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四十二章 妒海 错种情根不自已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623 2020-06-04 07:47:12

  批注:

  “尘海中,我愿意随你逐流,即便是你从未知道过我的存在,那是我甘愿于此;”

  “妒海中,我将你拖进了深处,只为与你在一起,哪怕变成泡沫,那亦是我甘愿于此!”

  ——《兰志》

  “你,信过丰乐吗?”祁然星伸手接住了一片掉落下来的枇杷叶。

  他看着叶子,轻声问着邵青。

  邵青一愣,感到心仿佛被刺了一刀一样生疼,始终却是没有说出任何话。

  “呵,算了,信与不信,还有什么用。”祁然星眼中竟是悲凉之色。

  他转身走出去了停尸馆,枇杷叶随风掉落在了地上。

  段斯续刚要说什么,却见齐行跟了出去。

  “你怎么跟出来了?”祁然星坐在门口的石阶上,转身抬头看向齐行问道。

  齐行看向远处天边,快要西沉的太阳,问道:“龙鳞是何处得来?”

  “龙鳞?哦,我给你看的那样东西,是我在松间寺的废墟中捡到的。”祁然星微笑道。

  “可否还于我?”齐行问道。

  “这是你的东西,自然要还给你。”说着,祁然星从腰间拿出了那块龙鳞,递给了齐行。

  齐行接过,像是爱惜一块珍宝一样,紧紧攥在手里。

  那种失而复得的神情,不言而喻。

  “这对你很重要对吗?”祁然星看的出神问道。

  “弥足珍贵。”齐行叹口气说道。

  “这样珍贵的东西,你却将它丢失了。”祁然星说着。

  齐行一怔,一瞬间,他恍惚,似乎祁然星与自己在很久以前便相识。

  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再一次袭来。

  “我们?是否见曾经见过?”齐行低声问道。

  祁然星正在起身,却未有听见,他回身问道:“你说什么?”

  “无事。”齐行站起来,挥了一下衣袖,走了回去。

  院子里,段斯续问道:“丰乐尸身,在何处?”

  邵青说道:“就在文声酒肆下。”

  “那日,等到重案院的人来到时,我才知道。”

  “丰乐留给我的那封信,是揭露他当细作想要刺杀苏奇的内容。”

  “我逼死了他,亲手逼死了他。而最可笑的是,原来赵恒吟并没有死!”

  “他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赵王,我曾质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却告诉我,全都是因为我的存在。”

  “这一切真的是因为我吗?”

  段斯续扶住不停颤抖的邵青轻声道:“一切都过去了。”

  “是啊,一切都过去了。而我却怎么也死不了!”邵青掀开后颈的衣领对段斯续说道。

  “这是!诅咒的痕迹!”段斯续惊道。

  她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背,如同她后背上的那三道印痕诅咒一样,抹不掉擦不去。

  “他连死的机会都不给我,他真的恨我,恨透了我。”邵青哽咽道。

  “不要在计较那些,目前我们要先寻到丰乐的尸身。”

  “阻止他去找赵恒吟复仇。”

  “不然,他真的会万劫不复,这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对吗?”段斯续说道。

  说罢,段斯续、祁然星和齐行,跟着邵青去往了古南河城的文声酒肆。

  却见,酒肆已经被炸毁!而丰乐尸身也不见了踪影!

  “丰乐的尸身本来就埋于那个地方的!”邵青指着一处低洼处惊呼道。

  “看来有人先我们一步到此了。”段斯续皱眉道。

  齐行说道:“墨氏的人!”

  段斯续点点头,说道:“也只能是他们,可是,墨氏要丰乐尸身是何用意?”

  “不知,我只知,是赵恒吟想要得到他的尸身,却不是墨氏。”邵青诧异道。

  就见,不远处,几个人骑马飞奔而来。

  邵青看过去,喊道:“是赵恒吟!”

  赵恒吟看了一眼邵青说道:“你还好吗?”

  “丰大哥的尸身在何处?”邵青直截了当的问道。

  “丰大哥?邵青你喊的还真是亲热啊!”赵恒吟不屑道。

  “废话少说!说!丰大哥的尸身到底被你带到了哪里?”邵青怒道。

  “哈哈,你看看你着急的样子!你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

  “如今竟为了一个死人,这样咆哮!”

  “那个死人!他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赵恒吟狂笑着问道。

  “阿吟,把丰乐尸身还给我,不要一错再错。”邵青稍微缓了缓情绪,苦苦的劝道。

  “你像是在求我!但是,我不肯说!”

  “因为一错再错的是你!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三人为何变成了这样吗!”

  “若是要丰乐的尸身,来墨府吧!”说着,赵恒吟骑马向茶童城疾驰而去。

  段斯续对祁然星说:“我总觉得很不对劲,你去花原城看看。”

  “好,可是,茶童或许就是一个网,你们!”祁然星担心道。

  “我何尝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个圈套,墨秉等着我们往里面钻。”

  “不过也好,我正要会一会这个人,到底是何底细。”

  “而且,我们到现在还未找到关于十八格天机的任何线索。”

  “不除掉他,看了很难有进展。”段斯续看向齐行说道。

  “都听你的。”齐行虽是没有任何表情,但是语气中却是柔情。

  祁然星翻了个白眼,无奈道:“大哥,大姐,这样的紧要关头能不能不要撒狗粮了!”

  其余三人很显然并没有听懂祁然星的话,全都愣在了原地。

  “呃,我们走吧!”祁然星尴尬道,说罢,三人一起去往了茶童城。

  却见,一股强大的结界正在慢慢集结着,只等他们自投罗网。

  “进去!”段斯续干脆道。

  “慢着!三位!”这时,邵青却喊住了段斯续三人。

  “三位,我自己进去吧,所有的是非皆是因我而起,也要由我来解决!”邵青继续说道。

  段斯续笑了笑说道:“我们一起。”

  邵青刚要劝阻,祁然星大笑道:“哈哈,你看看我们,个个都长了个爱管事儿的脸。”

  “若是不让我们跟你进去,浑身难受。”

  四人相视一笑,进入了茶童城内,而此时的结界也彻底的凝聚而成。

  赵恒吟早已在墨府门口等着几人的到来,他今日穿着一身水绿色外搭,内里是白色长衫。

  腰间束着一条棕色腰带,显得格外清冷。

  “赵王,劳您大驾,还在门口等候!”段斯续喊道。

  “阿吟!”邵青柔声道。

  “住嘴!不要再唤我此名!”赵恒吟吼道。

  “为何?”邵青悲戚道。

  “你不配!邵兰志!我曾以为你是木讷。”

  “如今看来,丰乐说的没有错!你就是无情!”赵恒吟说道。

  “我无情?”邵青问道。

  “对,你不知道,我苦苦钟情于你,你完全不知道!”

  “居然还与丰乐如此亲近,让我的嫉妒,越来越强烈!”赵恒吟怒吼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皆是震惊,邵青惊道:“你,钟情我?”

  祁然星小声嘀咕道:“我的天,赵恒吟居然好这口!真是人生处处是击情!”

  段斯续向他抛了个大白眼,示意他闭嘴!

  祁然星悻悻的吐了吐舌头,继续看着两人的百年苦情大戏。

  “可,可我是男人,你也是男人,我们皆没有龙阳之好。”

  “难道你!”邵青惊呼道。

  “这不是什么龙阳断袖之癖。”

  “只不过,我钟情的人,恰好是你,邵兰志而已!”赵恒吟低沉道。

  邵青跳下马,走向赵恒吟,段斯续喊道:“别走近他!”

  赵恒吟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道:“你不要过来。”

  “阿吟,我真的不知。”邵青不知所措道。

  “你当然不知,不然你也不会要和我做一辈子的兄弟。”

  “而我却对你情根深种,错到不能自已。”赵恒吟说道。

  他从腰间拿出曾经邵青亲手制作的玉笔,露出了一抹从未有过的温柔笑意。

  轻柔的摸着笔身,说道:“十三岁那年,赵家一夜之间被屠了满门。”

  “凶手竟是我的师父,他教我画技。”

  “原来也只是为了那本赵氏的绘画秘籍《描意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