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四十三章 妒海 晦爱难消恨渐生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411 2020-06-04 07:47:57

  “我被推到师父的刀下时,是你毫不犹豫的亲手结果了他的性命!”

  “你那坚定的目光看着我。”

  “用那有力的手掌拖着我起来,把我从死人堆里背了出去。”

  “你知道吗,那一刻的你,是我从未见过的样子。”

  “你伟岸的身姿,替我阻挡一切的表情,还有那结实的背脊。”

  “都变成了把我从黑暗中吸引过来的一道亮光。”

  “你对我说:阿吟,你还有我,我会守护你一辈子。”

  “难道你都不曾再记起了吗?”

  邵青踉跄的向后退了一步,他摇着头说道:“我没有忘,也从未想过放弃你。”

  “可是那是知己之情,兄弟之间的情意!”

  “你认为我为了你放弃画技,隐姓埋名给你布置美轮美奂的戏台。”

  “成就你的光鲜亮丽,为了你挡住这世间所有的丑陋。”

  “这些都只是简简单单的兄弟情吗!”赵恒吟似是问自己也在问邵青。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再画画了吗!”

  “因为,那日你差点掉下悬崖,我拉住你的时候。”

  “手腕的筋腱断裂,大夫说再也不能动笔。”

  “我听到大夫说要那句话以后,你知道我的心情是怎样的吗?”

  “我看着自己的手,虽然它颤抖着,不能再拿起画笔。”

  “但是,我没有后悔,只要安好,我足以!”赵恒吟苦笑道。

  赵恒吟说出的每一个字,都犹如用刀一下下剜在邵青的心上。

  他伸出手,想要走过去到赵恒吟的身边,再一次拥抱着他。

  但他还是忍了下来,他哽咽的说道:“我不知道,我都不知道。”

  “是啊,你自然是不知道,你从未问过我。不是吗?”赵恒吟说道。

  “就像当年,你在刑府跟着丰乐离开时,你不曾想过我的害怕。”

  “在被执行火刑时,你说要陪我死,我一点都没有犹豫。”

  “我在想,若是让丰乐把你抢走,不如和你一起死了便罢!”

  “但是,他竟然又出现了,他骑着马,把你从火中拉了出去。”

  “你就那样松开了本来紧握着我的手,我愣在那里看着你离我越来越远。”

  “我再一次失去了你,而且是真的失去了你。”

  “那燃烧的火苗,灼伤了我的手,刺痛了我的心!”

  “这些痛,却都是丰乐带给我的!”赵恒吟紧紧攥着手中的玉笔。

  邵青听到此,还是迈出了一步,他走到赵恒吟身边,握住他的肩膀。

  似乎要确认什么一样的质问他:“是不是你!丰乐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

  当日,赵恒吟得知丰乐死后,却仍是对邵青时刻保护着,心中的妒火更是难以控制。

  他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墨氏需要尸身。

  赵恒吟为了彻底将丰乐摧毁,便告诉了墨氏丰乐的存在。

  墨金便将丰乐的尸身从文声酒肆里取了出来,运到了墨府。

  “哈哈哈!邵兰志,你终于明白了!是我!是我先背叛了你。”

  “可是,谁让你早早的就背叛了我呢?”

  “你让丰乐成为里你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

  “那么,我该怎么办!我又一次被抛弃了!”

  “如同那夜被灭门时,我的父母拿我挡刀一样!”

  “所以,我告诉丰乐,若是你不离开皇室,我就让你成为主君的玩物!”

  “他多么深爱着你,你也不知道吧!”

  “他不惜将自己置于险地,也要让你痛恨他,离开皇室。”赵恒吟的眼中似是要喷出火来。

  他充满恨意的说道:“我只有用这幅令人作呕的美丽皮囊,去对付你!”

  “主君为了想要得到我,让我假死,我将计就计。”

  “便随了他的喜好,成为了他的伴读,让他封我为赵王。”

  “我做不到丰乐那样得不到,也能深爱着你!”

  “我只能做到,折磨你!”

  “哈哈哈!看着你痛苦,我就开心!”赵恒吟似是癫狂般的吼道。

  邵青一把抢过赵恒吟手中的玉笔,用力握紧,折成了两半,扔到了赵恒吟的身上。

  “你可以折磨我,无论是在肉体上还是心灵上,你为何要伤害无辜的人!”邵青恨道。

  赵恒吟蹲下捡起段成两截的玉笔,笑着。

  眼中却是泪水流出:“我也想,但是我做不到。”

  “我看到你痛彻心扉的样子,我只会更痛。”

  “丰乐说过,他是爱着你,从酒肆中见到你的表演时,他就被你打动。”

  “可是,他不会告诉你,也不会和你有任何以后。”

  “他只想守护着你,你眼中那一抹不安,是他无法忘记的。”赵恒吟捧着手中的断笔呢喃道。

  “我听到他说这些的时候,我才明白,我的爱这么微不足道。”

  “我只想占有你,依赖你,从未想过,或许你也需要一个人来保护。”

  “阿青,从现在起我来护着你好吗?给我一个机会。”赵恒吟泪眼婆娑的看着邵青。

  邵青心头一紧,就要拉起赵恒吟的手,段斯续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杀气。

  “邵青,向后退,他要动手!”段斯续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赵恒吟果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就要向邵青刺去。

  这时,只见齐行飞身过去,将邵青向后拽了出来,一道光气打向了赵恒吟。

  “阿吟!”邵青伸出手要去拽先后飞去的赵恒吟喊道。

  就在这时,周围的气流开始变得寒冷起来,段斯续低声道:“小心!”

  “赵恒吟!你还要自欺欺人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在天空中出现。

  “丰大哥!”邵青惊讶的喊道。

  “丰乐,你怎么还是阴魂不散的纠缠着我们!”赵恒吟怒吼道。

  “邵青,是我,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对不起,我让你成为了不老不死的怪物,但是,我没有办法。”

  “我不想看到你伤害自己,随我而去没有任何意义。”丰乐忽然现身在邵青的面前。

  邵青噙着泪水,想要去触摸丰乐的脸庞,却扑了个空。

  “他是灵体。”段斯续悲伤道。

  “丰大哥。”邵青喊道。

  “邵青,你一直做你自己就好。”

  “不要为了任何人改变。”丰乐说完,微笑的看着邵青。

  却见,丰乐竟慢慢开始消失,邵青惊慌道:“丰大哥!你,你要去哪里?”

  “这只是他残存的灵体,他为了跟你道别。”段斯续说道。

  邵青颓然的跪在了地上,又一次眼看着丰乐离开,这次是彻彻底底的离开。

  再也不会再见!他又一次无能为力的失去了丰乐。

  其实,当年邵青救下赵恒吟的那一刻,一切都在冥冥之中发生了改变。

  邵青对赵恒吟有的只是爱护之情,和深厚的知己之情,

  而赵恒吟对邵青的迷恋和晦涩爱意,邵青却一直不自知。

  丰乐深埋对邵青的情意,一直默默的保护着他,却落得惨死在邵青的刀下。

  这些所有,皆是因为赵恒吟的嫉妒和自卑,他一手毁了三个人的一生。

  “都是我,都是因为我,这是命运给我的惩罚!”邵青痛苦的呢喃道。

  段斯续下了马,扶起邵青说道:“命,由你自己掌握。”

  “没有任何人的一生,是因为你而改变的,你也改变不了任何人。”

  “他们也不是由命运摆布决定的,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文刀圭月

嫉妒,让人失去一切的时候,也就变成了一片汪洋深渊,迷失在其中的人,任由骇浪拍打着,却不自知,一点点的被蚕食殆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