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四十一章 妒海 当年情断意难平

梦山传 文刀圭月 3342 2020-06-03 11:19:15

  “一时间,整个南域盛传着我们三人智破了诡案的佳话。”

  “由此我们也被招贤纳士进入了皇室。”

  “可是,就是似乎从踏入皇室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邵青呢喃道。

  花原城城门口,三人骑在马上,回身看去身后,丰乐说道:“走吧。”

  “阿吟,丰大哥,我邵青此生能遇到你们,是我最大的幸运!”邵青笑道。

  “我亦是。”赵恒吟灿然的笑道,丰乐点点头。

  进入皇室后,邵青因擅长写杂剧和奇闻小说成为了书郎将,负责编撰文史。

  赵恒吟的画技惊人,成为了皇室画师,而丰乐则被封为了重案院副使。

  至此,三人在皇室一时风神水起,令人羡慕称赞,而三人的命运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他们曾经许下的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豪言壮语,如这乱世一般,被丢弃在风中。

  仅仅只是一年之后,邵青便被主君囚禁在所赐的府宅中。

  非召不见,而这竟是出自丰乐的陷害和背叛!

  这一日,困于府中等待消息的邵青,一脸的焦急。

  “赵,赵公子他,他被主君判了斩首!”只见书童宋果,从外面跑回来。

  一下子扑倒,跪在邵青的身边哭诉道。

  “怎么可能!”邵青提起宋果的衣领怒吼道。

  “公子,你的猜测是对的!丰大人,他真的对赵公子出手了。”宋果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邵青一怔,问道:“什么意思?”

  “丰大人找到了赵公子,他意图谋反的证据!”宋果说道。

  “意图!谋反!这简直是污蔑!”

  “阿吟一向对玩弄权术嗤之以鼻,这一点丰乐也是知道的!”邵青喝道。

  宋果喊道:“丰大人掌握了赵公子与延境卫王的通信和布兵图!”

  邵青听到此话,再也忍不了,就要去找丰乐问个清楚!

  “公子,您要去哪里?”宋果拉住邵青的胳膊急道。

  “去找丰乐!”邵青怒道。

  宋果又跪了下来,抱住邵青的腿。

  哭喊道:“公子,您不能去,此时,你最应该回避才是。”

  “您已经被主君禁锢在府中,若是抗旨出府,定会引火上身的!”

  邵青低头看了一眼宋果,只是面无表情的低吼道:“放开我!”

  宋果被邵青可怕的脸色吓了一跳,他立刻松开了手,看着邵青向府外跑去。

  可是,邵青没有看到宋果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一路上,邵青都在想着,丰乐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人,他懂他。

  “我真的懂他吗?”邵青忽然停住脚步,问着自己。

  这时,北都城内,平日热闹喧哗的街道上,此刻格外死寂。

  人们站在两侧看着一队人马从皇城里缓慢的走了出来。

  邵青看去,丰乐骑着马走在最前面。

  那张冷峻的脸庞,在如今的邵青眼里,更多的是无情和冷酷。

  他往后看去,赵恒吟抱着双膝坐在囚车里,眼神无神看着某一个地方。

  “阿吟!”邵青在人群里喊道。

  赵恒吟听到邵青的声音,以为出现了幻觉,他抓着囚车的围栏,看向声音的来向。

  两人终于见到了对方,邵青挤过人群,跑到没有停下的囚车旁边。

  “阿吟,我来了!”邵青跟着囚车小跑着,他向抓到赵恒吟的手,却怎么也抓不到。

  赵恒吟哽咽的喊道:“阿青,你回去吧,对不起,原谅我不能再陪着你。”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守护我们的约定!”

  “我们是好兄弟,要一辈子相互扶持的!难道你忘了吗?”邵青大喊道。

  “我,我没有忘记,可是,阿青!”

  “我,我无能为力,我若是不这样,怎么能守护你一辈子!”赵恒吟哭道。

  前面的丰乐忽然抬手,示意车马停住,他拽了一下马绳,向囚车这边走了过来。

  “还没有哭诉完!”丰乐面无表情的问道。

  邵青充满恨意的抬头看着丰乐,低声道:“怎么,你也要连我一起杀了吗?”

  丰乐微微一愣,随即说道:“行刑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若是耽误了。”

  “耽误了更好,我正想和阿吟一起死。”邵青这次紧紧握住了抓在围栏上的赵恒吟的手说道。

  丰乐邪魅的笑了一下,俯身用马鞭抬起邵青的脸,说道:“你陪他死!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来人,邵公子私自出府,将他绑了送回府中。”

  “封死所有府门!没有主君的命令不得出!”

  说着,邵青被几个士卒绑了,强行带走了。

  赵恒吟在心里喊道:邵青,你等着我,我会回来的。

  被带回府中的邵青一直呆愣的看着远处,不吃不喝,一句话也不说。

  宋果看到送过来的饭食一动未动,他只好收了回去,再换新的。

  邵青本不是那种贪恋财富的人,他不在乎自己是什么地位,有什么权利。

  他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三五知己,一同找一处寂静之地。

  就此隐居下来,写剧、演戏、饮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他本以为他找到了,丰乐和阿吟,就是他要守护的未来,那份深厚的兄弟情义。

  但是,现在全都变了,在他不知不觉中就变了,变成了互相残杀!

  邵青忽然笑了一声,他喊道:“宋果!”

  宋果听到邵青的唤声,赶紧跑了过来,拜道:“公子,您吩咐。”

  “准备酒和火锅,本公子今夜,要邀请贵客来此。”邵青笑道。

  宋果愣在了原地,他看着邵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了?快去准备!”邵青说道。

  “呃,好,好的公子,但是不知公子要宴请谁?”宋果问道。

  “丰大人!”邵青笑道。

  宋果顿了顿,应道:“好的,小人这便去下帖子。”

  说罢,宋果转身离开了前厅,但是他似乎看到了邵青的笑中都是寒冷。

  夜晚终于降临了,邵青坐在桌案边,等着丰乐的赴宴。

  这时,沉重的大门被推开了,丰乐一身玄色长衣,腰间束着一条很是特别的腰带。

  他走进前厅里,看到邵青坐在那里,想要说的话太多,却全都哽在了喉咙。

  丰乐在邵青的对面坐了下来,火锅里冒出的袅袅水雾,让对方的面容都是这么不真实。

  “你,却是敢来此赴宴。”邵青先开口道。

  丰乐说道:“只要是你,哪怕深渊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找到你。”

  邵青一怔,心中的疼痛,又开始起来。

  他说道:“此时,你还在说这些哄骗我的话,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无所谓信不信,只要你无事便好。”

  丰乐的这番话,让邵青觉得很是冷酷。

  他压着怒气说道:“我的无事,那便要用其他人的命来换,对吗?”

  “若是因为赵恒吟,今日的见面,就此结束吧。”丰乐起身,就要离开。

  邵青却是没有动,他只是问道:“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多待一刻吗?”

  丰乐停住了脚步,他没有回身,侧了侧头说:“还有必要吗?”

  “是啊,似乎真的没有必要了。”邵青苦笑着,站起来,说道。

  “但是,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邵青继续问道。

  丰乐转身问道:“何事?”

  邵青从桌案上拿起一本册子,微笑道:“这是我新写的剧,陪我演。”

  “好。”丰乐一愣,随即低声应道。

  “虽然很想去古南河城那家酒肆演,但是看来是不能了。”邵青有些失望道。

  丰乐却未有说话,拉起邵青的手腕,就疾步向府外走去。

  邵青一脸惊讶的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被丰乐捞上了马。

  他坐在丰乐的前面,两人在风中疾驰着。

  他甚至依然能感受到丰乐熟悉的气息和那淡淡的木香香味。

  只是一炷香的时间,丰乐和邵青便来到了古南河城。

  邵青惊讶的说道:“你,要去那间酒肆?”

  丰乐未说话,继续向城中骑去,果然两人真的来到了那间酒肆门口。

  “来。”丰乐先跳下了马,抬手对邵青说道。

  邵青毫不犹豫的跳向了丰乐的怀中,只听到丰乐说道:“接住了。”

  “是,接住了。”邵青就要哽咽的哭了出来,他感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他稳了稳心神,挣开丰乐的手,说道:“进去吧。”

  夜里,酒肆已经打烊,丰乐对老板说了一声,便也是无事的。

  邵青拿出册子,念着旁白,丰乐便开始了表演。

  ......

  “我问你,你可否还记得当年的约定?”

  “记得。”

  “那么,你,你为何要违背?”

  “......”

  “荣华富贵,权利身份在你的眼中竟是如此重要吗!”

  “不。”

  “那你,为何,为何要,为何要害死阿吟!”邵青再也忍不住泪水,他扔掉册子。

  走到丰乐的面前,抓着他的双臂,质问道。

  “你相信我吗?”丰乐没有回答邵青,只是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邵青看到那眼中全是温柔和期盼,但是他也问了自己一边,到底信不信丰乐?

  “我,我从未欺骗过你!”邵青急道。

  “我知道,可是,你信过我吗?”

  “有没有,一丝的犹疑过?”丰乐继续逼问着邵青。

  邵青紧抓着丰乐双臂的手,慢慢的松了下来,垂在身子的两侧。

  丰乐却笑了,轻声道:“我明了了。”

  可是就在丰乐转身之际,他却看到自己的胸前心口处,有一把匕首插了进去。

  “邵青!”丰乐痛苦的喊了一声,便倒在了戏台子上。

  “丰大哥,你等着,我这就去陪你。”邵青说着,从腰间拿出一瓶毒药就要喝下去。

  丰乐用力挥了一下手,打翻了邵青手中的毒药,恨道:“我不会让你也死的!”

  “邵青,早晚你会明白,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

  说罢,丰乐双指点住了邵青的定脉脉门处,便不能再动了。

  丰乐把一封信放在了邵青的手中,慢慢闭上了眼睛。

  邵青坐在丰乐身边,眼睁睁的看着他渐渐的没有了呼吸,而他却一动不能动。

  当年的灿烂少年郎的情意,便被这一刀彻底斩断。

  只是空留一声叹息,还有多少午夜梦回时的意难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