  “不认!也不能认!”却见,不等邵青和赵恒吟两人说话。

  丰乐就从殿外跨着大步,疾走进来喊道。

  邵青回头看去,一惊,随即笑着向丰乐微微点了点头。

  丰乐看了一眼邵青,没有回应他。

  站定后,正色抱拳拜道:“府君大人,我探尉府判定这起凶案是诡案,需暂停判刑。”

  府君大人一愣,眼中尽是不悦,皱眉道:“探尉大人,您定为诡案便是诡案,可有证据?”

  “府君大人,我探尉府直接隶属于重案院,何时需要向您这刑府过问?”丰乐拜道。

  “你!丰乐,你不要这样猖狂!无论怎样说来,我刑府也有刑府的规矩!”

  “你便是不能越矩而行!”府君拍了一下案桌,怒喝道。

  “那是自然,所以请府君大人,将邵青为我协助调查,赵恒吟暂且收监。”

  “你意下如何?”丰乐面无表情的说道。

  刑府府君见丰乐也算是退让了一步,便不能再说什么。

  毕竟这探尉府的身后是重案院,而重案院就是当朝大法师苏奇创立的!

  刑府府君只能宣道:“此案另有疑处,定为诡案,移交由探尉府查办。”

  “疑犯邵青作为帮配,为探尉府使用。”

  “疑犯赵恒吟暂无法定案,收押于刑楼。”

  丰乐轻视的笑道:“劳烦了,府君大人!”

  说完,转身便将邵青扶起来,赵恒吟也跟着起身,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邵青。

  “阿吟,你放心,我会把你带出去的!”邵青紧紧握住赵恒吟的双手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赵恒吟就要哭出来,他低声哽咽道:“阿青,不要弃置我。”

  “我不会,永远不会,等我!”邵青用力抱了一下赵恒吟。

  “先随我走吧。”丰乐说道。

  邵青回身看向丰乐,笑道:“好,多谢丰先生。”

  丰乐扶了扶邵青的肩膀,邵青临走前又看了一眼独自一人的赵恒吟,心中满是担忧。

  赵恒吟看着远走的两人,心中却升起了一阵烦躁之感,他在担心什么?

  他在心里问着自己:邵青他,会回来接走他吗?

文刀圭月

那个,又是我!   哈哈哈!先让我笑一会。关于“段斯续”姓名的来历,那是我朋友的名字,我觉得特酷,她本人也很符合这个人物的设定,所以......就没有了。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