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三十六章 妒海 丰探尉迷阵查案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091 2020-05-30 07:33:45

  丰乐将邵青带出刑府后,两人骑马疾奔到了废宅。

  “丰探尉,今日感谢您的救命之恩。”邵青下了马,双手抱拳躬身拜道。

  丰乐一怔,随即赶紧扶住邵青礼道:“邵先生,您太客气了,理应如此。”

  邵青一时有些诧异,他和赵恒吟与丰乐甚至连萍水相逢都谈不上。

  只是,那一次,恰好在酒肆里打了个照面而已。

  丰乐竟对他二人如此维护,实在是令他感到不解。

  丰乐也忽觉得自己的话是有些突兀,便微笑着说道:“邵兄,你莫要多见怪。”

  “我这话确实有些不妥,不过也是有原因的。”

  邵青疑惑道:“是何原因?”

  “这件事说来有些复杂,我们眼前先把此诡案破解,再详聊也不迟。”丰乐正色道。

  “是,是我没有把主次摆正。”邵青顿觉对赵恒吟有些愧疚,毕竟他还在刑府大牢里等着他。

  “这刑府忽然抓人,也让我很是意外的。”丰乐边说边向废宅里走去。

  邵青跟在身后,问道:“丰探尉何出此言?”

  “唤我丰乐便可。”丰乐回身笑道。

  邵青一愣,随即笑着说:“你应是比我年长些?唤你作丰兄可好?”

  丰乐点点头,继续说道:“其实,探尉府早就已经介入这件案子。”

  “三天前,这废宅之案,已被列为了诡案。”

  “而今日刑府忽然插手,这样迅速的定案和判刑。”

  “意图将你二人作为替罪羔羊,急于了结此案,一定另有隐情。”

  邵青听到此,想了想说道:“他们想要掩盖什么事实,或者保护什么人!”

  “不错,他们要保护的这人,才是真正的凶手。”丰乐和邵青站在废宅的前院里,环顾着四周说道。

  “再一次来这里,定要找出关键线索,才好翻案。”

  “虽是,暂缓了你二人的刑,但是也不是长久之计,一旦上面有人施压。”

  “那便是保也保不住了。”丰乐严肃继续的说道。

  “丰兄,你为何要保我二人?”邵青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罢了,告诉你也无妨。”丰乐想了想,说道。

  “写人写鬼驭境搜神,邵兰志。”

  “绘意绘灵纵人百态,赵柳前。”丰乐笑着礼道。

  邵青一时有些惶恐,他赶紧说道:“这都是些虚名,是世人高看了我们二人。”

  丰乐摆手道:“邵兄不必妄自菲薄。”

  “丰兄何必如此调侃我,只是一技之长而已。”

  “实在不敢造次。”邵青再次拜道。

  “不是我调侃你,是秦大将的意思。”丰乐郑重道。

  “秦,秦大将!”邵青惊道,蒙都大将秦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英勇善战,不畏强权,一心为民,与当朝大法师苏奇是宿敌。

  而主君却对他们两人都很是看重,几乎是自己的的左膀右臂。

  不过,明白人也懂得,这便是帝王统治需要的相互制衡。

  “是的,秦大将早知两位的佳名,想要揽入麾下。”

  “便让我有机会向二位提出邀请,却不想,竟碰到了此事。”丰乐说道。

  邵青听到此,心中激动澎湃起来,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竟单膝跪了下来。

  郑重拜道:“邵青,并代阿吟拜谢大将的看重。”

  丰乐刚来赶紧将邵青扶起来,却不想,他这一拜竟开启了一个机关。

  只见,左边连廊的第三间厢房的门竟然突然打开。

  丰乐一把拉起邵青的手,便疾步跑向了那间厢房的门口。

  两人警惕的没有立刻进去,丰乐将邵青挡在身后,低声道:“你无术法防身,我护你在身后,小心。”

  邵青一怔,他心底竟觉得一丝暖意,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从前都是他护着赵恒吟,有危险他定是冲在前面的。

  此刻,他却感到些许安慰,似是这么多年以来。

  终于有人在乎他的感受,在乎他的安危,在乎他的冷暖和悲喜。

  他曾经只想,把阿吟护好,便是自己最重要的事情。

  原来,他邵青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也有那柔软的一刻。

  “多谢。”邵青微笑道,但还是侧身和丰乐站在了一起。

  他说道:“即是志同道合之人,那你的安危于我,也很重要。”

  丰乐灿然的一笑,和邵青一起走了进去。

  只见,这厢房内的摆设只是普通如常,并无任何特别之处。

  丰乐说道:“此处能目及之处皆在眼前,没有任何蹊跷。”

  邵青也是认同,他四下转了一圈,一张木床,一张桌子,两个园凳子,一个橱柜。

  他打开橱柜,里面空无一物,不见任何东西。

  这时,一阵微风吹进屋子内,两人回头看去,外面似是升起了一一片轻雾。

  “忽觉得甚是阴冷之气来袭。”邵青紧了紧衣襟说道。

  丰乐从手中显出一把笛子,对邵青说道:“小心,这风不对劲,此时外面有扰人雾气,定有妖邪作祟。”

  “丰兄,你,你的笛子方才是从手中显出的!你是术士?”邵青惊呼道。

  “先出去再说!”说着,丰乐举起笛子,开始吹了起来。

  只见,一道白色波光笛音向门口飞去,却不想竟被挡了回来。

  丰乐拉过邵青一侧身,躲过了回旋的笛音。

  “结界!是我大意了!”丰乐皱眉道。

  邵青一时不知所措,只能跟在丰乐身边。

  “邵兄,我们需要破了这结界,方能出去这厢房。”丰乐刚说完,就见这厢房里的东西开始扭曲变形。

  两人似是被推了一把一样,忽然向前跌了一步。

  随即,便出来了废宅外,邵青高兴的喊道:“丰兄,我们出来了!”

  丰乐却眉头紧皱,举着笛子,警惕道:“错了,我们恰是被送进了一个阵法里。”

  说着,他指着这废宅,邵青才见到这宅子竟不是那废弃的样子。

  而是一片过去的生机和热闹非凡!

  却见,一个衣着华丽的人,随着一个略微年长的人,从废宅里走了出来。

  此人相貌虽是普通,却浑身透着一股意气风发。

  他和那年长的人谈了几句,便拜道:“墨先生,请慢走,三日后,薛某定会将图纸送到府上。”

  说着,两人皆分别离开了。

  “这是?”邵青惊讶道。

  “定是这宅子的主人留下的一道机关,想让我们看到一些东西。”丰乐正色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